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80岁老汉杀妻后蒙头大睡,给妻弟的信暴露60年婚姻真相
时间:2021-01-15 22:50来源:检察日报正义网责任编辑:安羽

邓晓军居然把自己的老伴阿秀给杀了!一时间,邻居们、同事们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这老两口儿结婚快60年了,邓晓军80岁了,阿秀也快80岁了,两人一起生育了5个孩子,如今已是子孙满堂、人丁兴旺。老街坊们都觉得邓晓军一辈子老实本分,怎么会把老伴儿给杀了呢?

图片

165元水电费引发冲突

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惨案的直接原因竟是165元的水电费。

原来,老两口儿虽然生活在同一个院子里,但早已分居多年,各自单独生活。2019年9月、10月,邓晓军家的水电费一共是330元,这笔钱是邓晓军交的。而11月的水电费90元,是阿秀交的。既然是单独生活,邓晓军与阿秀之前就曾约定,谁去缴纳水电费就把单子拿回来,另外一个人把水电费的一半钱付给对方。但是,案发后邓晓军说,他把9月、10月的水电费交了,但阿秀却没有把165元给他。

2019年12月20日14时30分许,邓晓军向阿秀索要水电费,而阿秀看见邓晓军就开始骂邓晓军,邓晓军也回骂她。两人越骂越生气,暴怒之下,邓晓军和阿秀开始互殴。气急的邓晓军想到之前他和阿秀间的种种矛盾,压抑已久的怒火,一下子点燃了。

于是,邓晓军返回自己房间,从柜子里拿出一根钢管(其原工厂进行机修所用)回到阿秀房间,对准她的头部开始打,阿秀抢过钢管打了邓晓军的背部几下后,把钢管扔到地上,邓晓军又拾起钢管,继续打她头部,一直把她打倒在地,阿秀头部流血一大片,很快便不动了。邓晓军感觉阿秀被打死了,就把她房门锁上,把钢管放回到自己房间的衣柜下,把自己屋的门反锁上。然后,他取出一瓶白酒,喝了几口,便晕晕乎乎地躺在床上睡着了。

17时许,邓晓军的外孙女放学回来,发现外婆家门紧锁着,打电话也没人接,于是叫来妈妈,也就是邓晓军和阿秀的大女儿。大女儿情急之下把阿秀的门撞开,发现母亲躺在血泊里,等警察和救护车赶来时,阿秀已经死亡。

一封未寄出的书信

案件发生后,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迅速启动重大敏感案件快速反应机制,派出第一检察部检察官提前介入侦查。

检察官赶到案发现场,阿秀躺在血泊里,而此时的邓晓军还在阿秀对面的屋子里,身上带着血迹、掺杂着酒气沉沉地睡着。侦查人员勘查现场完毕、唤醒邓晓军时,他还一脸茫然,好像一切都在梦中。

经传讯,邓晓军对自己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据社区群众反映,邓晓军是某乳品厂退休职工,平时不抽烟不打牌,勤俭持家,为人老实本分,老邻居们都不相信他能杀人。

在收集证据时,检察官在邓晓军的床头柜里发现一封邓晓军写给其妻弟徐辉,还没来得及投寄的书信,里面讲述了邓晓军与阿秀家族之间的冲突与纠纷。

办案检察官认为,这封书信只能说明邓晓军作案之前曾与其妻弟家有矛盾,但他却砸死了与其结婚快60年的老伴,邓家夫妻之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恩怨情仇,让这位年过八旬的老人痛下杀手?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活得没有一点男人尊严”

讯问中,邓晓军告诉办案检察官:“这一辈子,我活得没有一点男人尊严,阿秀太顾娘家人,她从来跟我都不是一条心,一辈子处处与我对着干,她有退休金也不舍得花,连水电费都吝啬到如此地步……当时,我就想把她打死。”

邓晓军和阿秀于1960年结婚,婚后抚育5个子女。作为原生家庭老大的阿秀一直特别照顾娘家。据邓晓军所说,结婚50多年来,阿秀没给他们的小家出过一分钱。

邓晓军说:“我俩都是企业工人,当时收入还不错,但随着5个孩子的相继出生,开销变大了,生活变得艰难起来。这么多年来,所有的家用花销,都是我一个人的工资支出,困难的时候,我还从厂里借钱给家里买吃的,她从没给我们家里拿过一分钱,包括家里盖房子、孩子上学,我一直没动过她的工资。”

结婚多年,考虑到阿秀的左腿有点残疾,家里的全部家务都由邓晓军一人承担,自家5个孩子的学习、教育,包括孩子们长大后找工作,也都是邓晓军操心。“我经常觉得自己快崩溃了。阿秀常说‘我给你生了5个娃!带孩子的事,别找我!’”邓晓军提起往事很是伤心,因为这些矛盾,二人常年争吵不休,感情越来越淡,但为了孩子,邓晓军选择了隐忍,本打算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那你老伴儿的钱都花哪去了?”检察官问。

“都贴补她娘家啦!”有一次,邓晓军在衣柜里找东西,无意中发现老伴儿的工资本,上面的10多万元钱全都取走了,就问她:“你的工资都花哪去了?”

