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经过6小时半蹲跪式排查,她最终在死者小腿静脉处找到一个直径0.3厘米的栓塞……
时间:2020-10-31 21:42来源:北京刑侦 微信公众号责任编辑:王晓蕾

在公安工作中,有这样一个特殊的岗位——法医。提到法医,很多人脑子里首先浮现的画面大多来源于影视剧中……充满诡异而神秘色彩的故事片段,尸体、手术刀、解剖台……这些总给人一种悬疑、阴暗、惊悚的感觉。实际上,法医的工作不仅仅是现场勘查、解剖尸体、物证提取、毒化分析……更多的是对证据的无穷发现和对科学的不断探索。

在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有这样一名女法医,学生时代的她向往成为《X档案》中的史考莉,能够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协助侦查各种离奇大案。高中毕业后,她如愿考取了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法医学专业,毕业至今已将近8个年头,一直坚守在刑事案件法医病理专业第一线,每天与各种非正常死亡和刑事案件打交道,用自己的青春、汗水为首都刑侦事业默默贡献智慧和力量。

刘晓菲,八零后,个子高高的,体态匀称,一头微弯的卷发,笑容和暖,话语温柔,待人宽厚,如果不自报家门,任谁都无法将眼前这个姑娘和我们印象中“冷酷无情”的法医挂上钩。

“一名好法医,应该是一名好译者。”当被问到如何界定法医这一职业,刘晓菲如是回答。法医是利用所学专业知识和个人经验,通过尸体的种种表象,重新构建案发现场可能因素,进而明确死亡原因,确认致伤、致死工具,出具尸检鉴定书,为侦查及审判提供认定犯罪的法医学证据的人。这份鉴定,交给侦查人员,能为案件侦破提供指引;呈递法庭,便是证据链中的重要一环;面对家属,则能帮助他们释疑解惑。好的法医,就像一名好的翻译家,翻译出来的作品同样要能够做到“信、达、雅”。

用理性还原事实真相

在影视剧中,常有断案者因情感原因丧失判断力,导致案件误断,不能及时将真凶绳之以法的桥段。法医同样如此,如果将个人情感带入工作中,就有可能被感性情绪左右,迷失方向、背离科学,与真相背道而驰。克服个人感性及情绪的左右同样是每个法医成长过程中的必修课。

在大三的社会实践课上,刘晓菲首次进行尸检,解剖对象是一位被其儿子所杀的父亲。当时的她,不专业的把自己的父女情投射到案件中,觉得心中特别难受,导致在整个检验过程中,都在花大量的精力抑制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事后,带习的老师教导她,如果没法走出这样的情绪,就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医。

经过这件事,她意识到自己在检验的过程中不够专业,需要分配注意力去控制情绪,这样对自己、对死者都是极大地不负责任。自那以后,每当开始检验时,她就会把“情感开关”关掉,专注于尸体、线索及科学的推断,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寻找一切可以指向真相的蛛丝马迹。

初入公安系统她为如何检案犯了难

学生时代在院校做检案,对刘晓菲来说并不算难,可进入到公安系统后,第一次做检案的她就遇到了不小的难题,真正的案件侦办解剖工作就如同破解一道道最难的谜题,眼前只有一具尸体,万千种可能、证据之间无数可能的关联,一并涌入她的大脑,脑海中有十万八千个为什么等待被解答。

幸运的是,刘晓菲所在的法医中心病理室,是个有传承的科室,老师们个个都是抽丝剥茧、巡线追证的高手,一处微小的损伤、一滴被掩盖的血迹……在他们眼中都不会被放过,并迅速成为侦破案件的重要突破口。在老师的悉心教导下,她渐渐学会了如何重建死亡现场,包括判断攻击方向、推断作用力源等等,顺利完成了院校向实战应用的华丽转身。

法医是个体力活

刘晓菲说,法医既是一个脑力工作——需要头脑风暴,也是一个体力工作——很多时候需要在解剖台、试验台前一站到底。

刘晓菲说起自己最长、最苦的一次解剖,是给一位男性死者做死因溯源。死者死于肺动脉栓塞,为了找到栓子的源头,他们用止血钳一寸寸探查死者双下肢静脉系统,由于解剖台较为低矮,开始只能弯着腰进行,双手都在颤抖,为了便于检验,只好将站立改为半蹲跪,经过6个小时的排查,最终在死者的右小腿静脉处找到一个直径约0.3厘米的栓塞,至此法医才算完成了死因溯源工作。工作结束后,感觉自己好像刚刚跑了一个马拉松,那酸爽的感觉至今难以忘怀。

踏实做事下足“笨功夫”

解剖仅仅是法医工作中的“冰山一角”,法医毒化和物证检验中大量检材的提取及数据分析,法医临床及病理对大量图像的反复研究,需要一代又一代的法医工作者持续投入十分的精力与耐心,不断丰富并总结实践经验与教训,为未来的法医们提供帮助和指引。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笨功夫”,不仅筑牢了刘晓菲身为一名法医的各项基本功,更磨炼了她寻根究底、顽强坚韧的意志。八年来,她做过数百例病理检材,看过的病理切片不下几万件,她为每一个小方块下显现的大世界而着迷,时常一看就是几个小时。偶尔抬起头眨眨眼,她都会笑称“有点晕”,随后又继续埋头工作。每当发现其中那指向死因的表现特征,她的眼中都会流露出别样的神采。

虚拟解剖:

以现代医学影像学助力法医检验

多一种检查方式,就能多一条破解信息的渠道,就能离真相更近一步。哪怕是可能指向真相的一缕微光,作为法医,也要竭尽所能去抓住它,因为也许那就是破解真相的钥匙。——刘晓菲

所谓虚拟解剖,就是利用现代医学影像技术对尸体进行解剖前的全面预检,影像技术与实战相结合既有助于更快找到死因,也可以全面的固定证据。

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是全国最早开展虚拟解剖的公安单位,有着较为丰富的案例经验,为了将这一现代医学技术更好应用于检验工作,刘晓菲又一头扎进了对虚拟解剖的研究,历经数月,不断攻坚克难,终于将理论落地,在数起案件中为案件定性提供了有力支撑。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