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吸毒治脑梗?法律才能叫醒装睡的人
时间:2021-03-07 17:09来源:贵州长安网责任编辑:马守玉

“你也来一口?”

“我不吃,我有脑梗,腿脚不便”

“哎呀,这个可以治百病,你这个病吃了也能好”

“当真?”

“真的,我给你讲,有人肺穿孔都吃好了!”

赵家诚(化名)心里犯起了嘀咕:我吃了那么多药效果都不好,不妨试试这个?

就这样,在杨军(化名)的怂恿下,赵家诚第一次尝试了这神秘的“药粉”,即使手脚不便,杨军也帮他拿好吸食工具,用打火机点燃后送到嘴边……

教唆赵家诚吸毒的杨军究竟有何居心?精神和智力皆正常的赵家诚,真的不知道他们吃的是什么?真的相信吸食海洛因可以治好自己的病吗?在反复调查和多次询问之下,真相才抽丝剥茧慢慢浮出水面……

一个让人生偏航的电话

今年37岁的赵家诚被脑梗塞困扰了3年多,留下右侧肢体轻度偏瘫的后遗症,病情严重时,他的嘴角会无法自控地流口水、脸部肌肉抽搐,必须长期吃药控制。只有小学文化的他,过去的二十多年里要么在家务农要么外出务工。近些年,随着年龄的增长,赵家诚的病情仍未好转,妻子也与他离了婚。

2019年初,赵家诚决定在自己的老家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申领残疾证,并通过开残疾人代步车拉客谋生。勤勤恳恳的赵家诚从早上7点一直开到晚上8点,除开油费每天能挣100元左右。

2019年4月7日中午,赵家诚接到了一通改变他人生的电话。

电话是一名叫杨小超(化名)的陌生男子打来的,让赵家诚去博爱医院附近接他到黄家咀的一个小区,并且赵家诚得知自己的一个熟人“杨老四”(杨军)也在那,于是驾车带着杨小超前往小区。

车辆驶到小区刚停下,瘦小羸弱的杨军便径直向车子走来,心照不宣地接过杨小超递出的300元钱,随即折回小区内。不一会再上车的时候,杨军身上多了一小包白色粉末。

(图片来自网络)

其实,杨军和杨小超早在2018年就因吸毒相识,成为毒友,杨小超适时毒瘾发作,因缺乏购毒渠道找杨军“代购”。“桐梓管得严,我买不到,只有把钱给杨军”,而赵家诚的电话也是杨军所给。

杨军上车后,在杨小超的示意下,赵家诚鬼迷心窍般听从了指示,驱车往夜郎镇方向前进,当车开到柏果树高速路桥下时,赵家诚表示自己患病行动不便,让杨小超开,于是杨小超又将车朝楚米镇方向开,一直开到一条偏僻小路的斜坡上才停下。

在车里,杨军熟练地拿出刚刚购买的海洛因粉末,将烟盒里的锡箔纸撕成三张,用纸裹成吸管,准备分发。

(图片来自网络)

赵家诚见状说“我有病,手脚不便,我不要”。

于是杨军便拿出打火机,烧着锡箔纸上的粉末和杨小超开始吸食。二人“吃”了几口之后,杨军又突然盛情邀请赵家诚尝试,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赵家诚怎么也想不到,就是杨小超的这么一个电话,就是这么一小点还不及半包头痛粉量的白色粉末,足以让他的人生偏离航向,足以让他追悔莫及。

如法炮制的“快乐”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你一口我一口,没吃几口就吃完了”。第一次吸毒的赵家诚感到头既轻飘飘又昏沉沉,匆匆结束后便将杨军和杨小超二人送走,自己便继续跑车。

第二天中午,赵家诚又接到杨小超的电话:“走,去昨天那里耍”。赵家诚心领神会地接上杨小超,前往黄家咀的那个小区,杨小超还是递给杨军300元购毒,三人继续驱车到老地方“快乐”。不过与第一次不同的是,赵家诚开始无法自拔……

(图片来自网络)

第三天中午,还是杨小超打来电话,还是同样的流程和路线,三人持续上演“昨日重现”,行云流水地完成了整个过程。

就这样,连续三天,在贵州省桐梓县楚米镇元田村的一条小路上,一辆白色轿车鬼鬼祟祟停靠在同一个位置,车里云雾缭绕,三人飘飘欲仙。

4月11日,三人刚消停一天,又想如法炮制再来一次,不过这次没这么幸运,杨军在黄家咀买毒刚下楼,当场便被警察抓获。

“点水”

