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倔大爷步行回老家,疫情卡点民警如何成功劝阻“说走就走的旅行”?
时间:2020-11-20 21:13来源:吉林长安网责任编辑:王晓蕾

“同志,请出示一下身份证。”

“不好意思啊,出门忘带了。”司机翻了翻身上,对吕世岩说道。

“这是江密封镇302国道防疫卡点,没有48小时核酸检测报告和社区开具的居家隔离14天证明是不能放行的,你有没有啊?”吕世岩接着问道。

“哦,没有啊。”司机挠着头,感觉有点懵。

“那掉头回吧,现在特殊时期,为防止疫情扩散,吉林市从上到下总动员,咱宅在家里也是为防疫做贡献,你说是不?……”刚做好登记,吕世岩又其不厌其烦地开导。

吕世岩是吉林市公安局江北分局兴城街派出所民警,从警20余年,出了名的爱管闲事,上到侦查办案,下到所里厕所缺卫生纸,左到民警个人生活,右到辖区群众遇到困难,都少不了他的身影。这次防疫卡点执勤,他第一个站出来。

“吕哥,咱一上午劝返了近百辆车,我都口干舌燥了,你逢人就解释半天不累啊。”我悻悻然问道。

“疫情期间,老百姓本就憋着一股火,多跟他们解释几句,不就为了把他们心气捋顺吗,有些人跟咱们不敢翻脸,但容易跟社区、村屯的防疫人员发脾气啊,特殊时期,能少些矛盾岂不更好,捎带嘴的事……”

还没聊两句,又有车开过来了。

“你好,同志,请出示身份证,报一下电话号码?”我一边重复着百余遍的台词,一边做着登记。

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说要去蛟河市,神情显得比较焦急,快速递上身份证并回答我的问题。

“对不起,没有报告或证明,我们不能让你过去……”

还没等我说完,小伙就像点了火的炮仗一样,“我姥爷住院了,谁家没个大事小情,你们讲点人情好不好,不要逼我。”

看着他的眼睛像要吃人似的,吕哥迅速开启执法记录仪,手持对讲机迎上去接话,“小伙,你先别激动,把口罩带好,你姥爷具体什么情况。”

“我姥爷心脏病复发,在医院抢救呢,他把我从小带大,我着急回去看他。”看到吕哥的先期动作,小伙赶紧将口罩带好。

“你姥爷住哪个医院?家里谁照顾?”

“蛟河市人民医院,我父母和我大爷照顾呢。”

“按市里要求,你必须持有48小时核酸检测报告或社区开具的居家隔离14天证明才能出城,你也不希望亲朋好友尤其你姥爷受到疫情影响吧,你要出城,最快的办法就是赶紧去医院做检测。”

“哪有时间啊,我必须现在回去。”小伙一边说一边发动汽车。

“我警告你,强闯卡点是违法行为,你不但见不着你姥爷,还容易把自己搭进去。”吕哥说话声音瞬间提高了不少。

“就算你从我这闯过去了,前面还有卡点呢,蛟河入口处你更进不去,即使进去了,也要进行隔离,还是见不到你姥爷,我理解你的心情,但非常时期,我们每个人都要齐心协力共度难关。这样吧,蛟河市公安局我有几个朋友,你姥爷那边要是碰到什么困难,我可

以让他们帮助解决,我把电话号给你,有需要随时联系我。”吕哥耐着性子,一边开导,一边从兜里拿出小纸条,写上号码递过去。

“你要是想姥爷,可以先视频鼓励一下,疫情期间,我想你姥爷会理解你的,赶紧掉头回吧,后面还有车呢,咱就别在道上堵着了。”

“呜呜,好吧,谢谢……”小伙想了想,呜咽着答道。

刚劝返这个激动的小伙,吕哥又小跑到后边,挪开路中间的隔离桩,一边示意一辆货车从逆行道通过,一边用手机拍下车牌号。我心想:这都连续工作6个多小时了,吕哥哪来这么高的热情啊?吕哥这好事的性格,硬是把我的执勤时间拉长了一倍。

“丰满区啊,对不起,你们属高风险区,没有报告和证明,不能过去啊,请左转调头。”想归想,工作咱可不马虎,我一边快速登记一边答复着。

“求求你们了,通融一下呗。”车里的女同志眼含希冀盯着我。

“啥急事啊?”吕哥刚把大货车放过去,就走过来接着我的话问道。

“家里老人糖尿病,这两天药用完了,这不急着过去送胰岛素嘛,我们也知道是从高风险区过来的,警察同志,麻烦给想想办法,拜托了。”车上是对夫妻,看上去颇有素质,说话慢条斯理的,很客气。

“先把车停在路边,看看能不能给屯里认识的人打个电话,过来帮忙取一趟。要是放心我的话就留下地址,我一会下岗了帮你们送一趟,这样行不?”

“好好好,谢谢警察同志了。”听着吕哥暖心的话,那个女同志做着双手合十的动作。

刚准备坐下休息会,眼前走过一位背着书包拉着行李箱的大爷,手里还拎着个手提袋,看上去挺硬朗。

“大爷,您这是往哪儿去啊,怎么还拿着这么多行李呢,您家住这附近吗?我帮您拿吧。”正当我要上前询问的时候,吕哥已经冲过去了。

“不用,不用,我回蛟河老家,还远着呢,谢谢啊。”大爷说着,侧身躲过了吕哥去接行李的手。

“大爷,您打哪走过来的啊?从这到蛟河还有一百来里路呢,您打算就这么走回去啊?”吕哥有点吃惊地问道。

“我刚从姑娘家走过来,客车也不通,没办法,只能走回去了。”

“您姑娘住哪啊?”

“龙潭区徐州路,我都在这呆半拉月了,住不惯,这不趁姑娘上班,寻思走回家吗。”

从徐州路到这,大爷至少走了十多里路,还背着家人,先不说这是特殊时期,放到平时,就吕哥那性格,碰上了都会一管到底。

吕哥赶紧给大爷找了把椅子,还顺嘴套出了大爷姑娘家的住址和电话。不过,这大爷也真犟,不管吕哥怎么解释,说啥都要走回蛟河。

“大爷,就算我们让您过去了,蛟河那边卡点也不放您过去啊。您是吉林市回去的,他们肯定让您隔离,到时候,还要您交隔离费,您钱够吗?”吕哥故意加重了钱的分量。

“那我还是回吉林吧,等疫情过去了再回蛟河。”大爷想了半天,终于松口了,说罢就要起身返回。

“大爷,您等等,我给您姑娘打个电话,让她来接您吧?”

大爷说啥不同意,吕哥和他唠了半天,还是把他安抚到警车上,直至我们下岗,吕哥开车,把老大爷安全交到他姑娘手上,又嘱咐了好半天,这事才算完。

回到家,我把这事跟母亲讲了,母亲反问我:“你们警察是不是都很能说啊,昨天我要出小区没带通行证,也让卡点执勤的女警察说得心服口服……”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