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她没日没夜地在家勾床单想给丈夫买件羽绒服,没想到……
时间:2021-04-08 12:59来源:辽沈晚报责任编辑:徐琢

人物档案吴国林,男,1957年11月26日出生,汉族,辽宁兴城人,中共党员,三级警督。1984年1月参加公安工作,2003年4月任兴城市公安局双树乡派出所民警。2005年11月6日壮烈牺牲,2006年2月吴国林被公安部追授二级英模,2007年3月被国家民政部追授革命烈士。



当年,吴国林(穿大衣者)带领公安人员进行现场勘查。资料图片


吴国林的妻子陶丽翻看丈夫当年的照片,勾起许多回忆。

他家境清贫,他不畏危险,他拼命办案。

他抓捕持枪歹徒牺牲后,4000多辆出租车自发组成送别车队,1万4千多人现场送别。

他就是兴城市双树乡派出所民警吴国林。

追捕持枪歹徒不幸牺牲

2005年11月6日15时,在双树乡东砬村刚做完调解工作的吴国林乘车返回派出所值班,一辆红色夏利出租车突然快速超车拐到吴国林的车前,在两车相错时,吴国林发现出租车内,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男子用左手揪着女出租车司机的头发,右手握着手枪,枪口顶在女司机的头部,吴国林立刻意识到这是“持枪抢劫”,马上告诉司机“加速,追上那辆出租车”。

这时,伴随着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前面的红色出租车突然停下。女司机血流满面地跑到车外,一边跑一边高喊:“有人抢劫,救命啊”。刚跑到吴国林的车前,持枪歹徒也凶神恶煞地追了上来,他一伸手拽住女司机的头发,同时用右手中的自制仿六四手枪枪把儿砸破了车窗玻璃,枪口对着车内,穷凶极恶地叫嚣着“谁出来,就打死谁”。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吴国林大吼一声“放下枪,我是警察”,随即冲出车外。歹徒见遇到了警察,把女司机向吴国林这边用力一推,撒腿就跑。

“决不能让犯罪嫌疑人跑掉,否则,就会对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巨大隐患,也是一名警察最大的失职”,吴国林不顾自己年近半百的身体,紧跟着追了上去,在凹凸不平的乡村土路上与歹徒深一脚浅一脚展开了追逐。歹徒体态瘦小,而老吴身高腿长,越追越近,犯罪嫌疑人在情急之下,一头钻进了路旁荒野中的一条羊肠小道。对地理环境了如指掌的吴国林一看歹徒钻进了“死胡同”,立即让司机开车绕道对歹徒进行堵截。车行驶了约一公里,将犯罪嫌疑人堵住。

吴国林不由分说,推开车门直扑歹徒。穷途末路的歹徒见无处可逃,做出了孤注一掷的举动,猛然扣动了扳机。

枪响了,子弹射穿了吴国林左颈动脉,血瞬间喷涌而出,吴国林当场牺牲。

儿子接过父亲的枪继续从警

儿子吴磊在父亲去世的时候才22岁,刚刚大学毕业。3月23日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审讯一名犯罪嫌疑人,已经是葫芦岛市公安局龙港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的他每天工作压力很大,遇到工作上想不通的事他就会跑到父亲的墓前,带上白酒给父亲倒上,并诉说困惑。

吴磊回忆说:“当时我大姑父突然跑到我家,他喊我一起去看我爸。当时我清晰地记着,我还了找双跟脚的鞋想着去农村走路能得劲点。等我到了,看着倒在地上的父亲,我脑袋里一片空白,那部带血的手机我至今还保留着,这是父亲对我的鼓励,也是我对父亲的缅怀。”

在吴磊的记忆里,父亲是一个热心肠但对他的管教十分严格。父亲经常告诉他:“必须学会做人再去学做事。”

刚当民警的时候吴磊对一些业务并不熟练,那时候十分苦恼。一天夜里,吴磊突然梦见了父亲,“那个梦太真实了,就在我单位旁边的公交车站,我等车时,突然看我爸也在那等车,我问:‘爸,你坐车去哪?我爸没吱声,然后他拍拍我肩膀跟我说:‘上班注意点,学习要认真。’说完我爸的形象就模糊了……梦醒了以后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我爸在激励我,让我上进,让我做得更好。”

家境清贫羽绒服都没买过

在吴磊的记忆里,小时候的家庭条件一直不是很优越,母亲下岗四处打零工,家里所有的开销都靠父亲一个人。“那时候我爸一个月好像挣300块钱,每个月我妈给我爸100块钱零花,因为派出所人少,我爸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派出所吃住,一个月下来这零花钱我爸基本都省下来再交给我妈。”

