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一份善举,这位检察官让50万名“事实孤儿”受益
时间:2021-04-06 14:53来源:泰兴检察责任编辑:苏馨

目光和善而深邃,脚步自信而坚定,这是泰兴市人民检察院未成年检察赵习芳给人的第一印象。

“我们日常工作中的一个小决定,就可能会影响孩子的一生。因此在办理未成年人案件时,除了一身正气,还要做个有心人。”这是赵习芳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从检15年,凭借着对检察事业的忠心、对案件的责任心和对未成年人的爱心,她用心践行使命,用情呵护“幼苗”,谱写了关护未成年人成长的大爱赞歌。

一份善举让50万名“事实孤儿”受益

作为一名检察官,赵习芳是坚毅刚正的,那是对公平正义的不懈追求;作为一名检察官妈妈,赵习芳又是柔情似水的,这是对弱势群体的大爱情怀。

2017年,赵习芳以“检察官妈妈”的身份结识了年仅7岁的元元(化名)。相处后,赵习芳了解到,元元在不满1周岁时,父亲自杀身亡,母亲离家出走一直杳无音讯。年幼的她只能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过着如同孤儿一般的生活。

元元的遭遇牵动了赵习芳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此后,她经常去看望元元,只要有空就把孩子接到家里小住。赵习芳的儿子也非常疼爱这个小妹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新的文具等都会第一时间送给元元。时间一长,元元已经不喊赵妈妈了,而是改口亲热地叫“妈妈”。

可是赵习芳也明白,这种临时性的帮助并非长久之计,元元需要的是稳定的生活保障。然而,元元虽然过着如同“孤儿”一样的生活,却享受不到孤儿养育金。原来,元元的母亲失踪多年并无法律证明,民政局出于“慎权”考虑,不能将这种事实上符合条件的孤儿登记在册。

宣告失踪是民事诉讼中的特别程序,对元元或其七旬爷爷来说困难重重。检察官是公共利益的代表,能否由检察机关支持元元起诉申请宣告母亲失踪呢?赵习芳将想法向分管领导和该院吴文彬检察长进行了汇报,得到了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全力支持。

2017年5月27日,在赵习芳的努力下,泰兴市检察院以元元的名义向法院申请宣告其母何某为失踪人,这也是我国首例由检察机关支持起诉的宣告失踪案。开庭的当天,元元的奶奶已经肺癌晚期,爷爷行动不便,是赵习芳和律师坐在原告席上走完了所有的程序。

2017年10月9日,法院当庭宣判元元的母亲失踪。判决生效后,赵习芳马不停蹄地和民政局等部门对接,元元终于成为了登记在册的孤儿,每月能领取1350元的孤儿养育金(2020年6月已涨至每月1750元)。当赵习芳给元元的爷爷送去“孤儿证”时,老人家老泪纵横,不停地念叨:“检察官好啊,共产党好啊!”

元元终于有了稳定的生活保障,孩子也很争气,2019年考上了四星级重点高中——黄桥中学。

这起全省首例“事实孤儿”宣告案引起了强烈反响。该案入选全国检察机关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例。

帮助了一个元元,还有其他的“元元”吗?如何才能真正帮助这些困境儿童,赵习芳从未止步,她联合民政局、公安局等单位相关人员进行实地走访、摸排,发现类似元元情况的“事实孤儿”在泰兴有80多人,他们大多在农村,因病致贫家庭比例较高,孩子的基本生活根本得不到保障。

“人民群众无小事”。赵习芳决心让司法的阳光普照这群可怜的孩子。在她的倡议下,2018年2月,泰兴市检察院牵头公安、法院、民政局、教育局、团市委等9个部门联合会签全省首个《关于“事实孤儿”关爱和保护工作实施办法》,明确了“事实孤儿”范围,细化了相关部门的职责,从制度上完善“事实孤儿”认定、保障和救助,将关爱事实孤儿形成制度规范,帮助更多的“事实孤儿”摆脱困境。

关爱“事实孤儿”的做法得到了泰州市、省检察院的大力支持,被央视、《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新华日报》等多家主流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在泰州市、全省推广后,2018年11月13日,民政部召开“事实孤儿”保障工作座谈会,“江苏经验”示范全国。2019年6月18日,民政部、最高检、财政部等12部委联合出台文件向全国推广,全国50万名“事实孤儿”的生活从2020年1月1日起得到了制度保障。2020年5月,关爱保护“事实孤儿”做法被写进全国“两会”检察工作报告,省检察院检察长刘华就此专题接受了全国“两会”记者的专访。

用微薄之力推动法治前进一小步,作为参与者和见证者,赵习芳感到非常自豪。

犹记得黄桥中学开学那天,元元对赵习芳说:“妈妈,您放心吧,我再也不是那个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泣的小孩了,因为我的身后有检察官妈妈,有祖国妈妈!”

