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她在儿子走失的火车站等了32年,见面后只说了一句话……
时间:2021-09-25 18:16来源:四川长安网责任编辑:梁晓晨

与亲人失散32年

张明远(化名)第一次踏上了

前往四川的旅程

……

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以来,他曾无数次自问,自己究竟从何而来,姓甚名谁。当距离四川越来越近,他足下的土地将为之揭晓这一切的疑惑时,他却突然有些忐忑了。


1989年,4岁的儿子马继明在成都火车北站走失后,余正琼就开始了漫长的守望。同所有失去孩子的母亲一样,在穷尽了所有力所能及的方法依然杳无音信后,执念成为了她生活的动力。

32年来,她几乎每天都去火车北站守候,只为了也许有朝一日儿子能从模模糊糊的记忆中想起这里,能从茫茫人海中一眼认出这位年迈的母亲。

对姐姐马继英来说,那个午后她永远不会忘记。只是因为自己不经意间的一次转身,弟弟便消失在了茫茫人海。

一家人焦急地在火车站转了一圈又一圈,依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32年间,自责与懊悔时常将她惊醒,父亲临终前咽不下最后的一口气,让她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回弟弟。


32年的离别、追悔与茫然,32年的找寻、追问和错过,终于在2021年9月23日划上了句号。

儿子丢失

让一个家庭支离破碎

2016年,家住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大丰镇的余正琼一家曾到大丰派出所报案并采集血样,称自己家曾在1989年于成都火车北站丢失了4岁的儿子。

“比中了!”2021年8月,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新都区分局刑警大队民警收到了一条好消息。余正琼一家的DNA与远在河北的张明远比中,确认张明远就是余正琼的亲生儿子。

得知这个消息后,民警康鵾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立刻给姐姐马继英打去了电话。这个电话,让马继英的思绪回到了1989年的那个午后。

“那天,我们一家在成都北站拾荒。我和弟弟正在一棵树下玩。我让弟弟去接一点水,转过身来弟弟就不见了。”这一幕一直刻印在马继英的脑海中,在数十年的时间里挥之不去。


小儿子的走失,也给余正琼一家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一家人为了寻找丢失的儿子,用尽了各种方法打听。听到一丁点有可能是小儿子的消息,一家人就赶到当地,然而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常年无果的寻找,不但已经将这个家庭的经济彻底耗尽,更几乎将所有人的精神也彻底击溃。

余正琼的丈夫开始酗酒,每每酒后发脾气,便埋怨家人没有把儿子看好。

余正琼抱有的最后一丝希望,就是儿子能凭着模糊的记忆,想起自己走失的地方,找到回家的路。

而这个希望化作行动,就是在这32年间她每天都前往火车北站,在打一点零工的同时,不断地在茫茫人海中寻觅儿子的身影。随着时间的流逝,记忆已经渐渐模糊,但是到火车站等儿子这件事她却从未放弃。

余正琼曾对马继英说过,如果找不回儿子,自己就是死也难以瞑目。

几番寻找

千里之外寻得骨肉

2021年9月初,新都区公安分局民警康鵾、湛振华、杨靖三人踏上了前往河北省的旅程。

在余正琼一家报案后,新都区公安分局高度重视,密切关注案件进展。特别是今年“团圆行动”开展以来,新都公安成立了工作专班,全面开展信息核查和查找失踪被拐儿童工作。

余正琼一家的遭遇让办案民警们十分重视,因为家中父亲已经去世,为了增加比中率,民警还增加采集了其父亲直系亲属的血样进行DNA比对,并找到了马继明唯一的一张照片,进行人脸比对。

2021年8月好消息传来,居住在河北省承德市的张明远正是32年前走失的马继明。为确保比对结果万无一失,民警们即刻前往河北,找到了张明远。


其实,早在自己十多岁时,张明远就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你其实是我们家抱养来的,等你长大了,可以去找找你的亲生父母。”一句话,让眼前这个一直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父亲”变成了“养父”。

“父亲一直对我非常好。”张明远告诉记者,自己从来没在这个家里感到像个外人。

养父告诉他这一切,是觉得自己应该去弄明白自己的身世,见一见自己的亲生父母。对此,张明远充满了感激。

成年后,张明远也开始用各种方法寻找亲生父母。由于走失时只有4岁,对于老家的记忆十分模糊。

他依稀记得,家门口有一条小河沟,自己曾在河沟里摸过螃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张明远通过志愿者登记了信息,并采集了血样。

多年以后,当新都公安分局民警找到张明远,告诉他亲生父母找到时,他显得难以置信,一时不知道如何接受。

这时,还是养父鼓励他“有什么事还能比见亲生父母更重要?”的一句话,让他最终下定了前往四川的决心。

尾声

离散之家终得团圆

2021年9月23日,新都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

阔别32年的一家人终于团聚。尽管记忆中的面容已经模糊,但相似的眉眼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一眼看出——这确确实实就是一家人。


谈及家中情况,亲生父亲的去世让张明远倍感遗憾。但母亲尚在且健康,也让他倍感欣慰。“亲生父母有生育之恩,养父母有养育之恩,对我来说,两边都是父母,两边都是家。”

对于姐姐马继英来说,多年的自责和悔恨,也在这一刻划上了句号。她拉着弟弟的手,泣不成声。


张明远告诉姐姐和母亲,自己现在在河北生活得很好,已经结婚,还生育了两个女儿。余正琼一边听着,一边紧紧握住张明远的手,皱纹里满是笑意:“知道你现在过得好,我就什么都放心了。”

一家人约定,以后四川和河北两家都可以互相看看、常常走动。32年的寻子之路,终于收获一个圆满结局。

愿天下再无骨肉离散,愿所有离别终得团圆。

(四川法治报记者 蒋京洲)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