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小作坊20秒出一瓶千元高端酒,北京警方深夜捣毁37处假酒制售窝点
时间:2022-10-04 19:10来源:北京政法网责任编辑:王晓蕾

晚上10点,北京郊区一处偏僻的村落,连排的平房后,一队民警身着一袭深色衣服,绕过一段狭窄坑洼的小路,悄悄摸进一个大院。

这里白天看起来一切正常,但一到夜里,则是灯火通明,面包车来来往往,屋外潮湿的空气里弥漫着泥土和酒味,直到凌晨两三点时这里仍旧灯火通明。

在这一片小平房里,成本几十块钱左右的酒,简单过滤后就灌进高档酒瓶,通过勾兑、调制、灌装、压盖、喷涂……大约20秒,就能变成一瓶价值千元的高端酒。

9月8日,按照市公安局统一部署,北京市公安局环食药旅总队组织朝阳、丰台、石景山、门头沟、房山、通州、顺义、昌平、大兴等9个公安分局,联动市区两级市场监管部门对制售假酒犯罪团伙开展集中收网行动。

当晚,共捣毁用于制假售假窝点及仓储库房37处,查扣假冒多种知名品牌白酒1.1万余瓶,起获各类假冒商标、瓶盖、防伪标识等包装材料50余万件,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37名。

这次行动,小编全程随警直击一线抓捕现场。

民警深夜摸进制售假酒窝点,嫌疑人一见民警就哭了

9月8日晚上9点半,小编跟随北京顺义警方来到顺义区同心路附近的一处村落。

在这里的一处进村道路旁,有一条幽暗僻静的小路,远远看去,几处看起来不起眼的大院里,藏匿着一处制售假冒品牌白酒的黑窝点。

“根据我们之前的侦查,发现他们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才会干活,每次制作出来假酒后,都会在深夜,驾驶装满假酒的面包车远离制假窝点,选择隐蔽的树林与下线人员交易。”顺义分局环食药旅中队民警向建伟告诉小编,这里的制售假酒人员警惕性很高,平时院门紧锁,而里面房间分布错综复杂。嫌疑人一旦发现不对,就会马上逃窜。

村里一到了晚上9点后,街道上便没什么行人。周围除了虫鸣外,听不到一丝杂音。如果有大批生人往来,势必会引起嫌疑人察觉。民警身穿黑色服装,分批摸进村内,在一处无人的停车场内集合。待人员就位后,侦查员开始轻声布置任务。

锁定了嫌疑人制售假酒的位置后,民警展开行动。绕过三处大院,顺着车轮印走进一条坑坑洼洼的乡间土路。周围没有一丝灯光,民警们在黑暗中快速奔袭,不给犯罪嫌疑人一丝反应时间。

“不许动!”

电光火石之间,民警迅速冲进屋内,将正在按照灌酒、压盖、贴标、封箱等流程分工作业的嫌疑人金某(男,20岁)、夏某某(男,28岁)、吴某某(女,27岁)等人抓获。

见到民警,金某趴在地上直接哭了出来。

酒味、臭味、霉味充斥整个“加工厂”一瓶散装酒20秒后身价翻了几十倍

民警在抓捕行动中,突击进入制假院落时,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制假设备,院落里甚至没有一点制假痕迹。后来细心的民警瞥见,在院子角落一处堆放废品的仓库里有一处暗门,打开一丝缝隙,里面的酒味瞬间弥漫出来。

暗门后的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各样已经封装好的品牌酒纸箱,标签包装散落各处。旁边堆放的白色大桶经过反复利用,桶口和桶底有一圈黑黄色的油污,而里面装的,都是用来勾兑的散装白酒。装酒用的塑料管和其他垃圾堆放在同一个角落,“水位线”被粘在管子上的泥土和灰尘刻画得格外明显。

三个嫌疑人面前,用砖头和木板垒起一个简易的桌子,上面的生活垃圾和封装好的高端白酒摆在一起。旁边地上几个塑料大盆里的水经过反复利用已经成了蓝灰色,杂质和沉淀物在水中晃动,旁边还放着几个正在清洗的空酒瓶,以及散落一地的烟头。

三名嫌疑人在旁边放着两台电风扇一直开着,吹散酒味的同时也带起了地上的尘土。据了解,金某等人在明确的分工下,这些散装白酒和低价基酒“变身”成高端品牌白酒的过程十分简单:简单过滤,一人用机器将散装白酒灌进高端品牌酒的瓶中,一人压盖,一人贴标、装箱。20秒左右,一瓶几十块钱成本的散装白酒身价就翻了几十倍。

几人在这样的环境下,不佩戴口罩、手套完成工作,卫生条件让人担忧。

身处现场,虽然戴着口罩,但在房间内呆了十多分钟后,浓烈的酒味还是让小编感到面部发胀。这种酒味并非生活中闻到酒曲的酒香,而是夹杂着一种难于言表的臭味、霉味和油污味。即便走出屋子,休息了十多分钟,小编的口罩上,还都是一样的味道。

为学假酒还要拜师,自认为“良心”造假不易被发现

与此同时,在距离此处不足30分钟车程的另一处院落中,民警也刚刚将卖得盆满钵满的嫌疑人武某抓获。

小编赶到武某制假售假的窝点时,武某已经被警方控制,这间农家大院一多半的房间都被他租了下来,院子里摆满了民警查获的假酒包装和准备灌装的低价“基酒”。还有他制作假酒的各种工具——铆钉枪、压盖机、气泵、胶枪和各种零件。

武某今年37岁,早年来京务工,自述自己干假酒行业已经3年了,外包装是从网上买来的,部分精细零件都是组装好的,灌装好之后只要压上盖子、贴上标签就可以了。比较费事的是酒的外包装上,有的品牌酒盒子上有金属片固定,他也能购买特殊工具安装好。

小编:你怎么学会干这个的?

