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车辆爆燃致1死1重伤,大火缘何而起?民警让一件件物证“开口”了……
时间:2022-08-12 11:17来源:西部法制报责任编辑:李亚丹

2020年4月30日11时30分许,陕西西咸新区泾河新城一银行门前,停放在路边的一辆白色小轿车突然冒出火焰,致使一人重伤一人死亡。这场大火缘何而起?案情是否真如表面简单?西安市公安局西咸新区分局(原西咸新区公安局泾河新城分局)民警抽丝剥茧,深入调查,让一件件物证“开口”,揭开神秘之火背后的重重谜团。

专案组提取燃爆车辆的相关信息。

无名之火

2020年4月30日,五一小长假将至,西咸新区泾河新城泾干大街中段的邮政储蓄银行内,办理业务的人络绎不绝。

11时30分许,银行保安老李正忙着给前来办理业务的人员测体温,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循声望去,发现停放在路边的一辆白色小轿车冒着熊熊大火,车内传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老李和周边群众协力将车内一人拉了出来,周围的群众有的拨打110报警,有的拨打120叫救护车。

被救出的男子躺在地面痛苦地打滚,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众人以为是他疼痛难忍,可细听之后,才知道那名男子嘴里喊的是:“快,娃儿……”大家目光投向烈焰之中,依稀看到驾驶位竟然还有一人。

民警常伟不到5分钟就赶到了现场。他担心汽车发生爆炸,一边组织疏散群众,一边配合抢救伤员,看到明火很快被控制,就组织人员在现场展开调查。通过车牌号,常伟很快确定了伤者叫安金权,47岁,本地某村村民,车内的死者叫安钊,22岁,是安金权的儿子。至于起火原因,民警走访了现场20余人,没有一人清楚起火瞬间的情况。因此,案件如何定性还需要消防机构进行进一步鉴定。

专案组民警走访当事人安金权。

伤者之痛

转眼间,“4·30”汽车燃爆案件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可案件定性还是没有一个定论。

从办公室送走了坐着轮椅的安金权,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邓西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一想到安金权几乎烧掉的手指、骇人的脸庞以及一条年轻生命的逝去,邓西伟心里非常不安。拨不开案件迷雾、看不明案件真相,内疚感和挫败感一时间涌上邓西伟的心头。

根据公安机关对现场的取证判断,情况似乎很明了:这就是一起普通的汽车自燃事件。据多名目击者反映,起火时,汽车停在现场,车内除安金权父子以外再无第三人,甚至在众人灭火的过程中,发动机还在工作。

在对安金权父子进行社会调查后,民警了解到两人都是安分守己的人,近几年主要承揽一些打井的工程,日子刚有了起色,事发现场的小轿车也是新添置的,二人与他人也没有什么矛盾。

民警对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安金权进行询问得知,事发时,其儿子在驾驶位,自己在副驾驶位。车突然间就着火了,副驾驶门打不开,而驾驶位的车窗是开着的,见儿子没有动,情急之下他向驾驶位的车窗爬去,在众人的帮助下逃出车外。至于为何去银行门口,安金权称他们在等到银行取钱的同村村民赵翔。除此之外,民警没有得到其他有价值的线索。

消防机构调查结论显示:起火中心位置是汽车中后部,并有燃爆痕迹,但不排除这是由汽车油路故障引发的,具体原因则需要公安机关结合当事人以及调查后下定论。

由于涉及人命案,刑侦大队将车辆进行了封存,现场勘验技术员将提取的检材送往省内权威机构进行检验。原以为结果一出来,这场无名之火就可以真相大白,不承想,安金权出院后来到公安机关要求“抓赵翔”,这一下子又把案件带入了迷雾之中。

“灵人”赵翔

关中方言中,把能说会道、处事活泛、脑袋灵光的人称为“灵人”。

赵翔就是一个“灵人”。他口齿伶俐、点子多、社交广,开了一家小小的礼仪公司,平日里给人操办红白喜事。赵翔开设的礼仪公司有一部POS机,时常帮别人刷卡套现,自己从中抽点“水”赚外快。安金权4月份接了一个打井的小工程,开工在即,由于手头没有现金周转,便找到赵翔帮忙套现。事发当天上午,安金权打电话给赵翔说明意图并约定了见面地点。之后,安金权用自己的信用卡在赵翔的POS机上刷了3万元。赵翔让安氏父子驾车和自己一同去银行取款,赵翔进银行不久车就着火了。

安金权出院后想从赵翔处要一些赔偿,可被赵翔一口回绝了,并态度强硬地说:“你的车着火了,跟我有啥关系?我只是坐了一下,你有本事叫公安局来抓我……”气不过的安金权一口咬定是赵翔要害他们父子,要求办案民警抓他。

公安机关经过调查,认为赵翔存心害人的可能性不大,其从未有过前科或劣迹,无论从作案动机、证据等方面都不足以支撑抓赵翔。但他看见安金权汽车着火后的行为却有些反常,这让民警产生了许多疑问。

专案组研究鞭炮的燃爆点。

扑朔迷离

这天,安金权再次来到公安局质问民警:“为什么不抓赵翔?”民警给他解释了相关法律和现有证据不足等原因,但失去理智的安金权根本听不进去,大声嚷着:“你们就没想着查吧!”

