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加强党建引领、提升基层治理能力!豫北焦作的“社亲文化”这样做
时间:2020-09-25 09:03来源:新华每日电讯责任编辑:陈言

象征桑坡村和柳湾村社亲深情的“金兰友谊碑”。受访者供图

在豫北焦作一带,有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当地一些居民非亲非故,却从唐代开始,以村(社)为单位结为社亲,彼此留下了“永不翻脸”的誓约

各村之间,从结亲的那一刻起,就以“走亲戚”的方式表达着各自的情感。然而,令人惊叹的是,一直到千年后的今天,这种“亲戚”依然在走,好像永无停息

在新时代,古老“社亲文化”融入党建、扶贫、致富、文明等新内涵,对于加强党建引领、提升基层治理能力,将民族团结进步创建与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工作一体推进等意义重大

小伙子李杰(化名)至今讲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吓死我了!”他喃喃地说。

那是去年冬天腊月,临近春节,他骑电动车去买年货。由于骑得过快,躲闪不及,和迎面而来的老年三轮自助车撞在了一起。三轮车被撞得打了个趔趄,差点翻倒。车上90岁高龄的回族老人拜朝必手被撞破流血。

老人气得用手指着他大声呵斥:“冒失鬼,骑这么快干啥?不长眼睛!”

“当时我都吓木了,戴着白帽的老人家这么大年龄了,胡子都那么长,我知道事大啦!”他说。

正当李杰手足无措的时候,老人问了他一句是哪村的?李杰赶紧回答是北金村的。没想到老人听后一改怒颜,反而笑着说:“我是水南关村的。幸亏是撞到你老姑父了!没事了,滚吧!”

李杰都不敢相信,刚才还那么生气的老人家,手上还流着血,怎么突然说是自己的“老姑父”呢?还啥事没有就让自己走了?惊出一身冷汗的他百思不得其解。

2020年7月,当笔者在河南省焦作市的沁阳市水南关村见到90岁的拜朝必老人时,他说那天,小伙子走后,他自己到医院包扎了伤口,幸好无大碍。

“老姑父”的神奇魔力

在河南焦作一带,令李杰无法理解的“老姑父”现象还很多。

博爱县磨头乡闪拐村70多岁的回族老人程国荣讲了他熟悉的一个故事。上世纪60年代,他们村的一个人去拉货,当走到附近的马营村头时,平车陷进泥坑里,怎么都拉不出来。他就到村里求援。当看到一家院子里拴着一头牛时,顿时有了办法。他连声高喊:“家里有人没有?你姑父来啦!还不赶快出来迎接?”喊了几声,却没人答应。他就索性把牛牵走拴在车上往外拉。突然,从村里跑过来两个人,不由分说,就要把他扭送到派出所去。原来,是把他当成偷牛贼了。

他知道对方误会自己了,便说道:“咋啦,你姑父用用你的牛还不行啊?”对方一听,知道是遇到“社亲”了,顿时愠气全无,赶紧帮他拉车,还把他请到家里一顿好招待,然后才把他送走。

在河南焦作一带,有关“老姑父”的故事举不胜举。在这里,“老姑父”有着神奇的魔力,双方之间发生了矛盾,只要听到一声“老姑父”,就会在玩笑嬉闹中烟消云散。这就是焦作地区独有的“社亲现象”的常见表现。

“社”在古代指土地神和祭祀土地神的地方,曾经作为古代地方基层行政单位。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水镜君说,中原地区的穆斯林也使用“社”这个概念:“社”同以清真寺为中心的“坊”的地域范围基本重合或完全相同,管理清真寺的人员被称为“社头”。至今“社头”或“社首”仍是中原穆斯林使用的语言。

社亲,顾名思义,就是村(社)之间结为亲戚关系。在日常生活中,社亲成员之间无论认识与否,都要相互关心爱护、互帮互助,一方有难,对方会不惜代价进行支援,真的像亲人一样;而在每年重要的节日,双方会互相慰问演出,规模宏大,往往成为村里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是乡民尽情狂欢的节日。

焦作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宫松奇说:“千百年来,中原群众有着‘仁义、感恩、重诺、守信’的传统美德,几百上千年前祖先结成的社亲,留下了‘永不翻脸’的誓约,后人代代传承,辈辈遵守,至今不敢逾越。”

所以,在焦作经常会有让人不可理解的事情,本来闹得不可开交的陌生人,一旦知道对方是社亲,所有的怨气马上就会烟消云散。

“永不翻脸”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矩

丁永祥是河南师范大学中原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作为土生土长的焦作人,多年以来,他对焦作社亲现象十分关注。

