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他牺牲后,5岁儿子用小手拍爸爸肩膀:“爸爸,别睡,快起,快起……”
时间:2022-05-21 13:16来源:河北长安网责任编辑:安羽

5月14日上午,记者走进刘亚斌生前工作过的办公室。此时,各种办公用品摆设依旧,一张折叠床正默默地立在屋内一个角落里。刘亚斌用过的那台电脑还开着,似乎正在静静地等候着它的主人、它的亲密伙伴的再次光顾。和刘亚斌同室办公的年轻民警张泽丰含泪告诉记者:“从5月6日晚这台电脑就这样一直开着,大家谁都不忍去关掉它,都在盼着刘警长还能像往常一样坐在这里,和我们一起工作。”

可是……

记得2017年的一个冬日,在刘亚斌刚刚荣获“沧州市最美政法干警”后,记者曾到过这间办公室采访。当时,办公室的地上、桌子上都堆积着一摞摞的刑事案卷宗,把本就不算大的空间变得尤其狭小。刘亚斌当时就坐在这台电脑前,正聚精会神地查看并分析着一起涉嫌诈骗案的重要数据。那一刻,冬日的暖阳透过窗玻璃,正照在他那张阳光英气但又不失儒雅的脸上。随后,一个多年来始终不渝坚守在公安刑侦第一线的基层民警的从警之路,便犹如一幅气势恢宏的画卷在记者面前徐徐展开。如今,睹物思人,追忆绵绵,记者猛然发现,这位北京冬奥会火炬手、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沧州市公安局运河分局网安大队三级警长的从警之路、人生之旅更加恢宏、壮阔——

他带领合成作战中心民警先后完成60多个流调任务,协助核查密接人员400余人次、返沧人员3000余人次,为全市打赢战“疫”攻坚战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今年3月8日,一场来势凶猛的新冠肺炎疫情在沧州暴发,刘亚斌所处的运河区正是全市的“重灾区”。

当晚,身兼沧州市公安局运河分局合成作战中心、网安大队、视频巡控中心3个部门负责人的刘亚斌便受命带领全体民警投入到抗疫一线。

最初被发现的感染者是一名叫陈某的男子。围绕陈某,刘亚斌带领合成作战中心民警展开流调,整整工作了一晚上。随后,他顾不得片刻休息,又围绕陈某的活动轨迹,数次往返穿梭于沧州、青县、沧州中心医院及陈某在沧州的另一居所地开展核实工作,紧张而忙碌的工作整整持续了一周。

白天进行流调溯源工作,晚上进行数据核查。从3月8日开始,刘亚斌一直吃住在单位。那台电脑,正是他奋战一线、抗击疫魔的最有力武器。

3月10日至11日,上级下发到运河区的密接人员核查线索达到峰值。流调数据经常晚上10时以后,甚至凌晨后才能下发,而一旦接到数据,刘亚斌便立刻一头扎进其中。

一个晚上,刘亚斌常常是工作到三四点钟才休息,而六七点钟他又爬起来将梳理好的情况向上级反馈。对那些一时联系不上的密接者,刘亚斌总要想方设法找到他们。

单位办公室里没有床,刘亚斌就自己从家里拉来一张折叠床,临时休息时,他就把椅子拉到一边,把折叠床铺上,不用时再将折叠床放在屋内一个角落里。

“那段日子,刘警长每天零散的睡眠也不足三四个小时。每当和衣躺下时,他的手里都攥着手机,常常是手机掉到地上,发出的声响将他惊醒。而惊醒后,刘警长又立马坐回到电脑旁。”张泽丰满眼含泪地告诉记者。

让大家最难忘的是3月11日。

当日凌晨4时许,分局接到通知,要求迅速绘制出疫情溯源图。接到任务后,刘亚斌立即开始行动。困意、加之连日的劳累,让刘亚斌实在坐不住了,他就站起来,边走动着边绘图。

就这样,从3月8日开始至3月28日沧州市区解封。在整整20天的时间里,刘亚斌带领合成作战中心民警先后完成了60多个流调任务,并协助核查密接人员400余人次、返沧人员3000余人次。

除此之外,刘亚斌带领合成作战中心民警成功抓获涉疫犯罪嫌疑人6名,协助其他单位抓获涉疫犯罪嫌疑人4名。

他敢于做别人不愿做的事,干别人干不了的事。分局碰到的新型犯罪案件他来接,特别是网络诈骗案件更是他来突破

1980年出生的刘亚斌,大学毕业后,曾在沧州职业技术学院当老师。2005年,他通过笔试、面试,一路过关考入沧州市公安局运河分局。先后在分局派出所、国保大队工作,2009年被调到分局刑警大队。