不同以往的案件,这个案件需要更多的权威技术支撑。司法鉴定中心经对该燃爆车辆鉴定,认定该车辆着火系该车副驾驶座位后方易燃易爆物爆炸所致,但不排除车辆油路故障引燃车辆。

专案组结合双方当事人的职业特点分析,两人都有携带易燃易爆品的可能性。安氏父子是挖井的,这一行一直有违规使用炸药的情况,不排除他们有偷偷携带之嫌;而赵翔则是做婚庆的,时常会用到鞭炮,包括吹气球的小型氢气罐。

经过大量调查,专案组查实赵翔当时坐在汽车右后排,事发时他下车进入营业厅取钱,将随身携带的帆布挎包留在了车内。据他本人介绍,包里只放了两包未吹的气球、一组婚庆用的装饰品和一瓶喝剩下的绿茶。至于原本车厢里和后备箱内有无易燃易爆品,安金权一口否认。

摆在专案组面前的问题有两个:第一,什么样的易燃易爆物能在瞬间燃起熊熊大火,让人失去逃生的机会?第二,不管是什么易燃易爆品,是如何引爆的?这对下一步案件的走向来说至关重要。

各有说辞

车内提取物的鉴定结果出来了,给陷入僵局的侦破工作带来了曙光。

“当时车内烧得很严重,加之灭火时水的冲刷对现场破坏很大,我们尽量提取了一些东西,送到西安公安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分管刑事技术的刘森汇报,“通过鉴定发现有鞭炮的纸皮,虽然不能确定是鞭炮引起的火情,但肯定参与或者起到了助燃的作用,同时经过技术修复,在一片纸皮上找到了鞭炮的生产厂家,是渭南市一个工厂生产的星诚牌鞭炮。另外,对提取到赵翔的帆布挎包残片上粘取物鉴定,检出含氧、氯、钾元素的颗粒,含硫元素颗粒,含铝元素颗粒和镁铝元素颗粒,并且挎包残片断缘不齐,呈撕裂状。”

“炮在包里炸了!”几乎是同时,局长王树和副局长邓西伟两个“老刑侦”说出了同一论断。

“是的,这就说明了问题。”刘森接着说,“但是,就这样一个小包,根本装不了多少鞭炮,怎么会引发这么大的火,致人死亡呢?”

“可能调查中,两个人都没说实话。”刑侦大队长王林说:“赵翔最大的疑点就是着火后竟然像没事人一样回家了,直到晚上才把取出的钱送到了安家。我们在调查时他辩称自己从银行出来没有看见安氏父子,就自行离开了。当时现场那么大的火,那么多人围观,他不可能没有看见!”

“那安金权怎么说?”局长王树追问。

“安金权称自己和儿子都不吸烟,而据我们调查,死者不吸烟属实,安金权却是吸烟的。后来经过多次询问他又承认了自己吸烟,但他一口否认当时在车内吸烟。”王林说。

经过讨论分析,专案组一致认为:想要解开这个谜,一要从鞭炮入手,查清来源;二要核实鞭炮有没有自燃的可能。

谜题破解

专案组民警奔赴鞭炮厂家提取了3卷与燃爆现场发现的同一品牌鞭炮,并调取了配方以及比例。经查,该鞭炮主要由高氯酸钾、铝粉等化学原材料构成。烟火药中混入一定比例铝粉,放起来会发出耀眼的白光,但其化学性质极为活跃且不稳定,遇高温遇湿均可能发生燃烧爆炸,且国家标准的保质期为3年。

经查,赵翔持有的鞭炮生产日期是2015年,事发时距生产期已有5年,导致鞭炮内化学物质变得极为不稳定,遇潮会分解氢气,并且当温度超过40℃时就能加速其分解,可能出现自燃的情况。

经西安市近代化学研究所分析研判,爆炸根源就是由于包内鞭炮和水发生化学反应导致的自爆,而挎包内恰好放了半瓶绿茶。

自爆的原因找到了,但这么少量的鞭炮如何产生如此大的威力,这是当前的未解之谜。

专案组反复观看失火瞬间的视频,多次对失火汽车进行勘验,从中找到了答案。车辆起火分为两个阶段,起初,火突然着起但并不大,汽车有明显的震动,约1.5秒后火苗又猛地变大。专案组将车后座拆卸下来,并将车内清理干净,发现座位侧下方的铁皮受冲击裂开,而外面紧挨的正是汽车油箱,油箱上裂开了一道约30厘米的口子。

专案组根据各种检验结果,结合调查情况得出结论:赵翔携带的过期鞭炮被塞进狭小的挎包内,挎包又处于相对密闭的汽车里,封闭环境下鞭炮内的化学物质产生了聚能效应发生爆炸,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掀开了紧挨着座位的油箱,导致汽车发生二次闪爆。

真相终于大白。虽说没有主观故意,但赵翔的行为涉嫌过失犯罪,公安机关对其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2021年5月20日,赵翔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批准逮捕。(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