他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雄奇的太行山,奔腾的黄河水,滋养着古豫中原的怀川大地。同时,大自然所赐予这一特殊的人文环境,也滋养着勤劳智慧的怀川人。在这里流行的“结社亲”活动就是群众追求社会和谐的具体体现,体现了老百姓千百年来的生存智慧。

笔者调查发现,在焦作一带,社亲现象非常普遍,并且历史很悠久。尤其以博爱、沁阳最为密集,辐射武陟、孟州等焦作多个地区。往往一个村和周边几个村都有社亲关系,村村相连,如网一样。其结亲缘由也可谓是五花八门,花样繁多。

其中,汉族村与汉族村所结社亲,大多与信仰和祭祀有关。

比如,博爱县的薛村、唐村、坞庄、耿村、南石涧五个村,彼此相距不远,互相之间都是社亲,历经上千年之久。村里老人讲,代代传下来的结亲缘由是有共同的崇拜——“圣母”。至今,每逢“圣母”生日那天,五个村的人都要共同祭祀,共同庆祝。

沁阳西万镇的景明村和义庄村,则是由于共同供奉“二仙奶奶”(即魏华存,道教上清派第一代宗师,又称紫虚元君,民间称之为“二仙奶奶”)而结成的社亲。并且,因景明村人擅长编织,经常路过义庄上山砍荆条,使得两村交往更加密切。

一个普遍的规律就是,汉族村之间的社亲,由于是缘于共同的信仰而结社,出于对神的敬畏,社亲成员之间都严肃认真,不互相开玩笑。

而回族村与汉族村的社亲,应该是最初受到汉族村所结社亲的影响,在回、汉民族长期交流交往交融的基础上嫁接过来的,与信仰无关。

千百年来,彼此双方都坚守祖先留传下来的“永不翻脸”的规矩,无论发生什么误会,只要知道了社亲关系,都会在玩笑中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回汉之间的社亲,往往是一个回族村与周边多个汉族村结为社亲,呈辐射状。比如博爱县回族村大新庄就是这样。据村民闪君智讲,位于黄河的二级支流丹河以东的大新庄与丹河以西的万善、盆窑、景明、龙泉、邘邰、校尉营等汉族村都是社亲,关系错综复杂,互相交织,见面逗得厉害,但又亲如一家人。

最久远的社亲已历经千年

在回汉社亲中,有一种特殊类型:就是历史上在一方遇到困难时,另一方仗义相助,因感恩而结成的社亲。

博爱大新庄与沁阳邘邰村,就属于感恩类型。

相传,大新庄与邘邰的结亲,源于一场奇案。在明朝正德年间,大新庄的闪耀宗等一行数人从山西买羊回来,在过税卡时,由于税差征税过重,双方发生争执。在争执的过程中,一税官突然倒地,不幸身亡。闪耀宗等人被告到山西省陵川县衙。时任县令的陈我捷升堂断案,从多次审讯及各方口供来看,此案疑点颇多,特别是数次验尸,均未发现死者身上有打斗痕迹,推断应是因病猝死,与嫌犯无关。陈县令本想当庭释放闪耀宗等人,但念及其他税官感受,思量再三,遂将被告闪氏等人判决发配充军。

光看充军路线,很是吓人,犯人几无活路:“从陵川县城出发,经过狼拉车、黑石岭、鬼捣碓、水磨湾、小鬼坡、黄沙阵、古邗坡、红道庙等地,押送至麦糠县。”

几经磨难,身披枷锁的闪氏等人被衙差押送至太行山南麓的怀庆府一带,开锁释放。令他们惊喜万分的是,发配路线虽然听着很吓人,然而一路却有惊无险,目的地居然还是他们的家乡,等于将他们押送回家无罪释放了。后来他们得知,县令陈我捷居然是相离十几里的邘邰村人,原来是陈县令老乡施巧计救了他们。

受此大恩,出于感激,两村就此结为社亲。“邘新社亲”历经500多年经久不衰。

采访中,听邘邰村的陈家后人讲,当年那个充满智慧的县令陈我捷的墓至今仍在,这倒引起了笔者的极大兴趣。在村干部陈光芒和陈我捷第22代孙陈文中等人的带领下,我们驱车来到了位于邘邰村以北10多里地、神农山南麓的虎头山脚下。一个并不太显眼的黄土堆,以及一块已经断裂的石碑,见证着500多年前那段流传至今的奇案。

然而,就案而论,从县令陈我捷所判闪氏等充军路线来看,好像带有许多文学加工成分。对此,笔者于2019年冬两次分赴山西的泽州和陵川进行实地考察,其结果令人惊叹:这些地名都位于豫晋古道上,都真实存在!

