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每次接警都是小跑着出门!这个凌晨,他倒在出警现场……
时间:2021-04-13 09:55来源:法治时报责任编辑:檀严毅

2021年3月28日上午,在定安县人民医院,符策钧安静地“睡”在灵堂里。他的亲人、朋友以及领导、同事从四面八方赶来,在一曲哀乐声中,和他作最后的告别。

插入图片符策钧生前工作。定安警方供图

追悼会结束后,符策钧生前的同事们站在一起拥抱、落泪,深深怀念他们的好战友。他们不愿相信符策钧已经永远离开,他们希望他只是累了,暂时睡了过去。

插入图片符策钧生前工作。定安警方供图

符策钧,1979年5月出生,中共党员,定安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事故处理中队中队长。3月26日早上在G98高速公路处理交通事故时,被一辆小轿车撞倒,不幸殉职。3月27日,定安县召开县委常委会,追授符策钧同志为“定安县优秀共产党员”。

每一次出警

他都把危险留给自己

2021年3月26日凌晨5时17分,天色未亮,海南省定安县公安局接到一起警情:G98高速有车辆追尾。接警后,符策钧一路小跑出交警大楼,与辅警王忠任驾车赶往事故地点。

插入图片

追悼会现场,亲朋好友与符策钧做最后告别。全媒体记者洪光越摄

到达事故现场,他们停好警车,打开双闪,做好防护后才投入工作。初步查看现场,一辆轿车在追尾后已逃离现场,于是符策钧开始寻找逃逸车辆的遗留碎片,还帮忙将损坏的出租车推移到应急车道内。在6时24分收尾阶段,符策钧主动走到车辆后方收反光标锥。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王忠任大喊“符队长”就冲了过去。符策钧倒在血泊中,身体躺在应急车道的防护栏边。“我摇他,喊他,但他已经失去意识,不再理我。”王忠任哽咽地说,后来120救护车赶到现场,检查后当场宣布人已死亡。

插入图片

追悼会现场,亲朋好友与符策钧做最后告别。全媒体记者洪光越摄

定安县公安局警务督察大队大队长邓伦安是符策钧的师傅,他们曾一起在交警岗位共事19年。当天一早,邓伦安听到符策钧去世的消息后,悲痛不已。

“我太了解他了,每次出警,他都会主动干最脏最累最危险的活,就像这次,他主动去收反光标锥,把危险留给自己。”邓伦安说,每一次接警,符策钧都是小跑着出门,因为他着急,害怕事故处置不及时会出人命,害怕事故现场发生二次事故。

每一次办案

他都会穷追到底

熟悉符策钧的人都知道,他身上有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拼劲儿。

调入该局事故处理中队任职以来,只要辖区内发生交通事故,不论是否值班,符策钧都会了解并参与。不仅如此,办每起案件,他都会穷追到底,恨不得把自己掏空。

3月7日,在定城镇见龙大道中心市场路段,一名行人被一辆摩托车撞倒,当场死亡,司机肇事逃逸。接到报警,符策钧带队赶到现场,要求事故处理员仔细勘查现场走访群众了解事故经过,排查可疑车辆、路段。他对沿路的监控卡口进行排查。

但这也是案件最为艰苦的一环,眼睛需不断盯着电脑屏幕,生怕错漏一丝蛛丝马迹。事故处理中队民警莫绵恒告诉记者,在排查该起肇事逃逸案时,符策钧很少休息,累了就趴在桌子上打个盹,攒足了精神继续排查。

经过不断跟踪,最终符策钧锁定肇事司机逃跑路线。3月10日,他带队前往海口市琼山区三门坡镇将嫌疑人抓捕归案。经过3天的努力,成功侦破该起交通事故死亡逃逸案。

2016年,在海榆东线黄竹镇路段发生一起追尾事故,造成一人死亡。符策钧赶到现场时,被追尾车辆已逃离现场。经现场勘查,事故特点似乎再普通不过。就在大家都认为是后车全责时,符策钧提出反对,他说,前车还未找到,不能轻易下结论。

于是,符策钧乘胜追击,通过走访调查,排查出前车是一辆拖拉机,被追尾时严重超载。“符队长就是这样严谨,在他的意识里,每一个违法都不能放过。”莫绵恒说。

每一次回家

他都像是一名“旅客”

这些年,因工作原因,符策钧和家人长期异地居住。他住在定安,家人则住在海口。符策钧的父亲符史新悲痛地说,儿子平均10天才回一次家,每次回家,都像一名“旅客”,电话总响个不停,有时正在吃饭,关于处理事故的电话一来,他就会立马放下筷子奔赴现场。

插入图片

追悼会现场,亲朋好友与符策钧做最后告别。全媒体记者洪光越摄

每一次回家,符策钧都像是一名“旅客”,但每一次回到定安,他都像是回家。2012年,定安县供电局项目经理陈棉清的两个哥哥在一场事故中意外去世,符策钧出警,很快就判定事故责任。但由于肇事车辆存在“买卖不过户”问题,陈棉清一时不知如何处理。

这时,符策钧伸出援手,手把手教他如何走法律程序,最终陈棉清成功获得赔偿。从此,陈棉清就认定了这个朋友,甚至在他心中,符策钧早已是他的亲人。

3月25日,符策钧殉职前一天,在微信上约陈棉清吃饭,但由于工作忙碌,他说“改天”。“没想到,这一‘改天’竟是永别,我很后悔。”陈棉清说,符策钧殉职后,他每点开微信,看到与符策钧的聊天记录,都会让他流泪。

追悼会当天,专程赶来告别符策钧的陵水交警谢祖君,早在十多年前就成为符策钧的“徒弟”。谢祖君在定安实习时,他们同吃同住,一起出警,一起研讨业务,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出警的每个事故符策钧都亲历亲为判定事故责任,唯独这次,他不能参与。”谢祖君说。(记者洪光越舒耀剑)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