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76岁的阿婆与“90后”干儿子登记结婚?背后竟是诈骗套路……
时间:2022-07-04 14:58来源:方圆微信公众号责任编辑:高梦圆

年过七旬的张阿婆生性喜欢热闹,是个闲不住的人,有事没事就喜欢往人多、热闹的地方去。然而,她已经独自生活很多年了。

张阿婆住在上海市普陀区的一幢居民楼里,她曾结过一次婚,抚养过一个养女。养女成年后,和张阿婆再没有来往。与张阿婆关系最密切的亲人,是她的外甥女和外甥女婿,但他们至多一周来探望张阿婆一次。

2014年的一天,张阿婆在一场讲座上认识了投资理财公司的员工余亮。余亮是当天讲座的讲师,长相帅气,也很有亲和力。

后来,张阿婆便开始到这家公司上门咨询理财相关问题,每一次,余亮都热情地接待她,耐心地解答张阿婆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一来二去,张阿婆更加觉得余亮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小伙子。

多了三个“干儿子”

在与张阿婆聊天过程中,余亮得知张阿婆自己一个人生活,而张阿婆也经常向余亮诉说她独自生活的苦恼与孤单。

见此状,余亮便问了张阿婆的家庭住址,之后隔三岔五地就跑到张阿婆家中,陪她聊天解闷。张阿婆有时出行需要用车,余亮也会亲自赶来接送。

生活中突然出现这样一个愿意关心、陪伴自己的人,张阿婆也觉得很高兴,每次都会准备好饭菜留余亮在家吃饭。

一天,余亮对张阿婆提出,“我认您做干妈,以后我就是您的‘干儿子’了”。孤独了半辈子的张阿婆在欣喜的同时,也对余亮倾注了更多的信任,陆陆续续在他手里买了不少理财产品。

一次,张阿婆有一个比较重的箱子需要人帮忙搬上楼,她便联系了余亮。余亮得知此事后,让他所在的理财公司的同事高辉前去帮忙。

高辉住得离张阿婆很近,张阿婆生活中遇到什么困难,会找高辉来帮着处理,二人之间的往来也密切了起来。就这样,高辉成了张阿婆认下的第二个“干儿子”。

2017年的一天,张阿婆投资的一笔理财亏损了40余万元。这可急坏了张阿婆,她连忙找到余亮让他帮忙出主意。余亮听了张阿婆的遭遇后,一边安抚张阿婆,一边对张阿婆说:“干妈,我可以帮您购买其他产品,赚回投资的损失。”

刚刚经历亏损的张阿婆当场拒绝了他,但余亮并没有气馁,此后,他开始更频繁地往张阿婆家里跑,借机向她推荐其他投资项目。

一次,余亮叫上了高辉和另一个同事戴强,一同前往张阿婆家吃饭。谈话间,张阿婆把戴强也认作了“干儿子”。

在三个“干儿子”的围绕下,这“母慈子孝”的氛围让张阿婆很是高兴。那时的张阿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认下的这三个“干儿子”心中正下着“另一盘棋”。

卖房后与干儿子“结婚”

“干妈,我承接了一个公司的项目,您购买这个公司的股权,每年收益率可达8%。”饭桌上,余亮向张阿婆介绍了一个投资项目。

听闻余亮此言,张阿婆向他坦白,自己手里钱不多了,无法参与投资。“干妈,您不是还有套房子吗?可以把房子卖了用来投资。”余亮说道。

卖房不是小事,更别说张阿婆只有这一套房子。眼见张阿婆不答应投资,余亮继续劝说道:“干妈,这个股权投资很好的。做航天的,属于高精尖产业。而且,这家公司还准备上市呢,到时候您的钱没准儿能翻一倍甚至翻三倍。等赚了钱,您再买一套大房子住。”

在三个“干儿子”甜言蜜语的轮番“轰炸”下,张阿婆心动了。想到自己之前在余亮那里投资的项目收益也比较稳定,张阿婆最终答应以195万元卖掉房子,用卖房得来的钱购买余亮推荐的公司股权。

与此同时,张阿婆也提出了自己的最后一个顾虑:“房子卖掉以后,我的户口要落到哪里呀?”为了解决落户问题,张阿婆找到了自己的外甥女,向她说明了自己要卖房的事情。张阿婆的外甥女极力反对张阿婆卖掉房产,更不答应张阿婆过户到自己家来。

然而,外甥女的反对并没能让张阿婆改变卖房的主意。眼见外甥女不肯答应,张阿婆便又去找了三个“干儿子”。

三人商量后,决定让张阿婆以“干妈”的身份,将户口落到高辉家。就这样,张阿婆一行四人来到了派出所,准备办理落户事宜。

派出所的民警听了张阿婆的要求后表示,除非她与高辉有合法的收养关系,否则二人并不满足法定落户条件。四人在派出所碰了壁,无奈下,他们只得先将此事作罢。

过了没几天,三个“干儿子”又来到了张阿婆家。这一次,他们向张阿婆提出了一个令她目瞪口呆的建议——让她和高辉登记结婚,这样,她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将户口落到高辉家去。

