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致敬!他们住进了ICU 最久者坚守高墙内108天
时间:2020-04-30 10:59来源:南方网责任编辑:司徒紫莹

新冠肺炎疫情袭来,从社会面防控、打击涉疫违法犯罪到助力复工复产,在交通检查站、大街小巷、定点医院和居民小区无处不闪现着“警察蓝”的身影……

然而,人们却看不到还有一支“隐形警察蓝”队伍坚守在战疫一线,他们就是——广东公安监管民警。

监所防疫是公安机关抗疫的重中之重。据广东省公安厅监管总队总队长戴志平介绍,“抗疫情、保稳定、零感染、零发生”,这是摆在公安监管民警面前必须坚守的目标任务,是“一颗火星都不能进监所”的死命令。

自2月1日起,全省公安监管场所启动战时机制,全体民警轮流驻所全封闭执勤,时间最长的已经坚守岗位达108天。面对高负荷、高强度工作,全省共有6名监管民警在长期封闭执勤期间病倒在岗位上,有的至今还在ICU抢救。其中从警26年的汕头市澄海区看守所女警陈桂真在连续35天的全封闭执勤后,居家隔离备勤时突发疾病去世。

汕头市澄海区看守所牺牲民警陈桂真生前走访社区群众。

他们住进了ICU

3月27日,已经持续奋战30多天的王巍又熬夜完成巡控工作,当他准备返回备勤区宿舍时,却突发脑溢血,倒下了。

经过送院紧急抢救,目前虽然已过危险期,但预期身体的恢复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他原是海军某监测站高级工程师,2月17日才转业至广州市第三看守所工作,就面临了这次挑战。

清醒后,面对领导和同事的慰问,王巍说道:“我以前是军人,现在是警察。倒在战斗的岗位上,我不后悔。”

隔着ICU厚重的玻璃,插满管子的深圳市第二看守所管教民警李国洪还在与死神赛跑。

疫情期间,他管理的在押人员增加三倍。面对高强度的工作量,他总是说:“没事,扛得住,这次疫情过去我就退休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调养。”

大年初二,刚回到老家云南过年的李国洪接到通知,辞别家人返回深圳投入战斗。疫情防控战时勤务期间,除去居家隔离的时间,李国洪几乎以所为家。监所实行三班制封闭管理后,在岗执勤的警力减少仅为原来的三分之一,每个人身上的担子就更重了。

他所管的监室一直是领导和同事们心目中的“模范监室”。封闭期间,91岁高龄的母亲在李国洪抗疫期间因急病做了手术,尚未脱离危险期;女儿也刚分娩,可是他的妻子为了不让他工作分心,一直瞒着没告诉他。3月26日下午,李国洪因连续参加封闭勤务,劳累过度,突发脑梗塞住进了ICU。

父子同是监所“守护神”

一个电话让他心碎也让他两难。

“奶奶走了……”3月3日,正在监区巡仓的孔暖恩接到妻子电话,听到奶奶去世的噩耗,一时难以置信。年前看到奶奶时身体还很好,没想到那是与奶奶最后一别,如今是天人永隔。当他把这个噩耗电话告诉同在看守所值守的儿子时,他们这对父子兵只能隔空痛哭。

孔暖恩是东莞市第二看守所管教一大队教导员。疫情防控形势非常严峻,看守所抗疫工作责任重大。如果回去奔丧,要隔离两周才能再上岗执勤。作为教导员,他深知这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而自己就是身在战场的战士。

东莞市第二看守所管教一大队教导员孔暖恩在监所指挥中心开展巡查工作。

东莞市第二看守所管教一大队教导员孔暖恩在监所指挥中心开展巡查工作。

不料,4月3日,他又接到了母亲中风住院的电话,再次面临“忠孝两难”的考验。为确保监区在押人员的生命健康安全,孔暖恩和同在监所防疫一线的儿子孔俊晞决定选择继续坚守岗位。父子二人在不同岗位,平时也只能电话问候或隔空相望,挥一挥手,默默道一声珍重。