从一名高校教师到一名人民警察,这两种职业本有着极大的差异,但刘亚斌却转换得非常快,做得很出色。

2014年1月份以来,公安部刑侦局刑事侦查情报中心及重庆等地先后发现网络投资诈骗团伙。犯罪嫌疑人勾结某些网络软件公司,非法开发电子交易平台软件,在互联网上虚假注册交易网站,挂靠第三方支付平台,以买卖股票、期货或者大宗商品现货交易等名义诱骗受害人投资,并通过后台程序操控交易活动,诈骗受害人大量钱财。同年5月5日,省公安厅召开了公安部“3·20”网络投资诈骗专案侦查部署会,通报了全国网络投资诈骗的概况及沧州市某公司涉嫌网络投资诈骗的情况。

刘亚斌受命负责该案件的侦办。他与专案组成员经仔细研究,确定了以服务器数据为突破口的侦查方案,并成功获取了某公司的交易数据。通过对某公司服务器数据进行分析,刘亚斌发现某公司所有的交易人员中,有十个交易席位号的交易频繁程度远高于正常值,初步怀疑是被操盘手控制,该十个交易席位号IP分别位于呼和浩特、西安、南京、天津。按照专案组的决定,抓捕工作分别在呼和浩特、西安、南京、天津及沧州5个地方同时进行,刘亚斌负责5个组之间的协调指挥工作。5个抓捕组共抓获75人,采取强制措施35人,主要嫌疑人无一漏网。同时,查扣冻结涉案资金8400余万元,最大程度维护了受害人的权益。

针对众多车辆被嫌疑人租赁后低价转卖或抵押的案情,刘亚斌自主研发了汽车租赁业信息管理系统。市区24家租赁公司全部启用了该系统,使出租车管理更加规范。同时,刘亚斌对在逃系统进行研究,在全国范围内一次性比出3000多名取保的在逃人员。省公安厅为此专门开展了在逃人员比对的专项行动,并将此行动常态化。2009年,省里推广刑侦信息化破案,刘亚斌连续做了好几个信息化破案的技战法被省公安厅推广,刘亚斌也成为公安部第一批信息化作战能手。

在运河分局,民警们都知道,刘亚斌在单位只负责两件事,一是亮点工作的开展,另一项是重特大案件的攻坚。刘亚斌不断将传统侦破方式与信息化手段相结合,形成独树一帜的侦查思路。

只要是群众满意的事他就做,只要是危害群众利益的事他就管。他时刻将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俯首甘为孺子牛

2013年,有群众在沧州商城发现了一枚炸弹,刘亚斌带领同事不顾个人安危用防爆毯把炸弹一裹从商城里搬了出去,然后用皮卡车拉往位于沧县的警犬基地。就在等待拆弹专家到来的时刻,炸弹却突然爆炸了,防爆毯都被炸飞了。当他回到家把这件事和爱人一说,爱人好几天没理他。可是,每当他想起自己抱走炸弹,身后群众那满怀信任与满意的目光时,心里就会感到很充实。

在分局刑警队工作,刘亚斌总是接到钱包失窃的报警,受害人有本地的居民,也有来此求医的病人,常常是医院还没有进去,手里的救命钱就被偷走了,受害人无助流泪的模样深深刺痛了刘亚斌的内心。

自那之后,每当下班高峰,刘亚斌就会在公交站牌旁边站着盯跟车的小偷;双休日,刘亚斌也在商城附近拿摄像机拍摄取证。几年间,身匿沧州多年的盗贼们,不管是常常活动在商场的,还是在公交车上的;不管是玩刀片的,还是直接拎包的,基本上都被刘亚斌抓过。许多盗贼的同伙都记住了他的模样,只要他出现的地方,都会自动逃得远远的。

刘亚斌说,反扒就是个辛苦活,只要你不怕辛苦,就没有抓不到的贼。不仅如此,他还将被抓获的40余名犯罪嫌疑人的情况加以整理,并贴在一个笔记本上,此后只要哪里再发生警情,他都能基本猜出是谁干的。

在刘亚斌眼里,群众工作从无小事。2011年8月,一名网友在百度贴吧“沧州吧”留言,表达了对公安机关处理案件久拖不决的强烈不满。刘亚斌看到留言后,将他加为QQ好友,详细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这名网友的亲属被人殴打造成轻伤,办案单位在受理案件的6个月中,虽然一直在努力,但始终没有抓到嫌疑人。刘亚斌立即将情况汇报给分局刑警大队领导,大队迅速调集精干警力,采取多种措施和手段对嫌疑人展开追捕,仅用3天就将嫌疑人抓获归案。嫌疑人落网后,这名网友在QQ群写下一段留言:“真像是一场梦,没想到拖了半年的案子,在网上聊了几句就解决了,感谢运河刑警!”

