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仅两个半小时就分析出了嫌疑人的逃往位置 他们撑起这样一张"智慧网"
时间:2020-12-31 09:54来源:云南长安网责任编辑:安羽

在电影《听风者》中,梁朝伟饰演的盲人神探凭着敏锐的听觉,“以心代目”,在电波中和看不见的敌人作战,成为众人仰慕的英雄。在施甸县公安局有这样一支团队,他们随警作战,活跃于办案现场,如“罗盘指针”一样精准地指示着案件侦查的方向。

他们在办公室熟练操作各种信息化系统,24小时全天候为办案部门提供数据支撑。“智慧警务”“信息化”这些标签是对他们工作的诠释,忠诚寡语、执着坚守、攻坚克难这些优良品质是他们屡战屡胜的法宝。

在侦查员眼里,他们是恪尽职守的“智囊团”;在大众眼里,他们就是神秘的“听风者”。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指挥部”

走进施甸县公安局合成作战指挥部,3名专门从事大数据分析的民警目光,紧盯着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数据信息,周围治安、刑侦、经侦大队的民警等候在边上,侦查员们不时向电脑屏幕指指点点,低声讨论案情。

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这间不足20平方米的办公室“上演”,忙碌的工作甚至让3名民警连喝水、上厕所都变得奢侈。

施甸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侦查员朱汉卿紧挨着指挥部民警杨庆伟并排而坐,他10点就守在了杨庆伟的电脑前,已经守候了4个多小时。

“这个案子我跟了半年了,边上守着的这几位都是有紧急案子的,我怕离开一会儿,边上这几位就插队。”朱汉卿笑着说,没有他们提供的现代警务“后台服务”,不知道会走多少冤枉路。

另一张桌子边,指挥部民警陈洪升不停地接听着来自基层派出所和大队侦查民警的电话,根据基层民警的要求,查询着能给他们提供各类服务的信息支撑。

一个多小时下来,他手中那部电话已经微微发热。而马政是这个3人团队的队长,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110指挥调度平台的负责人。马政的办公桌与指挥中心大厅屏幕仅隔着一个全透明的钢化玻璃,以便他可以随时注视着指挥大厅屏幕的各种情况,及时应对处置。

就是这样的一间办公室和3名民警,成为支撑施甸公安现代警务的基石,成为各侦查办案部门和侦查员的“耳朵和眼睛”。

“公安机关‘一标三实’采集了海量的大数据信息,全县所有的公共摄像头数据、车流往返、案发信息等都要通过我们这个团队综合分析,形成打防管控建议指导基层一线大队、派出所开展工作。”马政介绍。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指挥部”,各警种是否能形成“合成作战”还需要这个“大脑”分析和调度。但侦查一线和基层的侦查需求实在是太大了,即便是3个人不眠不休轮轴转,也不能完全满足侦查员对信息量的需求。

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3名民警并没有让单位和人民群众失望。指挥部成立至今,3人240余次接到支撑案件侦办指令,全局破获的治安、行政和刑事司法案件,直接或间接参加侦办的就达一半以上。

精准分析关键线索

2019年,该局刑侦大队侦查员在破获一起案件中,发现犯罪嫌疑人为外籍人员流窜到本地作案,专案组到昆明追逃,赴江西抓人,合成作战指挥部的民警随专案组作战,前后历时10余天。

茫茫人海如大海捞针,长途奔波的辛苦不言而喻,每次他们都能精准地分析出关键线索,为专案组民警提供“风向标”,成为最有力的“依托”。朱汉卿感慨,专案组民警跑累了回到宾馆还能轮换休息,但他们不能,要随时盯着大数据。不仅是当下正在侦办的案子,不冲突的话,还要给基层打电话到他们手机上寻求技术支撑的民警指明办案方向。

超负荷连续作战是干这行的常态,每遇到重大案事件,马政和陈洪升必到办公室。2017年遇到一起突发事件,刚从现场归来的陈洪升钻进办公室连续工作了两天两夜,熬不住了就在值班室休息了4个小时,醒来又连续加班了一天一夜。

2019年,该局刑侦大队在侦破一起抢劫案时,侦查员勘查现场返回到姚关时传回了相关涉案信息,请求作战指挥部分析。仅用了两个半小时,当侦查员返回到县公安局时,指挥部就分析出了嫌疑人已逃往保山。专案组赶赴保山市区,一个半小时后就抓获了犯罪嫌疑人。

每一次破案之后,他们又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只有侦查员知道,沉甸甸的奖章,也是用3人的辛劳汗水浇筑而成的。

在3名民警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各类测算数据图纸和一摞摞关于计算机专业知识、公安各类新研软件的书籍。他们说,仅公安机关侦办案件的系统就有50余种,而且随时推陈出新,如果不先一步弄懂弄清,就失去了侦查破案的先机。

“战时研案件,闲时研书籍”,他们的大脑如同停不下来的“机器”。

“技术流”破案总是分秒必争

如果说数据分析是他们工作的核心,那么快捷迅速就是他们的追求。2018年,某单位一台携有重要信息的笔记本电脑被盗,在3人的参与下,专案组两赴大理,仅用了一周时间就抓获了犯罪嫌疑人,讯问后就找回了被盗电脑,确保了信息安全无泄露。

2019年,杨庆伟随专案组赴广东追逃,经过工作,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了昆明。因长期坐着的工作习惯,杨庆伟隐疾发作需要手术。昆明至施甸的行程约有600余公里,车程需要7个小时。7个小时忍受着疼痛,直到将嫌疑人羁押到看守所,他才走进了手术室。

然而,手术麻药还未散,一个紧急线索核查电话,让他又“自觉地”趴在了病床上继续工作。按照杨庆伟的话说,工作缘于对这身藏蓝制服的热爱。

不仅仅是公安机关侦办的案件需要数据支持,法院寻找被执行人、检查机关批捕的人员失联、监察委侦办的案件等,都会通过审批后找到指挥部协助核查、寻找。

“我们的工作就是和犯罪嫌疑人抢时间,我们不敢懈怠,因为每一次懈怠都有可能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失。”陈洪升说。要与犯罪嫌疑人赛跑,甚至要和死神赛跑,就要牺牲自己的时间,还要不断强化自身的学习。马政深知自己所带这个团队的职责和使命,他说,电信网络诈骗案件侦破、指挥调度平台的科学运转、合成作战的空间拓展,这些都需要团队去跟进、推进。

他们每日向那些排队等候的侦查员提供着核查的信息,把一个个破碎化的信息碎片整合成有利于侦查的数据链条,去“拴住”一个个案件嫌疑人,维护社会稳定,切实增强群众安全感满意度,这正是这个3人团队一直践行的初心和使命。(云南法制报)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