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27载为死者言为生者权 她是刀尖上的女法医
时间:2021-03-07 17:11来源:贵州长安网责任编辑:马守玉

一个集柔与刚于一身的女子,她的工作她的从警故事满满是泪点,更满满是赞叹。

27年戎装法医的眼泪

27年的法医工作,在贵州省贵阳市公安局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生命是何等的脆弱。但是石蓉作为人大代表面对镜头时,讲到自己解剖战友马金涛的那件事,怎么都无法控制眼泪往下掉,最后情绪崩溃,扭头大哭。

“这是我们的战友!他才30岁,有灿烂的前程,美满的家庭,居然会是以这样的决绝的方式认识。”石蓉面对解剖台那张上年轻的脸孔,瞬间被情感击中,心情复杂。

这是她27年职业生涯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放下了解剖刀,解剖自己的战友,这是作为一名女法医无法接受的软肋。

虽然死亡大多数是沉默的,法医总是具备客观理智的情绪用于自我免疫。但人的心事都是很复杂的,是暗夜里就着月亮氤氲开的一层层的云,而不是停车场里过分明亮务实的白炽灯。

哪怕这个人是风霜雨雪、暑去寒来27载,为死者言,为生者权的石蓉!

27年来,她把岁月的痕迹定格在一桩又一桩罪案现场,一日复一日的实验室鉴定工作中,到达各种案发现场3000余次,出具法医鉴定书2000余份,进行法医活检近2000例、尸体检验近500例,经历过验尸、推理、破案……

凭着一通通“猛如虎”的硬核操作,换来了沉甸甸的硕果——2006年被评为中国优秀青年卫士,2012年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2014年荣立个人一等功,2015年被评为贵州省先进工作者,2018年当选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但即使肩负这些荣誉,她仍然是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对生命充满敬畏之情,在法医工作中浸透人文关怀和温情,不掩柔情泪。

石蓉本人有着利落又整洁装束,挺直的身板,沉稳的性格。翻过岁月,踏过山丘,你会惊讶她的美,如沉金冷玉,更具光华。

说话的语速和声调也不愠不火,让人很难将她与刑警的身份联系起来,她的眉宇间没有大家想象的法医身上特有的高冷,而更多的是透着一股心安魂定的“匠人之气”。

高中时的石蓉给自己取了一个艺名——林小青,梦想着长大后能够实现当大明星的愿望……

和所有的小女生一样,哪怕在别人看来是威风凛凛的女警察,但自己心中筑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

这反差萌,哪里像一个经历过寒冬深山里的风,酷暑垃圾场的蚊蝇都习以为常的法医呢?

面对凶杀现场和各种各样的尸体,那种视觉的冲击,各种复杂的味道让人无法呼吸。法医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体力和脑力接受锤炼的同时,还要克服很大的心理障碍,一些高度腐败尸体,仅仅是看一眼照片,对于一般人来说就是个极大地考验,更别说进行近距离的解剖检验。

当笔者问到“你看到那些大片血迹,或者腐败的尸体,甚至是有蛆虫、腐肉,你不会觉得恶心吗?”

“当然”她一句话看似那么风轻云淡。正常人看到这些,一定会感到不适。然而,一旦进入工作状态,责任心驱使自己关注的点不再是“恶不恶心”,而是“有没有用”。她说其实每一个脏器我们身体里也有,无论看到多么血腥的图片,其实他们也曾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所以只得硬着头皮把自己内心地的所有的害怕和恐惧,想法设法压下去,一遍遍默默地给自己鼓劲加油。

“现在只要一到现场穿上工作服,我就会马上进入工作状态,专心对尸体进行解剖,离开现场后便迅速将那些现场血腥的情景遗忘。”她骄傲地扭头说道。

是的,是使命感促使她坚定地在这条探究真相之路上向前迈进,只要一投入到工作中,她想的是仔细收集痕迹物证,能为破案服务、能让真相大白,所以有时候面对血腥的场面,就像她说的那样:“不是不害怕,而是没时间害怕!”

