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那时才30多岁,我不想进监狱”,脱逃21年后他选择自首……
时间:2021-10-07 17:22来源:四川长安网责任编辑:梁晓晨

9月的一天,仲秋尚有一丝夏味,阵阵的凉风吹的人心中惬意。“21年前脱逃的嫌疑人今天投案了!”尽管是周末,这句话还是让整个工作群活跃了起来!

21年,四川省甘孜州得荣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已有5任大队长相继跟踪案件,但苦于技术和手段,加上嫌疑人洛某自身有一定的反侦查意识,上山下乡,跋山涉水……每每有一丝丝线索,民警必当弹尽力竭。

所有的酸甜苦辣,在这一刻,让每一名公安民警都为之振奋。


回望,二十一年的颠沛流离

回家

“那一年,1月份还是天寒地冻的时候,我在脱逃前,还是想了很多。”说起脱逃时,洛某眼神里有说不尽的惆怅。

“从公路边跳下去的时候,我就没有了回头路。那时候才30多岁,我不想进监狱,尤其不愿意妻子因为我被判刑而离去。”回首二十年前的时光,洛某记忆犹新。“从路上跳下去,我的手铐恰好有一边已经崩开,于是我又想办法把另外一边取下来。在树林里走到康巴汉子村附近后,我白天躲进林子里,趁着夜色,油灯下人影模糊,但热情好客的群众给予救济,对付着有点吃喝,勉强过活。”

冬天的山林里,毕竟不是生活的长久之计。在休整几天后,洛某回到了家乡,在乡下母亲家里度日。背负着逃犯的名声,令他惶惶不得终日。此后,我选择了离家出走,颠沛流离。


年轻时的洛某

离家

从雄坝乡到青海省,有800多公里的路程。走这一路,是洛某不得已的选择。“用了差不多半个月,我从家走到了青海玉树。平日里,我在玉树周边打零工,虫草季节,因为地域口音,我就混在拾捡虫草的大队伍中。玉树地震那年开始,甘孜州虫草管理工作开始规范、严格,不得已,我就只能回来。”

后来回到家中的洛某,却没有一丝的兴奋,除了每天见到陌生人时的紧张以外,还多了懊悔和苦恼。原来,洛某母亲在前几年因病身亡。考虑到洛某身份原因,母亲病故的信息最终还是没有通知到他。

没有了父母,孤零零的家中形影相吊。洛某看着家中的情形,终将不得心安,心想走出去也许能四海为家。


民警正在开展搜寻工作

流浪

又是一段漂泊的旅程,由于公安管理越来越规范,能躲避的角落却越来越小,又是十年的流浪路途,几乎在所有的周边省份,都有过他流浪过的足迹。

穷困潦倒、忍饥挨饿、风餐露宿、穷途末路。

迈入了50岁的大关后,洛某停下了流浪路途。年轻时奋发的意气早已消亡殆尽,终结颠沛流离的一生,是唯一的选择。

“这些年党的政策好了,每一次的公安回访,都是让我的家人承受的一次煎熬。我可能年轻时一事无成,但我不想在以后,让家人继续承担着“逃犯家属”的恶名。”

二十多年的逃亡路,在民警的见证下,终于画上了句号。


回顾,这二十一年的历尽艰辛

“二十多年了,公安民警的执着坚守,完成了这一使命。”刑警大队大队长洛布次仁介绍到。这些年来,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已经更换了五任刑警队长,但每一人,都没有放弃这份追逃工作。

“洛某因非法持有、使用假币罪及其他数罪并罚,被人民法院依法审判。”但洛某年轻气盛,趁投牢途中民警不备,夺路逃亡,从此世上多了一份危机。

洛队长介绍道:“这些年,从山林小巷到茫茫荒野,民警从没有停下过追逃的脚步。”县局历届党委都将追逃工作划为重点,从家庭回访到线索核查,民警走遍了云南、四川、西藏等诸多地方。每一次的追寻无果都让民警在思想和精神上倍感压力。

“是压力更是动力。正是一代代民警的坚持不懈,长期坚持与其亲属沟通,在强大的侦查压力和政策支持下,局主要领导亲自研究,靠前督导,终于让嫌疑人打开了心结,和我们主动联系、主动投案。”

二十多年的风雨历程,在洛某自首的那一刻,所有的疑云都尘埃落定。再多的风雨艰辛,让离退休民警和在职民警都为之庆贺。

(平安甘孜)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