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突发心脏病,他倒在抗疫一线!“有事儿记得喊我”是留在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时间:2020-03-05 10:54来源:辽宁长安网责任编辑:聂明镜

3月3日,鹅毛般的大雪漫天飘扬,一场春雪将阜新笼罩成庄严肃穆的白色之城,似乎在无声的默哀,哀悼这个城市刚刚失去的一缕英魂。那是一名坚守在农村一辈子的民警孟宪龙,在疫情爆发后,孟宪龙始终奋战在抗疫一线,于3月2日凌晨,被同事发现牺牲在值班休息室,终年57岁。

孟宪龙,男,汉族,中共党员,1963年3月出生,1998年9月参加公安工作,生前系辽宁省阜蒙县公安局大五家子派出所二级警长。

“我有点不舒服,先躺一会儿,有事儿记得喊我……”这是孟宪龙留在世间的最后一句话,3月1日凌晨,连续第二天值夜班的孟宪龙突然感到了一些不适,他跟值班的同事打了个招呼后,就走入了值班休息室。直到次日清晨,见孟宪龙迟迟未起床,五家子派出所所长张焱意识到不对,“老孟平时习惯早起,从不赖床。”张焱介绍,自己急忙喊来同事一起踹开门,只见孟宪龙安静的侧躺在床铺上,早已停止了呼吸。经急救医生初步诊断:孟宪龙是因为突发心脏疾病牺牲在了岗位上。

这位在农村派出所坚守了一生的老党员、老民警,永远离开了他忠诚、热爱的工作岗位,永远离开了风雨同路并肩战斗的战友,永远离开了一直关心支持他工作的家人、亲友。

22年的从警生涯,孟宪龙先后在阜蒙县公安局平安乡派出所、福兴地派出所和大五家子派出所担任过社区民警,处置过2200多起警情,几乎都是是琐细小事;参与破获过500多起各类案件,却都是最不起眼儿的小案;调解过700多起群众矛盾纠纷,也从没跳出过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圈儿”。孟宪龙的从警经历平平常常,似乎跟轰轰烈烈这个词从来没有沾过边。

他就像凡人堆里的一束微光,寻常看不到,可当他真的离开了,才发现这束光越来越亮......

“过年得回来多少人,传染风险太大了,村子里的那么多场所可不能再开业了,我得去看看。”阜新市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的当天,孟宪龙正在家吃饭,听到信息后,他扔下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饺子,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了派出所,而那匆匆远去的背影,却成了妻子杨桂云最深刻的回忆。

“皂力村回来过年的人最多,咱们得挨家挨户走一遍!大加生村麻将馆最多,咱们得紧盯着督促停业……”搭档辅警赵玉发回忆说,自打抗击疫情工作任务一开始,类似的话孟宪龙不知道说了多少遍,那些日子他好像什么病都没有了,浑身上下一股子干劲,进村屯、入户走访、排查核实返乡人员、督促关停,有时候干活比年轻人腿脚都快。

大五家子派出所的辖区很大,孟宪龙负责的辖区最远距离派出所有20公里,再加上全镇40多个卡点哪里有不配合的情况他就得和同事们赶过去处理,自己辖区里还有3家宾馆、1家洗浴中心、2家歌厅、25家饭店和52家麻将馆,他们几乎每天都要检查一遍,光是这些基础的防控疫情工作,就要让老孟每天奔波150公里,更何况还有很多临时性的紧急任务。

“我跟他谈过好几次,他的身体情况特殊,不允许这样超负荷工作,他就是不同意,他说这个时候我要是当逃兵,其他同志们可能会累倒不说,他的老脸也没地方搁!”回忆起孟宪龙的那些点点滴滴,张焱也不禁哽咽。

大年初十,上级突然在深夜11点下达了核查人员的任务,核查地址在孟宪龙的辖区,刚要躺下休息的孟宪龙看到相关材料后,穿上衣服就要出门,张焱赶紧把他拦下说,你今天太累了,让别人去吧。可孟宪龙只说了一句“我的工作,我得负责”,便匆匆离去,等他核查回来,天已经大亮了。

孟宪龙的家距离大五家子派出所只有一千米,从抗击疫情工作任务开始到牺牲在岗位上,孟宪龙只回家了五次,每次停留15分钟,换换身上的衣服,然后又匆匆离去。心里惦记着辖区群众的平安健康,脚下不停的奔波赶路......

孟宪龙的每一位同事和熟悉他的群众,说起的都是他的那些平凡。民警小张记得老孟磨了两个小时的嘴皮子,让一对正在打架的婆媳和好如初;民警老李对我们说起,老孟用了三天帮村民找回五只兔子;民警小赵说,他的辖区有个村民经常闹事,唯独就听老孟的话,因为老孟帮助过他的父亲;村民小赵说,前年夏天他的车坏在路上,老孟帮他把车拖到了修理厂;村干部老郭说,老孟牺牲前在微信上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还有什么防疫的好办法......”

英雄之所以为英雄,不是因为生而伟大,而是平凡人做不平凡的事儿。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