羽化成蝶,完美蜕变

她说,当法医并不是自己的志向,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像母亲那样的白衣天使,救死扶伤,治病救人。这个梦想扎根于她心底,像灿烂星辰般斑斓。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般阴差阳错,出其不意,高考那年因为专业调剂,她被录取到华西医科大学法医学系。华西医科大学,多少梦想当医生的学子心中的象牙塔啊,但是学习法医,年少的她完全不能接受。所以,她向父母提出了复读的要求,后来终于在父母的一次次劝说下勉强到学校报到。

随着对课程的不断学习和了解,好学好强的她慢慢改变了对法医的认知,开始脚踏实地,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甚至她发现法医世界是那么的神奇,又是那么的富有魅力,每一位死者、每一件物证、每一个现场都记载着曾经发生过的秘密,而这些可以揭开事件真相的密码就等着法医去破译。

栉风沐雨自担当,处在什么样的位置,就担当什么样的使命。也许是天生倔强,也许是过于执着,有些女人的决定在常人看来有点匪夷所思。大学毕业时,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贵阳市公安局,并且就此踏上刑警征途,开启了职业法医生涯。

她的蜕变是一场任性与担当的较量。

她现在是贵州医科大学外聘法医学教授,其实她原本可以在贵阳市最好的医院度过波澜不惊的职业生涯,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法医。

“医生是为患者争取未来的时间,那么法医就是要回溯过去,用最客观的分析和科学的判定,寻找唯一的真相,为生者权,为死者言。”石蓉说道。

工作27年,她和同事们不知疲倦地穿越了无数个黎明与黑夜,挥舞着法律的利剑,斩落一个又一个魑魅魍魉。白加黑“5+2”是她的日常工作表;24小时待命,随时整装待发是她的工作常态。

2012年1月13日,隆冬的贵阳,连日冻雨,越到深夜,寒气越是逼人。贵阳市乌当水田村一村民一家4口被杀死在家中,半个月前从山西来到家中的女婿辛某某失踪。辛某某有重大作案嫌疑,但是没有任何直接证据。临近春节,该案的发生让水田村笼罩在恐怖之中。

案发当日零时,石蓉接到命令,立即赶赴现场。

她认真细致地对现场进行勘查,直到早上太阳升起,为侦查员提供了确定作案人的第一手资料,石蓉才感觉到,自己几乎被冻透了。

勘查中,石蓉通过对4名死者尸体上的创口进行仔细研究和分析,顺着这些伤口的细节和现场环境,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常人无法发现的秘密,还原案件中的事实真相,认定凶器应是一种类似当地常见的杀猪刀。通过对被害人的儿子反复询问,确定被害人家中没有类似的刀具,那就意味着,凶器应是嫌疑人自己带来的,而不是就地取材。被害人的儿子还提供了一个情况,出事的前一天,他看见辛某某去了镇上一趟,问他干什么去,回答是去买手机卡。

石蓉敏锐地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辛某某有可能假借买手机卡的机会买了凶器,应当立即到镇上调查卖刀的铺面。她立即把这个想法报告给指挥部。经调查组调查,反馈回一个令人兴奋又是意料之中的信息。那天,果然有一名外地人在镇上的刀铺买了一把刀,通过刀铺老板对辛某某照片的辨认,确定买刀人就是辛某某。

之后样本分析与石蓉的判断完全一致,从发现现场、找寻证据到最终破案,面对种种困难阻碍,她的职责,就是将这个距离尽可能缩短,用解剖刀还原清白与公道。

“我向来不惮以最大怀疑去揣测一个人。”她说这样,才能逐步排除每一个可能性。指挥部立即下令,全力搜捕辛某某。

石蓉带领技术人员,利用逆向思维,跳出案发现场看现场、时间倒回看现场。认真细致地勘查现场,在现场不同地方提取了大量血迹。经DNA检验,除4名死者的血迹外,还有另一不知名男子的血迹。根据分析,嫌疑人在现场杀人时自己也受了伤,结合辛某某随身携带的物品,包括身份证没有带走这一线索,石蓉提出辛某某很可能已经自杀,而不是逃跑。

