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作为特警,我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开枪……”
时间:2021-08-03 14:18来源:天津政法责任编辑:刘鹏坤

“喂,是120吗,河东区新开路优适健身中心门口有一位老人头部受伤流血不止,现在意识模糊,需要急救。”

7月7日傍晚,天津市公安局特警总队二支队二大队民警于云龙下班途中撞见惊心动魄的一幕,一位老人瘫坐在地上,从头上淌下的鲜血染红了口罩和衣衫。

“大爷,您这是怎么了?”云龙赶紧拿出纸巾按压头部的伤口止血。

“刚才这个大爷骑车过停车场,正好栏杆掉下来砸着他了。”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群众说明了事情原委,“我们一看他头部受伤还流了这么多的血,都被吓坏了,小伙子幸亏你来了......”

“我送您去医院吧,您还能动吗?”云龙轻声询问,老人并未回应只是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呻吟。见老人意识模糊,云龙立即拨打120急救中心和110报警电话,等待救护车和民警到来。

当120急救人员进行现场包扎后,老人逐渐清醒。“幸亏你救了我啊,你叫什么名字啊?”他紧紧握住云龙的手,一个劲的说谢谢。云龙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帮急救人员将老人抬上救护车,配合派出所说明事故情况。看着散去的人群和渐行渐远的车辆,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我的名字是天津特警!”

绝不能退,绝不能败

2015年某个清晨,于云龙和战友们还在边陲小镇巡逻。

又是一夜未眠。

极目望去,夜的颜色已经褪去大半,一片苍莽浑厚的黄,长沙绞风,卷舞直上,在茫无边际的路面上投下巨大的波浪。寂静的天地,仿佛在亘古的静默中面面相觑,远方缥缈的驼铃击响,显得那样稀疏而拖沓。

“当时我在外执行任务,正好赶上一个战友复员回乡,都没能送他最后一程......”

云龙一边说一边搓着手,即便转过头,仍能看见他泛红的眼角。

“年末是部队的退伍季。我送走过老班长、上铺的战友还有带过的战士,他们都是我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人……”

脚下是战场,身后是祖国,纵有万般不舍,也绝不能后退。

2009年12月,高中毕业的于云龙不顾家人反对报名参军。“我是独生子,家在黑龙江,都不愿意我离开。可是小时候看到伯父、表哥都穿着军装,觉得那样很神圣。”

拗不过云龙的选择,父母在临行前还是将他送到了火车站。即将启动的列车,被大红花簇拥着的新兵,于爸爸对儿子说,“我和你妈是农民,一辈子的事就是把地种好。今天你成了军人,一辈子的任务就是保家卫国。”

在部队,云龙一待就是八年。

武警上海总队第九支队服役的六年时光,最刻骨铭心。“在武警部队的训练强度非常大,尤其是新兵营的三个月。”

“低姿匍匐,前进!”、“换侧姿!加速!冲起来!……”刚刚迈出校园的云龙全副武装咬紧牙关,像离弦的箭一样快速通过地桩网,迷彩服和水壶挎包上布满泥泞也毫不在意。“28秒05!不错,又提高了一秒!”。

为了这一秒,云龙在训练时都能听见汗珠砸在木桩上的声音。“刚开始真的会累哭了,但是如果不逼自己,就永远不知道极限在哪。”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主要任务是执勤和处理突发事件。他们的对手并不是大规模成建制的军队,而是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可能会潜伏在闹市、火车站、机场等人员较多的地方,一旦被这些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亡命之徒钻了漏洞,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武警战士的每一次日常处突训练都是一场硬战。

“作为武警,绝不能败。”

每年黄浦江畔的跨年夜,云龙所在的支队都要在南京东路步行街执行安保任务。零点时分,市民和游客举起手机,记录下这美好瞬间。

商圈促销、祈福纳新、标志性景点都吸引大量人群聚集。“当时有一对情侣走散了,男生冲女生比划手势要等他过去。当武警人墙疏导人流通行的时候,他们正好在我身边团聚。那一瞬间,我感觉挺幸福。”

红绿灯交融着江畔璀璨的灯光,亲人、爱人在这一刻相拥。而六年的时间里,云龙只回过一次家。故乡今夜思千里,也许在夜深人静的时刻,他才会偷偷的想一想千里之外的家乡。

千锤百炼就是逆境中的坚持

骄阳似火。一群荷枪实弹的战士们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云龙负重在泥潭匍匐前进。2016年,于云龙通过层层选拔进入了这支神秘的反恐部队——猎鹰突击队。

“2014年的4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为‘猎鹰突击队’授旗,我有幸在现场感受这一份光荣。”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猎鹰突击队”,是反恐沙场上插在敌人心头的一把尖刀。

“虽然已经有六年的作战经验,但是来到猎鹰突击队,我面对的则是超越不可能。”每年,来自武警特种警察学院和地方总队的数百名学员汇聚一堂,通过严苛的淘汰选拔确定最终的入选队员。

经过层层筛选出来的队员,每个季度还要面对超越极限的“魔鬼周”训练。这是一次时间为5个昼夜的集中训练,负重30斤、每天训练18个小时,囊括了武装涉水、长途奔袭、反劫持人质战斗、抗袭扰等数十个课目。

“高强度训练对体能是极大的挑战,”于云龙兴奋地说着,从他的眼睛中似乎看到当年战士们你争我赶的激烈角逐,“每天只有6小时吃饭、睡觉,睡眠一般只有两小时,这么紧张的训练常常有突发情况。有一次我背着将近2米的狙击枪,在爬山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下,连人带装备顺着山坡就滑下去了。”

所谓的千锤百炼,就是在逆境中再坚持一下。

“每天训练10个小时以上,一周只有半天休息时间。每周都有小考,每月、每季度都有大考,每年还有全国对抗比武。”

烈日下穿戴防毒服奔跑,风雨中搏击格斗,黝黑干练的云龙像极了追风的少年。

我的使命还在继续

2018年,于云龙通过招录成为市公安局特警总队二支队二大队的一名队员。“国家培养我这样一名战士不容易,无论在哪个单位,自己这一身本领都不能放弃。”

验枪、上膛、射击,特警日常训练场上,云龙的动作一气呵成,连续十发子弹正中靶心。“特警队员枪法过硬,我们还是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开枪,希望和谐稳定的环境温暖着每个人。但作为一名特警,一定要有随时开枪的准备和本领。”

在部队的时候,每名战士都有自己的一套枪,枪对他们来说不仅是武器更是兄弟。退伍前夕,云龙最后一次将所有的佩枪细细地擦拭、校准,八年的青春时光随着交接的瞬间留在了军营。

“虽然我离开了,但是枪还在心中,我的使命还在继续。”

路面巡查,突发事件处理,云龙在新的岗位上忙得不亦乐乎。

“现在的工作没有赤膊上阵的对抗,解决的都是群众身边的小事,但我觉得小事做好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光阴荏苒

昔日一抹新绿献国家

如今卸甲再出发

加油,云龙!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