一个善念为“身价百万的孤儿”指定监护人

“将阿七(化名)指定为小红(化名)的监护人,可能会有一些疑问和争议。但是孩子不能没人照顾,我们是在听取多方意见并尊重孩子意愿的基础上慎重作出的决定,这个担当,检察官还是要有的。”谈起为身价百万的孤儿指定监护人事宜,赵习芳坚定地说。

2019年4月,泰兴10岁女孩小红的母亲因车祸不幸去世。更不幸的是,小红的父亲、祖父母、外祖父母早已离世,小红一下子变成了孤儿。母亲给小红留下了100多万元车祸赔偿金以及存款,还有一套即将拆迁的房子。

谁来负责小红今后的生活起居引起了亲戚间激烈的纷争。小红的母亲去世后,一直是母亲生前男友阿七照顾着小红。然而,为了不让“外人”参与监护人竞争,阿七被小红的亲戚们赶了出去。

小红因为没有监护人,生活无人照料,只好送到泰兴市救助站生活。赵习芳得知情况后,迅速联合民政局社救科、救助站、济川街道民政办、小红所在居委会等相关人员磋商小红监护人事宜。

赵习芳清楚地记得,那天走进调解室,双方亲戚为争做小红的监护人吵得不可开交,现场火药味很浓。经过耐心劝解后,众亲戚才慢慢冷静了下来。

赵习芳经过调查走访发现,小红与“继父”阿七的感情很好。虽然小红的母亲和阿七没有登记结婚,但是大家一起生活了7年,一直都是阿七负责煮饭洗衣、打扫卫生、接送小红。小红亲热地喊着阿七“爸爸”。50多岁的阿七也主动提出,自己愿意把小红当成亲生女儿,担任孩子的监护人。

为慎重起见,做决定前,赵习芳与相关部门人员一起做了充分的准备和调查。鉴于小红处于无人监护状态,确定先由村委会担任小红的临时监护人,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同时听取相关亲属的意见。另外,具有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的赵习芳和街道办的同志一起对小红进行心理疏导,听取小红本人的意见。最终,社区居委会结合收集的信息,召开会议初步确定监护人人选。

“10岁的小红作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监护人。”本着“最有利小红成长”的监护人原则,民政、检察院等部门综合考虑小红本人及其亲戚、邻居、学校的意见,最终确定由“阿七”担任小红的监护人,同时明确由社区顾问律师调查小红的财产状况,评估阿七担任监护人的风险,对其担任监护人做好法治宣传。告知小红亲戚对指定监护不服的救济途径。确立跟踪回访机制,加强对小红权益的综合保护。

指定监护当天,阿七对依法履行监护职责作出了书面承诺,并当众宣读。至此,一起监护权纷争尘埃落定,有了“父爱”的小红回归了正常的生活,赵习芳牵挂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看着小红甜美的笑容,赵习芳动情地说:“我愿做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让未成年人在清朗的天空下熠熠生辉。”

一颗善心织密未成年人信息“防护网”

认识赵习芳的人都说她身上有股钻劲,这股钻劲让赵习芳在办理每一个案件时,都善于向前再走一步,深挖案件背后的社会治理难题,从而寻求解决的办法。

2020年3月5日,一起侵犯20余万条未成年人信息的犯罪案件移送泰兴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经审查查明,2015年11月至2017年10月,臧某、陆某先后将非法获取的中小学学生姓名、所在班级、家长姓名、家长联系方式等个人信息,出售或非法提供给教育培训机构员工柳某、黄某等人用于宣传招生,非法获利6460元。2016年5月至2017年3月,柳某、黄某又将其非法购买或获取的中小学生个人信息非法提供给他人。就这样,20余万条未成年人信息几经周折、兜兜转转,几乎成为“公开的秘密”。

由于涉及未成年人利益,赵习芳打破传统模式,申请由检察长和员额检察官成立办案组,对案件进行一体化办理。

由于此前没有办理过类似的案件,因此对办案组来说是个新的挑战。赵习芳挑灯夜战,查阅全国类似案件的办理,在审查起诉阶段,引导公安机关通过补充调取交易记录、核查电子勘验材料,不仅准确认定违法所得6460元,还追诉了陆某、黄某涉嫌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漏罪。从而认定臧某、陆某等4人侵犯20余万条未成年学生信息不仅触犯了刑法,还侵犯了不特定公民的人身权利,应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2020年6月29日,吴文彬检察长和赵习芳共同对这起全省首例侵犯未成年人信息案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法院对检察机关的起诉事实全部认定,对量刑建议全部采纳,除了依法追究臧某、陆某等人的刑事责任,还判令被告人在省级媒体上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并支付公益诉讼赔偿金6460元。

案件虽然已经办结,但是案件背后折射出的深层次社会治理问题却引起了赵习芳的深入思考。试想,孩子们20余万条个人信息被别人轻易掌握、进行售卖,那孩子和家长岂不是变成了“透明人”,还有什么隐私可言,孩子的安全又何从保护?

赵习芳将解决治理难题的想法向吴文彬检察长进行了汇报,得到了领导的充分肯定。

2020年5月28日,泰兴市检察院联合市网络安全及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法院、公安、教育局、卫健委、市场监管局等6家单位,会签了《关于建立儿童个人信息保护协作机制》,进一步形成合力,从源头上守护儿童个人信息安全,共同织密儿童信息安全“防护网”。

这是2019年10月全国首部《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正式施行后,江苏省建立的首个儿童个人信息保护协作机制。经过回访调查,家长普遍反映培训机构的骚扰电话明显变少了,公安机关反映机制建立后,类似案件没有再次发生。

2020年5月29日,“六一”儿童节前夕,在省检察院联合教育厅召开的“加强未成年人保护,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新闻发布会上,该案被作为典型案例公开发布。

工作中,赵习芳善于钻研思考;生活里,她同样喜爱挑战。只要有时间,她会和儿子“PK”一局象棋。她常常告诉儿子:人生如棋,要一步一个脚印,一言一行铿锵,才能最终赢得人生棋局。正如她所言:“选择了检察就选择了无悔,选择了公平正义就选择了勇往直前!”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