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一双鞋“空挂”几月能赚上万元?揭密鞋咖“殷十亿”的圈钱骗局
时间:2021-04-06 14:21来源:镇江检察在线责任编辑:苏馨

近年来,Nike、Adidas、AJ(乔丹)等鞋类品牌通过限量摇号、抽签排队等方式刺激着球鞋市场。炒“期鞋”,是在卖家表示有货源的情况下,买家提前付全款购鞋,过一定期限后交货。在此期间,若鞋价上涨,买家就可从中获利。2019年上旬,“nice”平台推出的“闪购”模式,将炒鞋市场推向高潮,以炒鞋为名的骗局也愈演愈烈。2020年11月,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检察院将在炒鞋圈号称“殷十亿”的殷某以诈骗罪向法院提起公诉。经法院审理,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殷某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

鞋圈“大佬”一夜神秘失联

“我们被一个‘大佬’骗了!”2019年8月16日,镇江市公安局丹徒分局城区派出所先后接到王某等9人报案,称他们在网上购买“期鞋”时遭遇诈骗,约定交货时间卖家突然失联,既拿不到货也找不到人,损失金额少则2、3万元,有的高达到100多万元。

23岁的小刘(化名)是受害者中的一员,他大三就开始炒鞋。2019年3月,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殷某,并跟家里要了一部分钱,瞒着父母预先支付了5万多元的货款。小刘本以为,能从中赚取一笔丰厚利润,但他没想到,竟然遭遇了“人财两空”。于是,小刘选择了报警。

随着侦查机关调查的深入,一名鞋圈大咖进入办案人员视线。殷某,“95后”,圈内人都称他“殷十亿”“殷公子”“殷董”,在鞋圈内就很有名气。可侦查人员锁定目标后,接连蹲守都一无所获,殷某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我自首!”正当办案人员一筹莫展时,2019年8月18日23时许,一名一袭黑衣、看上去20出头的年轻人走进城区派出所值班室大门,他就是报案人口中声称的鞋圈“大佬”殷某。经讯问,殷某对其通过炒鞋进行诈骗的违法事实供认不讳。

处心积虑打造“十亿”身家

检察官:为什么别人称你为“殷十亿”?

殷某:我在朋友圈晒过三张银行存款证明,金额加起来一共有十多亿元,他们就这样称呼我了。

检察官:那每天上百万流水的截图是真的吗?

殷某:那都是伪造的。

检察官:你做这些是为什么?

殷某:我就是为了炫耀一下,让他们觉得我很有钱。

来自上海的受害人小孟,现在都不敢相信办案人员的话。在他眼里,殷某就是一个穿价值十多万的鞋子,戴三四十万元的手表,兰博基尼、劳斯莱斯等各种豪车轮换开的名副其实的“土豪”。

据小孟回忆,他所做的事接近疯狂:售价99999元的限量版球鞋,殷某一次性拍下十双;在几十人的客户微信群里,殷某连续发两万元的红包;酒吧里用四瓶价值8800元的香槟洗手……这都让包括他在内的一众买家,都认为殷某是做大生意的,跟着他赚钱有出路,便陆陆续续给他转钱购买“期鞋”。

公安机关根据小孟等人提供的线索,对殷某家庭关系、社会背景及经济往来情况进一步核实后,发现殷某根本不是富二代,也没有所谓的“十亿”身家。殷某炫富只为博取信任吸引更多买家,炫富的开销大多是买家转来的货款。案发时,殷某所得赃款除少部分用于高价购鞋发货及退赔,其余上百万元全部挥霍。

不明真相落入“信任”陷阱

该案涉案金额高达600万元,涉及10余省市30余名受害人,大多数是95后、00后的年轻人,且多为在校大学生,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极大关注。

一双几千元的鞋,三、四个月时间价格能翻到上万元。应该说,这种现象已经违背了经济客观规律,只要头脑清醒,就不会上当受骗。但为何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鹜呢?