经过对现场周围大范围的搜索,第三天,警方在现场附近的一个水塘里发现辛某某的尸体,经检验为溺水死亡,其右手果然有刀伤。

DNA检验结果显示,现场不知名男子的血迹就是辛某某的。拨云见日,石蓉运用刑事技术取得有力证据生动还原作案过程,这起大案成功告破。这命案就在石蓉专业、冷静的分析下水落石出、圆满结案。

艰辛,在冷酷的工作中展现坚韧淳朴之美。

“胸怀悲悯之情,笔述正义之辞”,她用“无一例差错鉴定”的工作业绩彰显出“依法公正、客观准确、规范服务、创新进取”鉴定准则。

2010年8月1号,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一家四口被杀死。接到命令后,她和战友们迅速赶赴现场,对现场进行勘验。经初步勘验,在卫生间的浴缸中发现四具高度腐败的尸体,两个老人,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小男孩。石蓉被眼前满地和鲜血和破碎的遗体震撼到了,惊得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石蓉走到了小卧室的门口,当她看见被破坏的门锁以及门背后地面上的血泊、对应墙面上的喷溅血迹时,小男孩当时遇害的场景立马在她眼前重现。当小男孩看见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在杀害自己的爷爷奶奶及父亲时,没有能力帮助大人的他,只有惊恐、无助地把房门锁上,躲在房门背后,但最后还是被凶残的犯罪分子踢开了房门,杀死在门后。

那一刻,她的心被刺痛了,如果说酷暑是对身体耐力的考验,那么惨烈的现场就是对心理承受力的挑战。作为一个母亲,她不能忍受自己的孩子受一点点的痛,何况是一个幼小生命的消逝!这个小男孩他当时有多惊恐、无助、有多紧张、害怕、有多痛,她简直不敢想象!

日本著名法医上野正彦在他的作品《不知死,焉知生》中写道:“活着的人会说谎,沉默的尸体却绝对不会说谎。”法医的工作就在于聆听死者的声音。

犯罪分子的凶残让她想到了自己作为一名刑警的职责,不能让死者枉死,不能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自己的任务就是要通过专业技术工作,找到侦破案件的重要线索,就是那一瞬间,她内心给自己作了一个交代。如果不能从这个现场找到破案的依据,那自己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刑警。

正是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大无畏精神让她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立马投入到了艰难的勘查和尸体检验过程中,8月的贵阳,适逢盛夏,室外气温高达近30摄氏度,由于长期浸泡在水中,死者面目严重发胀变形,表皮发绿,全身爬满了蝇蛆。

她和战友们忍着令人窒息的气味,迎难而上,锻造扎实证据链,连续工作10个小时,终于在现场找到了犯罪分子留下的足可以定罪的重要依据,使该案得以快速侦破。

探寻真相,是职业使命,也是对生命的尊重。她说只有干过刑警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克敌制胜抓获歹徒、费尽心思最终锁定嫌疑人的瞬间那种乐趣。只要还受害人一个公道、自己就无比满足。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是她的从警箴言。悬案告破,她说自己内心却多了一份平静,也多了一份笃定。

大事难事看担当。担当二字,在她的奋斗中,厚重可感,清晰可见。

法医工作需要敏锐缜密的分析思维和果敢睿智的判断力,她的常态就是从纷繁复杂的图像线索中抽丝剥茧,她的每一份付出记录在案件的每一次侦破中。这也造就她严谨、自律、精准、追求极致的性格。