“我妈那时候就想给我爸买件羽绒服,因为农村冷,出去办案警棉有时候扛不住。我爸一直说:‘买啥羽绒服,你得勾多少个床单才能攒一件羽绒服的钱,我穿这警棉挺好。’那时候我妈给人勾床单补贴家用,计件算钱。我妈没日没夜地在家勾床单寻思钱够了就给我爸去买羽绒服,没想到……”吴磊说完眼泪婆娑。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我爸没享到我一天的福,我大学刚毕业,刚准备找工作,刚可以赚钱养家可以尽孝心了他却走了,走得还是这么的突然……”

他办案永远是“拼命三郎”

战友猝然离去的消息让吴国林的同事们陷入巨大的悲痛当中,曾经朝夕相处的战友离开的是这么匆忙,匆忙的来不及结束闲暇时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有多年记录工作日志习惯的老吴,再也没能为自己的工作日志添上最后的一笔。吴国林的同事杨继功说:“赶到案发现场以后,我一看老吴倒在地下,一大堆血,我不相信这个事,上去就拽他,老吴,老吴,你怎么了,他没有任何反应,当时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吴国林的同事张庆利对他是这样评价的,他不是心血来潮、莽撞之举;更不是出于偶然,从警24年,吴国林多少次面对凶顽,他临危领命;多少次生死攸关,他冲锋在前,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生死瞬间永远定格为所有人心中的永恒。他一直被我们称为:“拼命三郎。”

在采访中,吴国林的同事赵云喜说了他的英勇事迹:1995年1月的一天,吴国林值夜班,接到群众报警,说有人被砍伤。他立即赶到现场,一名男子面对围观群众嘴里大声喊着:“我是精神病,杀人白杀”,抡着斧子,从土堆上冲了下来。

此时的土堆下站满了围观的群众,情况万分危急。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吴国林大喊了一声,“大家快闪开”,奋力拨开人群,冲了上去。

身体壮实、失去理智的男子举起斧头迎头就砍,锋利的斧头重重地砍在他的胳膊上。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吴国林差点昏厥过去,他强忍剧痛,紧紧地抱住嫌疑人,滚倒在地上,扭成一团,在紧跟上来的战友配合下将男子牢牢控制住。

吴国林的左手鲜血淋淋,胳膊肿胀成原来的两倍,衣袖都脱不下来,医院的大夫对他说,“如果不是棉衣厚,你这条胳膊就废了”。

事后有人问他,当时你真的不怕吗?你要是“光荣”了,你的老婆孩儿可咋办?吴国林笑着回答说,“那时候,哪有时间想那么多,咱是当警察的,咱不上谁上,只要他一斧子砍不死我,我就决不能让他伤到别人。”

“这些年我要好好的

不能给老吴丢脸”

吴国林牺牲后,许多的群众自发来到殡仪馆。他们送来了堆成山一样的花圈、挽联。在吴国林遗体告别仪式上,前来送行的人民群众有一万四千多人。他们当中有被子女搀扶的八旬老人、有被父母牵领的三岁孩童、有天没亮就动身的群众、有步行20多里山路的乡亲,他们纷纷打出“国林,请一路走好”“吴国林同志永垂不朽”等条幅,含泪为英雄送行。

葫芦岛市和兴城市的四千多辆出租车自发组成送别车队,为英雄送别,车队排成一望无边的长龙,缓缓而行,绕城一周,一路上喇叭长鸣,车灯闪烁,为英雄送上最后的敬意。吴国林的妻子陶丽回忆说:“一万多人,没有不掉眼泪的,看到这种情况,我真的为国林感到欣慰。”

在陶丽家的屋子里,她正在翻看吴国林生前一家三口的合影和老照片,16年过去了,她还清晰地记得吴国林牺牲那天发生的所有细节:“早上我给他打电话,我说国林今天回来吗?他回答说回来,我说你多长时间回来,他说我把这个案子调解完了就回去。三点多钟,突然马玉彬来我家接我,他说:‘嫂子,上双树有点事。’当时我就愣了,我问:‘怎么了?’马玉彬告诉我:‘国林在那儿跟人打仗了。’可距离国林还有五十多米的时候,他说我大哥没了……”

说到这里,这个年过6旬的老人脸上的笑容瞬间定格了,眼中的泪水还是不自觉地流了下来。陶丽说:“老吴去世以后,我一直都没能彻底从悲痛中解脱出来,那几年我就出去打工,出去给人干活,每天就是让自己忙起来好不去想他。”

“我有几个闺蜜,她们有时候开玩笑说起两口子之间吵架拌嘴的事,我就想,老吴要是现在活着能是什么性格呢?都说岁数大了性格会变,他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呢?现在想想,两个人的幸福不单单是生活好是幸福,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吵架拌嘴生气那都是一种幸福……”

陶丽告诉记者,吴国林牺牲以后她一直坚强地活着:“因为我不想让任何人说吴国林妻子咋地咋地,我不能给老吴丢脸,现在我更得好好的,不能让人说吴磊他妈怎么地。”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