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致敬逆水而行的“警察蓝”!他是洪流中的“安全色”
时间:2021-03-07 17:08来源:贵州长安网责任编辑:马守玉

深夜很深,雨声很大。

哗啦啦的暴雨,像黑布一样扑向大地,包裹着黔北山沟。

“音量开最大,开到最大!”

老季的声音像黑幕中窜出的一头黑豹,斩钉截铁。弟兄们也斩钉截铁:“是!”

凌晨4点,一队队警服冲出了派出所,冲进了雨幕中。警灯闪烁,警笛蜂鸣。

“叫醒群众!叫醒群众!转移群众!转移群众!”

暴雨,山洪,泥石流……

时间,生命,财产……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一场争分夺秒的抢夺战。

黑夜如漆,雷雨交加。闪电像白亮亮的刀子,“咔嚓——”一挥,撕开一道白口子,夜空亮得刺眼,转瞬又被黑幕缝合起来。

砰砰砰砰的敲门声,挨家挨户的喊话声,睡梦中的应答声,不想起床的质疑声,警察和干部的劝说声,危难时刻的命令声,老人的咳嗽声,娃娃的哭泣声,鸡叫声,狗叫声,全都浸没在风雨雷电中。

木瓜河,浊浪惊涛。小山沟,洪流滚滚。

水位往上涨,往上涨,还在往上涨。洪水像聚集而来的妖魔鬼怪,从河谷翻滚着向上爬,一副要吞噬小街的凶煞相。

洪水从街道的背面爬上来,连口气都没喘,就冲上了公路,淹没了公路,撞击着一楼门面,直接往屋里冲。

卷帘门被卷起来,又摔下去,玻璃门直接被卷走了。

一楼店铺里面的衣服、皮球,以及那些塑料制品,从店面里边卷到洪流中……

“不要管那些,快点转移,快点转移……”

干部们喊的喊,劝的劝,群众们牵的牵,走的走,慌乱中又感觉有秩序。没有演练,只有实战。没有经验,只有勇敢。各种声音在黑夜里交织,抗衡,又互相警醒。各种声音的战斗,一直持续着,谁也没松劲。

搏斗到天亮的时候,木瓜街上被洪水围困的900多名群众,已经全部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老季松了口气。

老季是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公安局木瓜派出所所长、桐梓县公安局第四总支纪律委员——季帮树。

晚上,他接到桐梓县防汛指挥部的指令,他就一直睡不安稳。半夜时分,窗外雨响,他就时不时的去河边查看水位。派出所办公楼就在木瓜河畔,他查看水位既快又准。凌晨4点,他看到水位上涨的速度超过了预警线,而且有噌噌噌往上窜的架势。

老季一边向上级报告汛情,一边启动防汛紧急预案。下令派出所参加防汛抢险的人员,把警车的喊话器调到最大音量,把警笛声调到最大音量,提示镇干部、村干部以及其他部门的防汛人员,也把手持小喇叭的音量调到最大,大家分头行动,挨家挨户地呼叫群众,立即转移。

睡梦中的木瓜惊醒过来。店老板们还在大包小包地转移物品,洪水撵进屋,追着上楼梯,一梯,二梯……洪水追着人往二楼撵,就像不放过猎物的猛兽一样,张牙舞爪。

快要淹到二楼的时候,洪水也累了,也放慢了脚步,喘息着,一荡一荡地挑衅着惊恐的人们。

雨停了,洪水却没有停,水位还在慢慢增高,人们喘了口气,心里面的怒火和怨气,却像洪水一样翻滚起来。经商做生意的店铺,商品多数堆积在一楼或者负一楼,完了,这下全部浸泡在洪水里面。他们的心也浸泡在洪水里面。

天,虽然亮了,木瓜却成了一条空街。房子就像浸泡在盆子里的一堆玩具。

“人,人是第一位的。”

老季顾不上休息,立即调度派出所的兄弟伙,重新分成几个小组,各条街道去巡查,喊话,防止其他意外情况发生。

惊恐的群众从二楼、从三楼窗口往下看,看到洪水中的警察,顿时充满感激之情,要不是昨天晚上他们那么“霸气”,要不是他们强令转移,后果将是什么样的惨状?