“我都看病吃药了。”阿秀说。

“咱们结婚这么多年,孩子上学吃穿你都舍不得多花一分钱。你每次看腿病,公司还报销大部分费用,根本花不了这么多钱,是不是都给你娘家人用了?”邓晓军不相信这10多万元都是看病用的。

“钱是我挣的,我愿意拿钱给弟弟盖房娶媳妇,你管得着吗?”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大吵一场。

双方家庭积怨已久

“这封你写给小舅子的信里提到你爸妈‘帮他家开大排档’,这是怎么回事?”检察官拿着那封未寄出的信问邓晓军。

“我小舅子家也有5个孩子,其中最大的孩儿(六子)还是个残疾人。1989年,我爸妈看着我妻弟一家人孩子多,经济负担挺重,就安排六子在我爸妈开的大排档摊位上帮忙做事。后来,我岳母托人找我家借3万块钱,说是也想开个档口做生意。”

“看六子平时表现也不错,我爸妈便给六子在市场里买了个空闲档口,让六子做生意,用的货都是我爸妈赊给他的,他家几乎不需要再拿钱。档口费、装修费等都是我爸妈给垫上的,这些算下来,也有五六万元,连租金都没收,算是扶持他一把。”邓晓军说,自己的父母当年对阿秀娘家曾多有扶持。但六子的排档生意慢慢火了起来后,双方产生了矛盾,六子挣了钱连本钱都不想还给邓晓军父母,也不再从他父母那里进货。邓晓军爸妈很恼火,直接把档口收了回去。

就这样,原本相处和谐的两亲家,从此以后,邓家与阿秀娘家便不再来往。夫妻俩从此也经常吵骂,不久就分居了。

邓晓军所在社区老主任介绍说:“1993年,邓晓军退休后,和阿秀分居。次年,他开了一家包子店,这个店开了6年,生意还不错,但却没挣到啥钱,后来他才发现是阿秀把开店挣的6万多元都偷偷转给了她娘家。”

案发不久,被刑事拘留的邓晓军因情绪波动而突发心脏病,被送往医院抢救,该案曾一度无法推进。

针对这一情况,卧龙区检察院及时组织公安、法院、心理学教授等人召开联席会议,会上通报了近年来南阳地区发生的6起老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例,大家从邓晓军作案前留下的书信等方面进行分析研判,为该案犯罪证据的收集完善、犯罪性质及罪名的准确认定奠定了基础。

2020年1月2日,邓晓军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批准逮捕。2月26日,该案被移送审查起诉。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20年4月1日,卧龙区检察院对本案提起公诉。日前,卧龙区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邓晓军有期徒刑十年。(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督促地方政府规范老人权益保障

办案过程中,检察官多次深入调查走访,发现邓晓军的子女们忙于工作,平时和父母疏于沟通,而街道办事处作为提供社区养老服务的主体,在工作和服务中也存在诸多管理漏洞和机制缺失。

为此,在该案审查起诉期间,卧龙区检察院检察一部负责人向该院分管副检察长汇报工作时指出:“近年来我们办理的老年人案件比较多,发现老年人犯罪问题并没引起社会足够重视,关爱不够、制度缺失,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才造成一些老年人犯罪越来越多,我建议,向相关部门制发检察建议,完善社区老人群体保障机制。”

对此,卧龙区检察院针对该地区当前养老服务体系规范和标准尚不完善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调研论证,并依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等法规,研究制作了一份检察建议。

2020年6月4日,该院向卧龙岗街道办事处送达了一份检察建议书。

该街道办事处对照检察建议认真整改,在办事处设立了“社区老人群体法律援助‘一站式’服务”联络站,为社区老人建立台账,聘请了由检察官、法官、律师、高等院校法学教师等15人组成的志愿者法律援助团队,开通24小时服务热线,搭建起各类民事矛盾、邻里调解、心理疏导等司法便民渠道,建立保障社区老人权益的长效机制。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