听闻此言,张阿婆极力反对道:“不行,我这么大年纪了,跟小青年结婚,很怪的。”

“干妈,外面这种事很多的。”见张阿婆不同意,余亮如此劝说道。最终,在三人的共同鼓动下,内心依然觉得很荒唐的张阿婆还是答应了与高辉“假结婚”的提议。

随后,按照与三人的约定,张阿婆签订了一家企业的100万元股权投资合同。2017年6月14日,彼时已经76岁的张阿婆与“90后”高辉登记结婚。

6月24日,余亮、高辉和戴强一同开车载着张阿婆前往银行,张阿婆将卖房得来的首付款共92万元全部打给了高辉。

“干儿子”们集体失联

一开始,张阿婆每月都会收到“干儿子”们转过来的几千元“投资收益”。靠着这笔钱,张阿婆在她原来住的小区附近租了一套房住。

几个月后的一天,张阿婆发现,她没有按照合同上的约定收到当月的收益款项。而没有了这笔投资收入,张阿婆的退休工资只能维持基本生活,无法继续承担租房的支出。

于是,张阿婆便找到了余亮三人。眼见着张阿婆“无家可归”,为了暂时安抚住张阿婆,余亮提出,自己在距上海市一小时车程的江苏省启东市有一套两室一厅的精装修房产,可以借给张阿婆暂住。无奈下,张阿婆只得同意。

就这样,张阿婆带着自己的全部行李,搬到了启东居住。然而没住多久,张阿婆就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适应这里的居住环境。

在压抑的情绪下,张阿婆的身体出了问题。张阿婆甚至觉得,“万一我‘死’在了这里,也不会有人发现”。于是,张阿婆开始向自己的三个“干儿子”求助:“我一个人很孤独,你们来看看我吧。”

然而,曾经围着她团团转的三个小伙子,这时的态度却发生了180度大转变。三人像商量好了似的向张阿婆表示,从启东到上海的路程很近,她可以自己乘车回到上海来。

张阿婆听了三个“干儿子”的话,很是失望。后来,张阿婆的外甥女和外甥女婿将她从启东接回了上海,并租了一套房子,供张阿婆居住。

就这样,在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张阿婆前前后后搬了3次家。

搬回上海后,张阿婆发现,三个“干儿子”对她的态度更加敷衍了。曾经对自己百般关心的“干儿子”们,如今想要见上一面都难。无奈下,张阿婆决定直接去他们工作的理财公司问问情况。然而,理财公司的工作人员却告诉她:“这三个人早就已经离职了。”

得知这一事实后,吃惊之余,张阿婆也开始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2017年底,张阿婆以外甥女向她借钱买房为由,向余亮三人要回了30万元钱款。

直到2018年4月的一天,三个“干儿子”再一次主动地找到了张阿婆。而这一次,他们所言却让张阿婆直接“蒙掉了”。

“干妈,我们发现之前那家公司的项目不稳定,就将钱私自投到了另一平台,没想到这个平台居然‘暴雷’停业了,钱也拿不回来了。”三人如此对张阿婆说道。

张阿婆十分生气,眼见实在推脱不了责任,三人又安抚她说,可以把还未用作投资的钱款还给她,并将余亮父母名下的一套房产过户给她作为补偿看着三个年轻人“真诚”的样子,又记挂着曾经的“母子情分”,张阿婆决定再相信他们一次。

然而,经过了几个月时间的等待,张阿婆不仅没有等来任何赔偿,也联系不到三个“干儿子”了。此时,张阿婆终于清醒,“自己应该是被‘干儿子’骗了”。

2018年9月18日,在外甥女婿的陪同下,张阿婆向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报了案。

离老人“近一点”

经公安机关侦查,原来,早在张阿婆签订投资合同前,余亮、高辉和戴强三人就私下商议好,他们不会让张阿婆的钱款汇入合同上签订的公司账户,而是将钱款截留下来,三三分账。

三人拿到张阿婆的钱款后,便各自将钱用于赌博、炒币和消费。而余亮答应赔偿给张阿婆的那套房产,实际上已经被他出售给了其他人。

“傻呀,我真的很傻的。”回想起过往种种,张阿婆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2020年11月,普陀区检察院对余亮、高辉和戴强以涉嫌合同诈骗罪提起公诉。后来,三人赔偿了张阿婆的全部损失。2020年12月,普陀区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分别判处余亮等三人有期徒刑二年至三年不等,并处罚金2万元至5万元不等。

参与此案办理的上海市普陀区检察院检察官助理李小米向记者表示:“其实,在养老诈骗案件中,这种‘走情感路线’的作案手法是比较常见的。”

李小米认为,子女和亲属除了多陪伴老人外,还可以帮助老人培养起一些兴趣爱好,让老人的晚年生活丰富起来。而对于有投资理财爱好和习惯的老年人,子女和亲属也应该多多给他们讲述投资理财的小知识,帮助老人了解投资理财往往伴随一定的风险,进而让老人理性地选择正规的投资渠道。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老年人口有2.64亿人。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我国空巢老人人数已突破1亿,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上升中。

或许,当我们离老人“近一点”,他们就能离诈骗“远一点”。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