纵观“殷十亿”的犯罪过程,就可以明白“炒鞋”背后隐藏的骗局。据殷某交代,他先是进入“炒鞋”群,然后在群内购买几十万元的奢侈品,并在朋友圈中发出“炫富”的图片和视频,博取群中“炒鞋客”信任。之后,殷某通过微信等网络平台发布鞋源信息,并以货源充足、明显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为诱饵,向部分受害者出售“期鞋”。在此过程中,殷某承诺三个月内可以交货,否则将按照鞋款时价的九折给予赔付。

实际上,殷某并没有稳定货源,也没有能力赔付违约款,他更像是在炒鞋行业里赌一把。如果到了期限,鞋价下跌,他便可以从中赚取差价。“比如说,一双鞋子订购价是1万元,三个月后,价格下跌到6000元,届时,殷某只需赔付对方5400元,这样一来,他便可以从中赚取4600元。”办案检察官解释说。

但2019年以来,限量版球鞋的价格一直上涨,殷某便一直亏损。早在2019年4月份,殷某雇佣的客服便曾提醒他,按照现在的发货量,这个月赔付的资金可能达到三百多万,他却安慰客服说:“不要怕,只要还有后面的客源来,我都有能力赔付。”

由于资金出现问题,殷某只能不断吸引新的客户。新客户交钱订鞋后,他再拿这笔钱赔付此前的违约款,以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来保持经营能力。发展到最后,殷某吸引的客户的数量逐渐减少,这些客户支付的订货款,远远不够支付前期客户违约款,最终导致其入不敷出。截至2019年10月,殷某涉案金额已达600万,且这些钱基本被他挥霍一空。

依法严惩维护金融秩序

“是正常交易行为还是涉嫌违法犯罪?是合同诈骗还是诈骗?”2019年8月案发后,丹徒检察机关主动提前介入该案,就案件定性及需要固定的证据方面提出侦查意见。

2019年9月24日,殷某因涉嫌诈骗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同年11月,移送丹徒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机关审查认为,殷某没有供货能力却在网上大肆宣传,最终造成巨大损失,且没有能力赔偿,在明知没有钱赔付的情况下,继续发布“期鞋”信息吸引买家,行为已涉嫌诈骗。

因该案系涉众型“拆东墙补西墙式”的诈骗,承办人通过阅卷发现,大多被害人都是以最后一次没有买到鞋子的款额报案,如何确定被告人的诈骗数额成为了该案面临的最大困难。

“是以被害人最后一次买鞋款确定诈骗数额,还是以该被害人总体实际损失确定诈骗数额?”在该院组织的检察官联席会议上,与会人员围绕该案争议焦点进行了讨论。最后,基于“被告人进行赔付的钱系骗取后面被害人的钱”等情况,检察机关最终认定应以被害人总体实际损失确定诈骗数额。

2019年12月20日,为确保指控数额精准,承办人向公安机关提出“进一步核实所有被害人实际损失,将被害人提供的转账凭证与殷某交易明细一一核对,并将核实后情况让犯罪嫌疑人殷某签字确认;将殷某交易数据交由审计部门进行审计,形成审计报告”等补充侦查提纲。对被告人殷某与31名被害人之间的7千余条微信转账记录、9万余条支付宝转账等交易记录进行逐一核对,通过核减确定被告人殷某诈骗数额为5842393元。

2020年11月,检察机关以诈骗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公开审理此案。庭审中,公诉人和辩护人围绕“被告人殷某营销行为是否评价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案件性质是否构成合同诈骗”等方面展开法庭辩论。法院最终采纳检察机关全部指控事实和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责令被告人殷某退赔各被害人共计5842393元。

“我想对所有鞋友尤其是年轻鞋友说,千万不要像我一样拿自己的青春去赌博,并向受害人说声‘对不起’。”被告席上,昔日风光一时的殷某流下忏悔的眼泪。

检察官提醒:“炒鞋”本质上是一种饥饿营销,背后暗藏套路,有推波助澜的“庄家”,有风口浪尖捞油水的“散户”,有套路高深的“骗子”,最后骗的都是不懂装懂的“萌新”。提醒球鞋收藏“发烧友”们,警惕“炒鞋热”背后的陷阱,保持理性消费,坚持“鞋穿不炒”,让球鞋回归其本来的价值,并通过正规渠道购买球鞋,切莫投机,小心成为他人收割的“韭菜”。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