刘亚斌还尤其注重预防青少年犯罪工作,逐步建立完善了青少年犯罪心理、趋势、预防和治理工作机制。他组织成立了首个青少年禁毒志愿者服务队,并建立了沧州市首座禁毒教育示范基地,该基地被评选为“全省禁毒教育示范基地”。

他是同事眼里的好兄弟,是家人心中的顶梁柱,是朋友圈内的好哥们,更是群众身边的公益者

工作时有多快乐,回忆时就有多痛苦。

张泽丰说,2019年,局里成立合成作战中心,他被刘亚斌提议由基层派出所调到中心来。这项工作对初来乍到的他来说十分陌生。“不会干,我教你。”从那时起,他听到最多也最暖心的就是这句话。

“私下里我把刘警长叫斌哥。两年多来,都是斌哥手把手教我如何侦缉,如何研判案情,如何针对案情转换思路。”张泽丰说,斌哥就是他的大哥哥,也是他的好老师。

在张泽丰眼中,斌哥是个对家人充满爱心的人。疫情期间的一天晚上8时多,斌哥的手机微信视频突然响了,打开后立刻传出小儿子的哭声。爱人告诉他,孩子牙疼,脸都肿了,吃不下饭,小区封闭出不去看医生,怎么办?斌哥一边工作,一边和儿子聊天,告诉儿子牙疼不是什么病,男子汉要坚强。随后,斌哥赶紧给在医院上班的牙科朋友打电话,询问应该服用什么药。问清后,又马上告诉爱人家里正好有这个药。

上高一的女儿月考数学没考好,用学校座机给妈妈打电话告知实情,妈妈听后,责怪了女儿几句。女儿感觉委屈,就又打电话给斌哥,斌哥一边操作电脑,一边劝女儿,妈妈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好好学习,尽快把数学成绩提上来。挂断女儿电话,斌哥又给爱人打电话,劝爱人以后和孩子说话语气缓一些,多鼓励鼓励孩子……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警中有禁令,多年未沾唇。”刘亚斌的高中同学栗向华说,对于刘亚斌,岂止是有禁令,还有在肩的使命与责任。

平日里,他们几个要好的同学总想在一起聚聚,放松一下心情。可每次给刘亚斌打电话,他不是在单位加班,就是在外地追逃办案。即便偶尔在家,也很难把他叫出来,他总会说:“媳妇一个人在家带着两个孩子,挺不容易的,咱一个大老爷们平时不着家,回家了就替媳妇干点活吧!”

刘亚斌爱人的同学张鹏告诉记者,每逢节假日,他们平时很要好的几家便相约去外地自驾游,和亚斌商议,亚斌总会说,远处去不了,近处吧。可即便再近,亚斌也总是屡屡爽约。而且,十余年间,一直这样。

“其实,同学们都知道,亚斌就是一个视工作、视家庭如命的人。所以这么多年过来,同学们也从来不怪他。”栗向华一边说一边用纸巾擦拭着眼中的泪水。

在刘亚斌居住楼的大门口,挂着一幅塑料软门帘,这是刘亚斌从淘宝上花146元钱购来、刚刚装上的。住在一楼的80岁的王大姨告诉记者:“已经连着5年啦,一到夏天这孩子(指亚斌)都自己掏钱买个门帘给大伙挂上,挡着不让外面的蚊虫飞进来。我跟他说我给收收钱,让大伙摊一下,可这孩子说什么也不让,就是花了多少钱也不告诉我。”王大姨一边擦拭着泪水一边说:“一看到这帘子,我的心里就别提有多难受,就像又看到了这孩子……”

和刘亚斌同住一小区的刘大姐,指着小区道路两旁种植的树木对记者说,一到夏秋季节,树上就往下掉虫子。刘亚斌发现后,就自己花钱买来高压喷雾器,灌上药水给树打药。现在,居民在树下走,放心多了。

“可知儿尚小,闺中未亡人。”刘亚斌去世当天,正在上高一的女儿从学校回到家中,抱着爸爸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说:“爸爸,这次月考我的数学成绩提高了40分,可是我没法和你说了。”年仅5周岁的小儿子哭着用小手使劲拍着爸爸的肩膀:“爸爸,别睡,快起,快起……”

在当地,人去世后,都有搭设灵棚的习俗,可是刘亚斌的妻子赵晨光却执意要将刘亚斌的遗体留在室内。她哭着对家人说:“亚斌就要走了,就让他在家里多住一天吧!”

英雄浩气千秋在,勇士忠诚万古魂。5月9日,是刘亚斌遗体告别的日子。这一天,天空中飘落着雨丝,如泣如诉。由于疫情的原因,许许多多的同事和亲友都不能亲临现场送刘亚斌最后一程。但是,这一天,沧州几乎所有的手机都被霸屏:战友、同学、朋友、居民及社会各界人士都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着刘亚斌“关键时刻,我得上”的英勇事迹,都在用不同的形式,不同的语句,寄托着无尽的哀思,表达着对这位好民警的惋惜。“亚斌,天堂里没有加班,从今以后你一定要记住好好休息。”“亚斌,你会永远活在我们心里!”……来自北京、天津、浙江、安徽等全国各地的一些读者,在看到刘亚斌的英雄事迹后,也纷纷在网上留言:“向英雄致敬!”“英雄,一路走好!”

刘亚斌的同事张卫华更是在朋友圈中含泪写下:“雨已经把路冲洗干净了,我的好兄弟,你——慢走!!!”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