高墙内的白衣天使

一个星期天的早上,一名在押人员王某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呕吐不止。值完夜班刚回到家的朱思恩,接到所里值班医生的电话,就毫不犹豫立即赶回所里指导救治。王某一直发着低烧,双下肢脉管炎严重感染溃烂,初步判断是因毒瘾发作。

“要远离毒品,珍惜生命”,朱医生一边耐心仔细地为王某换洗创面,一边耐心地教导,忙乎了半天后,王某病情终于得以控制,时近午后,朱思恩才回家休息。

朱思恩是台山市看守所的一名全科执业医师,在看守所,他既是一名监管民警,又是一名担负着看守所全部在押人员医疗保健卫生、心理咨询和评估干预工作的“白衣天使”。

在抗击新冠病毒肺炎的前线,看守所医疗任务繁重,朱思恩与医务室各位医生一起,严把新关押人员入所体检关,为生病的在押人员就诊巡诊,有时夜间或双休日还要放弃休息,送患急病的在押人员到医院诊治。

疫情期间,他经常开展在押人员的心理矫正教育工作,在押人员从生理和心理上得到较大的矫治,确保了被监管人员的思想稳定,实现了疫情“零感染”、安全“零事故”。

及时排除新冠嫌疑

4月的天气格外闷热,姚仁华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前前后后忙碌了一个上午,汗水和水蒸气模糊了他的护目镜。

这天早晨,当姚仁华巡查监仓疫情时,发现一在押人员发烧37.3度,姚仁华立马警觉,启动应急机制。他主动请缨,押送该名在押人员去医院详细检查,排除了新冠肺炎。

姚仁华是中山市看守所管教二大队一中队教导员。中山市看守所是关押量很大的看守所,防疫工作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已年近50岁的姚仁华不仅是防疫一线的“硬核战士”,更是管教教育的“行家里手”,他对未成年在押人员的管理可谓是无微不至。

中山市看守所管教民警姚仁华正在开展谈话教育。

中山市看守所管教民警姚仁华正在开展谈话教育。

在封闭管理期间,他在监室内设立“病情登记本”“服药登记本”“在押人员出仓登记本”及监室日志等工作台账,把每一个在押人员的各项情况登记得一清二楚……确保了在新冠肺炎封闭管理期间看守所的安全稳定。

在押人员被感动了

“看到范所长每天忙碌,让我们备受感动和深感自责,在疫情面前却不能出力,还受到党委政府关心和管教民警倾力保护。我们只有服从管理、接受教育,改恶从善、回归家庭,做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来感恩和报答。”这是来自在押人员郭某某的真心话语。他说的范所长——范启盛就是汕尾市陆河县看守所副所长。

在疫情防控工作启动的前两天,范启盛正在休假期,前脚刚回到珠海市探望父母,就接到市局疫情防控紧急部署。

当天回到单位,并制定看守所疫情应急处理预案,细化防控措施,抓好落实,协调配备口罩、消毒粉、消毒工具、体温仪等防护装备,为看守所防疫工作提供了有力的后勤保障。

年幼的女儿照顾年迈的爷爷

“小家需要我,监所的大家更需要我。忠孝虽难全,但我相信母亲在天之灵一定能够理解”。孙雷清,是广州市公安局预审监管支队监管勤务大队四级警长。母亲离世前他正在参与监所封闭式执勤,而他的妻子作为中山三院第一批赴鄂支援抗疫的医护人员也奔赴在一线。一对十三岁的双胞胎女儿只能托付给年老的母亲照顾。

没承想,患癌症晚期的母亲却在这期间去世。他不得不叮嘱交待好一双年幼的女儿照顾好自己和她们年迈的爷爷。擦干眼泪,孙雷清转身又回到工作前线。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