武某:我以前是做房地产销售的,后来认识了个“师父”,他们家都是干这个的,我跟他学的。

小编:那人现在在哪?

武某:出事儿了。

小编:什么事儿?

武某:做假酒被抓进去了。

小编:你做的假酒都卖给谁?

武某:烟酒店、饭店都有。

武某说,自己刚刚去了趟外地,卖了十几箱,赚了一万四,刚回京就被民警抓了。

他说,“我做假酒,但比较良心,每次灌装用的都是对应牌子的真酒,只不过价格便宜的多。”

武某说,自己担心顾客喝勾兑假酒会喝出事儿,也担心口感相差太多被现场发现,找店家麻烦。为了保证和下家之间的“信赖”,所以每次都要“下血本”进一批真酒,再进行灌装,高价出售。他认为,一般买高端酒的都是送礼和宴请的,相同品牌的,很难喝出来,即便喝出来了也不好意思现场拆穿,所以具有一定“安全性”。

“除了外包装和买酒的钱,这一万四我能赚几千块钱。”武某坦言,自己担心东窗事发,每次交易都是在深夜的僻静道路或者小树林里。

问及原因,武某则低着头回应,“就怕被警察发现。”

小编进入武某的“小作坊”,虽然所有工具和散装酒都搬出去了,但屋内仍是酒味十足,与此同时还充斥着一股比酒味更浓烈的臭味,袜子和烟头散落在地上。

假酒藏在十公里外库房里,烟酒店旁停着“移动小库房”随卖随取

不法人员的伪装不光体现在制假环节上,在销售环节也“套路满满”。

当晚,昌平公安分局查获售假嫌疑人黄某某(男,48岁)等人时发现,其经营的烟酒门店里摆放的都是真酒。民警进入现场时店主黄某某表现得一脸无辜,还想蒙混过关,不成想环食药旅民警已经摸透了他的违法行动轨迹。带着他到了十多公里外的库房,在里面找到了他们存放的假酒。此时他对自己对外销售时真酒假酒混在一起卖的违法行为供认不讳。

黄某某说,设置库房只为了逃避检查,而他为了方便取酒,还将一部分假酒放在了离店铺不远处的面包车中,随卖随取。

除了伪造价格高的品牌白酒,一些深受大家喜欢的十几元的平价白酒,也被这些不法人员盯上。

昌平公安分局环食药旅中队民警在前期摸排中,发现一处种植大棚里一到晚上就灯火通明,凌晨2点多的时候面包车频繁进出,十分可疑。随即对院落进行摸排和侦查。

行动当晚,警方在院内找到大量的空酒瓶、包装材料和商标,还有一些制假的设备,对前期摸排时的猜想进行了印证。

当晚,警方在捣毁赵某(男,30岁)等人制假窝点时发现,这个窝点专门生产北京某知名品牌的平价白酒。赵某从外省购入成桶散装白酒作为基酒直接灌装、压盖、贴标,制作一瓶假酒,仅需十几秒钟,一天可以制作几十箱。而一瓶假酒的成本只有2元左右,对外则按正品价格进行售卖。

“不仅如此,这些制假窝点卫生条件极差,在一个生态大棚里,人一走动就会飞起尘土,他们不戴口罩、不戴手套,墙角上还挂满了蜘蛛网,蚊虫乱飞。”昌平公安分局环食药旅中队民警王雨桐表示,选用的散装白酒也多为低劣酒,严重侵犯消费者和品牌方合法权益。

此次行动全市打掉37个制假、储存窝点,查扣假冒多种知名品牌白酒1.1万余瓶

据北京市公安局环食药旅总队食药支队副支队长王安介绍,上述多个窝点虽分散各地,但他们之间都有往来的情况,分别负责制作、销售和运输,一共是4个团伙。

王安说,国庆节是酒水销售的旺季,按照市公安局统一部署,9月8日,北京市公安局环食药旅总队共组织朝阳、丰台、石景山、门头沟、房山、通州、顺义、昌平、大兴等9个公安分局,联动市区两级市场监管部门对制售假酒犯罪团伙开展集中收网行动。共捣毁用于制假售假窝点及仓储库房37处,查扣假冒多种知名品牌白酒1.1万余瓶,起获各类假冒商标、瓶盖、防伪标识等包装材料50余万件,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37名。

同时他提醒,此次针对制售假酒的集中打击,是深入推进夏季治安打击整治“百日行动”的一项重要内容,为的是切实维护群众身体健康、消费者和企业的合法权益。对于制售假酒违法犯罪,北京警方坚持“全环节、全链条、全流程”打击,组织属地公安分局全面摸排,及时收网,避免假酒流入市场。接下来,北京警方将一如既往对制售假酒违法犯罪行为保持高压严打态势。

最后,警方提示广大消费者,在购买品牌酒水时,一定要选择正规的渠道,留好发票和购物凭证,对于来路不明或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的酒水要谨慎购买。

文/北京政法网王浩雄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