有一次她参加一个山洞内的现场勘查工作,需要用绳子把勘查人员从洞口往下放到大约15米深的地方。但那个洞口很窄,个子大的技术员进去时可能会破坏痕迹物证,她主动请缨,绑上绳子带着勘查工具下去了。

法医并不总要“名侦探柯南式”的苦思冥想,更多的需要脚踏实地的按章程和规律开展工作。她小心翼翼,一边要抓紧绳子,一边要拿着电筒,还要仔细查看山洞壁上的情况,洞里面极度缺氧,所以到达洞底时,她几乎快虚脱了,而地面还许多不知名的小虫子,

她强撑着耐心全面细致地在洞底完成全部勘查工作,取到了价值重要的物证,当同事把她拉回到外面,她却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纠结,母亲与警察的综合体。

现实生活中,石蓉是一名母亲,“妈妈”一词永远是一个抒情的对象,代表着中国传统文化中最砥砺人心的符号。“警察”一词凝聚着艰苦和劳累,延伸着无私和自我牺牲精神。当这两个词结合在一起,传达出更多的是理解、支持、宽容与奉献。

石蓉说,法医工作看似神秘,其实是因为大家对它比较陌生,才产生了猎奇心理。其实,法医也是普普通通的人,只是比别人多了一份责任,少了一些自我。

因为警情会随时出现,往往是夜半三更加班回家,头未沾枕,案件又来了;无论之前多么疲惫,在现场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稍有懈怠,就可能错失真相。

2014年,她为了搜寻检验出有价值的线索,奔波在现场和实验室之间,连续两天几乎没有合过眼。经常是出门时披星戴月,回家时家人已眠,顾不上一家老小期盼的眼神,她又投入到如火如荼的侦查取证工作中……

14岁的孩子马上面临中考,别的家长想尽各种办法接送孩子上下学,陪着孩子到各处补习,可是她一上案子,心里想的就只有工作,几乎忘记了还有个正在备战中考的孩子,直到孩子打电话来催促应该填报中考信息表了,才觉着自己除了是一个警察,还是一个即将要中考孩子的母亲。

孩子在7岁生日时说出了心底的愿望:“希望妈妈辞掉警察工作,来我们学校当老师”!听到这话,她百感交集,虽说晚是世界的晚,安是给孩子的安。

可她知道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惩恶扬善最纯粹的执念,这是她追逐光明驱散黑暗最正义的本能!

经过多年实战磨炼,她已然成为行家里手。正如工匠精神的核心不仅仅是将工作当做谋生的工具,而是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思考、雕琢,提高自己的修为。

没错,只要与她共事过的人都知道,严谨和自律,就是她的工作标签和主题词。她的那份坚守来自于内心深处的使命感——让逝者安息、让家属慰藉、让公正彰显!

2000年初,一个女性被杀害,面部被锐器划破,五官根本无法辨认,为了快速明确其身份,她用最细的缝合针和线,站在解剖台前一针一线为死者缝合面部创口,卓绝、踏实、让每一道工序都严格的运行在法律框架之内。这一站就是一上午,没有挪动过位置,由于注意力高度集中,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一直是躬着腰在工作,结果缝合完成时,发现自己腰已经直不起来了。

她就像个高速旋转的陀螺,经常为了成功检验出案件中疑难物证的DNA,花上一周的时间呆在实验室,反复研究、调整各种实验方案,操作仪器、处理“检材”。

所谓的“检材”有时是肮脏的物证,有时是部分腐败的人体组织,看显微镜看到恶心呕吐,做检验做到头晕目眩、精疲力尽,直至检验成功。

工作热情裂变似火,让她灼灼发光!

27年如一日,她温柔而又贤惠、美丽而又端庄,生活上大方中带着细腻,工作中细致时还带着严谨,舞动着代表正义的手术刀,在翻飞的刀尖上寻找着案件的真相。

继续这刀,这舞,这人生……(贵阳市公安局)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