笔者调查发现,焦作的社亲历史都十分悠久。其结亲时间,一般都在唐代和明代之间。比如博爱县的薛村、坞庄、唐村、耿村、南石涧之间的社亲。

今天在博爱县孝敬乡的薛村村委会旁边,仍建有一座天仙圣母庙。此庙最早建于唐朝初年,后多次重建。在庙内的《重修天仙圣母庙碑记》,有如下记载:“天仙圣母庙在薛家村东西两社之中,自明朝万历四十七年重修……为坞(庄)、唐(村)、耿(村)、薛(村)、南石涧所共奉,故五村之人至今称社亲焉。”该碑记载了上述五村间的社亲史实,甚为珍贵。

“如果按照唐初几个村共同建庙时推算,我们的社亲历史已过千年。”薛村的闫维福老人介绍说。

团结互助是社亲的根本

“结社亲活动是焦作地区独具特色的文化现象,是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之间互相交往交流交融的桥梁和纽带,是促进民族团结进步和社会和谐稳定发展的现实需要。如何发挥社亲的积极功能,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以及基层治理方面持续发力,是一个全新的课题。”焦作市委副书记、统战部部长刘涛说。

孟州市桑坡村的回族群众有经济头脑,善于经营,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早早地富裕了起来。在帮助社亲共同致富方面,他们率先垂范。

1975年,桑坡人建议老社亲的柳湾村开办面粉厂,使两村共同致富。但因缺乏资金,柳湾人连购买设备的钱都凑不齐。桑坡人得知后,不仅买来了面粉加工设备,还带来了技术人员帮助安装调试生产。1995年,柳湾村修建学校,桑坡人听说后送来十万元,支持柳湾村发展教育。

1999年,柳湾人为增进两村之间的友谊,在村东头立起了“金兰友谊碑”,以示纪念。2007年,经两村共同商议,在柳湾再次立起了新的“金兰友谊碑”,将两村友谊世代传承。

今年初疫情期间,桑坡村连垃圾都运不出去。因为自己村没有地方倒垃圾,一直以来都是靠租邻村的地方。恰逢疫情封村,人家不让倒了。仅仅一周时间,全村大街小巷的垃圾就堆积如山,臭气熏天。这可愁坏了村两委干部。

危难时刻,村支部书记卢凤海又想起了老社亲。一个电话过去,柳湾的答复就两个字:“同意!”桑坡人赶紧派车将垃圾卸到了对方指定的地点。但后来他们才知道,垃圾只是临时卸到了一个厂子里,后来柳湾村又自己租车把垃圾运到了处理厂。

采访时,柳湾村支部书记杨中海说:“疫情无情人有情,总不能看着老社亲有困难而袖手旁观吧。”

说起疫情期间的互帮互助,不得不提起沁阳市西万村与博爱县许良村两社亲之间的故事。

许良村是一个8000多口人的回汉杂居村,西万是一个汉族大村,有12000多口人。

今年年初,新冠肆虐,令人措手不及,一时间口罩成了紧缺物资,买不到口罩,大家心急如焚。危难之际,西万的老社亲把自己千方百计买来的口罩给许良送来了两万只,解决燃眉之急。

1991年,许良村中心大街急需要硬化路面,但村里缺少资金。而西万的经济条件比较好,当知道情况后,村委会主动拿出五六万元为许良修了一里多长的路。

“这笔钱在当时绝对是笔巨款啊,那时候一个月的工资才一百多块钱!”许良村支部书记闫春霞说。

2012年,西万村为表达对许良社亲的情意,将村里的一条主要街道命名为“许良街”;而许良村也有一条大街,村里命名为“西万街”。

“社亲”引申为“九亲”,助力基层治理

“虽然历经千年,但不论社会环境如何变化,焦作社亲这一古老习俗都在一如既往地传承和延续。今天,探究社亲的起源和发展,对于总结中原地区民族团结经验、创新民族交流形式,以及加强党建引领、提升基层治理能力、将民族团结进步创建与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工作一体推进等意义重大。”焦作市委副书记、市长徐衣显说。