老季有些疲倦,也有些兴奋。他还没有接到人员伤亡的报告,所以他感觉很有成就感。老季就这样一边沿街喊话一边朝前走。当他来到黔客隆超市的时候,听到超市楼上的几个人在那里呼救,他们需要转移到其他地方。

这家超市是外地人开的,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大的洪水,就站在二楼看“风景”,后来看到洪水不停地上涨,感到了紧张,继而开始害怕,呼救警察帮助他们转移到安全地方。老季趟水过去帮助他们。正当老季趟到超市对面的转角处,突然听到超市对面的一楼里边,隐隐约约地传来有人呼救的声音。老季警觉起来,循着声音搜寻,天啦,还真有人困在一楼的洪水里!

老季转身,朝着老人被困的地方趟过去。洪水已经淹到老季的胸口,行走很慢。老季贴近玻璃门,看到老人紧紧抓住门框,洪水已经淹到了他的下巴。

老季来不及多想,使尽全身力气去拉前面的玻璃门。可是,洪水的压力像把玻璃门锁死了一样。老季张开弓步,站稳,左手用力抵住,右手用力往后拉。门缝越拉越大,拉到一定位置的时候,水的反作用力,帮助他拉开了玻璃门。

老人在打抖,只见牙巴动,没有说话声。水太深,不敢背。老季把身上的救生衣脱下来,要帮老人穿上。老人摇了摇头。接着,又摇了摇头。老人的意思是老季脱了救生衣,危险。老季懂老人的担忧,大声说:“我个子高,我不怕。”“老人家,我水性好!”老人还想推辞,老季不由分说,熟练地把救生衣穿过老人的头顶,给他系好。老人的眼睛里泪光闪闪。老季系好救生衣的带子,才感觉自己也打了个抖。原来救生衣贴在背心,温暖。突然脱下来,冷风一吹,不觉打了个寒颤。老季顾不了这些,扶着老人,一步,两步……街道上的洪水虽然流动慢,但波浪仍然把人荡得摇来晃去。老季每移动一步,都小心翼翼的,双手紧紧抓住老人的胳膊,一边移动,一边安慰:“不要慌,有我在,别怕。”老人只是抖,没有回答。

一分钟,两分钟……

时间像死了一样,老季扶着老人,两人动一下,时间才动一下。

一个是藏蓝色的短袖,一个是酱红色的救生衣,一个是人民警察,一个是命悬一线的古稀老人,两人在洪水中缓缓移动。

楼上的群众看到了,立马拿起手机拍抖音。黔北老乡就是这样,即使再大的灾难,也有乐观主义精神。他们把灾难中的瞬间感动分享到朋友圈,也把一种“警爱民、民拥警”的大爱精神传递开来。

其实这些盛赞和点评,老季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他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全部定格在群众雪亮的眼睛里。

老季把老人转移到安全地方,找邻居老百姓的衣服来给他换上。老百姓也围上来,用柴草烧了一堆火给老人取暖。一直发抖的老人,烤了一阵火,终于稳定下来,断断续续讲述了自己被困的过程。

原来,老人姓涂,今年78岁。老人的孩子到外地进货,只有老两口在家。问他为什么没有转移到二楼?他说,当时镇里边的干部全部把群众转移到二楼,他也转上去了,但是他想到一楼还有几千块钱,他就溜转身,回到一楼来拿钱。当他把钱包拿到的时候,沙发飘起来,把楼梯间的门堵死了,他拉不开,在里边喊,没有人答应。眼看洪水淹到他下巴的位置了。他不能动弹,只有听天由命。没想到救星居然来了,当他看到派出所所长趟水过对面超市的时候,他就拼命呼喊,于是才发生了刚才救人的一幕。

老季松了一口气,重新把救生衣穿在自己的身上。正在这时,老季接到水银河的求救电话,两个遵义运货的人被山洪困在水银河,洪水已经淹到驾驶室,危在旦夕。

老季回转身,立即调度警力,组织人员朝水银河方向奔去……(遵义长安网)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