杨军被抓后,毫不犹豫出卖了自己的同伴,指出杨小超和赵家诚还在车里等他。此外,还带着警察前往两地分别抓获了毒友“夜宵魂(化名)”和“邻崽儿(化名)”。反应迅速的杨军对戴罪立功相关规定熟稔于心,一看就是个老手,他直言:“我想立功”。

今年44岁的杨军是当地瘾君子界的前辈,前科不少。在他20多岁外出务工期间,就因抢劫罪被判刑5年,刑满释放后,从2008年起又长期吸食海洛因,并且在这之后长达十多年的时间内,4次复吸。2019年2月,杨军又因贩卖海洛因被判处刑罚。

家中70多岁的老母亲和十几岁辍学在家的女儿也无法让他洗心革面,每次都是强制戒毒刚满两年,出来后又重蹈覆辙,现在甚至变本加厉,开始以贩养吸、教唆他人吸毒。

(图片来自网络)

屡戒屡吸的经历让杨军尚有一些人脉资源,所以每次都由他出面购买毒品。至于为什么多次购毒都是300元,杨军说:“他们(毒贩)就是这样,300起卖”。这些被“白色瘟疫”笼罩的人群,已然发育成一个具备完整沟通体系和运转法则的圈子,并不断通过欺骗、教唆等方式拉人入圈,吸纳“毒味相投”的新成员。

至于当时为什么要教唆赵家诚吸毒,杨军说:“我怕他‘点水’(举报、揭发),一起吸的话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助推无辜之人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理由竟如此简单。不过讽刺的是,“点水”的人却是杨军自己。

真相

赵家诚在接受询问时表示,他第一次不知道吃的是毒品,自己不懂也没有见过,因为杨军说可以治百病才尝试,以为是药。此话一出,众人唏嘘,虽然轻度残疾,但赵家诚精神和智力皆正常,什么药能这么贵?为什么吃药不能直接在大街上吃,要偷偷摸摸?什么药是通过放在锡箔纸上烧,吸食产生的烟?即使没有见过毒品也没有看过电视电影里相关情节吗?面对这些“灵魂拷问”,赵家诚都以“不知道,不认识,没看过,没想过”搪塞。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不同于杨军,赵家诚之前遵纪守法,没有受到过任何行政、刑事处罚,也无被强制戒毒的情况。杨小超也表示,如果是吸过毒的人,再递给他完全不会拒绝。而杨军对于自己编造的谎言也有十分清晰的认知:“赵家诚也是成年人了,这个毒品怎么可能治病嘛!”,不过在那时,三人虽然都心中有数,但谁都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很默契地你一口我一口开启吸毒的“狂欢”。

在经过多达7次的反复询问后,赵家诚还是承认了,其实自己第一次就知道那是毒品,因为有所怀疑,所以开始才直接拒绝。然而,也许是好奇,也许是想迎合他们,也许病入膏肓的他真有那么一瞬间期盼能治病,自欺欺人的他假装说服了自己,“我是一个不知情者,是他们骗我的”。他很傻,也不傻。

而他之前撒谎,也只是怕受到严厉处罚,为自己明知故犯的行为找借口罢了。

“我现在很后悔,之前不该说谎,我知道错了。”

“好的,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的病没好,我想吃药”。

……

罪与罚

只有法律才能叫醒装睡的人。

最后,吸毒的杨小超被强制戒毒,而自欺欺人的赵家诚和明知故犯的杨军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桐梓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赵家诚多次容留他人吸食毒品,其行为已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量刑建议恰当,而赵家诚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自愿认罪认罚,可从轻从宽处罚。综合犯罪事实和情节,最终,赵家诚因犯容留他人吸毒罪,被桐梓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

而被告人杨军,曾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一千元,后又因以“吸毒可以治病”为由教唆赵家诚吸毒,犯教唆他人吸毒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他的行为,十足的“害人害己”。

吸毒真的可以治病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本案中的杨军和赵家诚也给出了最真实的回答……(桐梓法院、遵义长安网)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