博爱县的大新庄村和沁阳的西万、景明村都是社亲。早在革命时代,这些社亲之间还演绎了可歌可泣的感人篇章。

1937年,西万村的中共党员田时风,就利用社亲的特殊关系,派他家是景明村的舅舅到大新庄做统战工作,号召广大的回族群众共同抗日。大新庄回族群众买存仁在田时风的领导下,成功打入日伪组织,冒着生命危险,多次为太行山上八路军提供粮食、布匹、医药和枪支弹药。1944年,买存仁被叛徒出卖而英勇牺牲。大新庄的回族群众在党组织的引领下,纷纷要求入党,并成立了回民支队,英勇作战,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出了突出贡献。

至抗美援朝结束,大新庄的回族烈士有37位,中共地下党员田时风所在的西万村有烈士76位;一个回族村、一个汉族村的两社亲,光革命烈士就多达113位。为弘扬红色革命精神,西万村于2014年在九凰山为76位革命烈士修建了烈士陵园,竖起了纪念碑。

为突出党建引领作用,大新庄与西万社亲在党性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基础上,签订了支部联建协议;并借助社亲平台,建立了支部联建制度,确定了黄下放和陈光芒为两支部的联络员,定期对两村的党建、民生、扶贫、乡村振兴及基层治理等进行研究,在党组织领导下的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基层治理体系正在逐渐成熟。

大新庄借鉴和沁阳市邘邰村的社亲相处经验,分别与周边的62个汉族村及联系单位签订了《民族团结进步友好协议》,进一步拓宽了群众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积极性。内容包括加强民族团结、开展法制教育、确保社会大局稳定、着力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发展等十项内容。以前大新庄与邻村九府庄的关系不好,导致大新庄连一条出村的路都没有,两村自结为友好村之后,主动协商,互调土地,一条崭新的“团结路”把两村紧紧地连接在一起。

随着不断被赋予新内涵,古老的“社亲”充满新的生机与活力,逐渐引申为三个层面的“九亲”:一是组织层面的支部亲、党员亲、群众亲;二是物质层面的产业亲、就业亲、民生亲;三是精神层面的文化亲、文艺亲和乡风文明亲。

“社亲”新内涵:乡村振兴与脱贫攻坚携手同行

博爱县磨头镇回族聚居村2600多人的二仙庙村与800多人的闪拐村,只有一路之隔,两村与其邻村的南十字村同是签订了回汉友好协议村。南十字村是个汉族村,共有人口800多人,是省级贫困村。

2019年,磨头镇作为扶贫项目,与孝敬镇万强蔬菜种植合作社合作,帮助南十字村建立起大棚蔬菜产业园,大力发展集体经济,带动周边村民、特别是贫困户通过发展蔬菜产业提高收入,脱贫致富。

今年开春以来,南十字村的大棚蔬菜喜获丰收,但由于受疫情影响,蔬菜运不出去,销路出现问题。新鲜蔬菜保质期短,一旦积压,将很快发生变质霉烂,给贫困户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二仙庙和闪拐村得知情况后,在两村党支部的号召下,村民们积极开展消费扶贫,踊跃购买友好村南十字村的新鲜蔬菜;自家吃不完,还装上礼品袋送给周边的亲友。今年3月份以来,二仙庙和闪拐两村共购买豆角、茄子等大棚蔬菜6000多斤,价值18000多元,解决了贫困户的燃眉之急。

帮助贫困乡亲走出贫困、振兴乡村,极大丰富发展了“社亲文化”的新时代内涵。邘邰村和大新庄每年都要从对方村分别选出20户贫困户进行慰问,给贫困户送去米、面、油和救助金,尤其是对身体不便、年老体弱的老人和大病致贫的家庭,实行长期包人包户。修武县王屯乡西黄村九组的赵小争是个残疾人,上有老下有小,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在少数民族企业伊赛公司的帮助下,他以“无本”承包了养牛厂的牛棚,一年有5万多元的固定收入。

据焦作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高霞介绍:截至目前,焦作全市42个回族聚居村(街)已经与周边406个汉族村庄及企业联系单位,在双方党支部的主持下签订了友好协议书,极大地促进了民族团结和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在提升基层治理能力方面,探索出一条新的路径。

“我们要深入挖掘焦作‘社亲现象’新的时代价值,进一步赋予这一古老传统新的生命,在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中,逐渐融入党建、扶贫、致富、文明等新的内涵,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使回汉等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拥抱在一起。”焦作市委书记王小平说。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