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24小时不间断奔波在15.6公里边境线,他们巡逻全靠这个猎豹“宾馆”
时间:2021-09-21 20:09来源:云南长安网责任编辑:江旭峰

行驶在大山深处的猎豹“宾馆”

“滴滴滴……”9月16日6时,天蒙蒙亮,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打破了短暂的安眠。蔺发宝揉了揉酸痛的后腰,调直驾驶座椅,油门轰响。

祖国西南边陲,金平腹地。隔界村,一辆白色的猎豹巡逻车行驶在怪石嶙峋的山路上。山雨裹着碎石,一阵阵击打在车顶,让人情不自禁地产生紧张感。

最紧张的莫过于蔺发宝,清晨,他接到村民的求助电话:小树林附近路段坍塌,需要疏通道路。

山体滑坡导致巡逻路面堵塞

蔺发宝是一年多前主动申请来到云南红河边境管理支队金水河边境派出所隔界抵边警务室当驻点民警。隔界村位于金平县金水河镇南部,地处中越边境线,与越南只隔浅浅的一沟河水。许多时候,两国边民只需跨只脚,就能实现出入境自由,沿线边境管控难度大。

特别是在疫情发生以后,抵边警务室直接“住”在了猎豹巡逻车上,24小时不间断地奔波在15.6公里的边境线上开展巡逻管控工作。去年一年下来,车程公里数能达到4万多公里,相当于环绕地球一周的距离。

险峻的巡边路

蔺发宝是第一个带头住进车里的民警,防控任务最吃紧的时候,他把一件军大衣、一箱方便面、一个保温壶全部扔进后备箱,拉上车窗上的帘子,驾驶室后排那窄窄的座位就成了床。展开军大衣或睡袋,不足3平方米的驾驶室就成了“家”,24小时的吃喝拉撒全靠一车解决。后来,车里陆陆续续被添置了许多生活用品和洗漱工具,也有越来越多的辅警住进了车里。时间长了,大家便把巡逻车叫作猎豹“宾馆”。

民警蔺发宝检查辅警警务装备佩戴

雨季,驾驶猎豹“宾馆”在路上都是手握方向盘,脚踩鬼门关。几个月前,蔺发宝带队开展日常边境巡逻,行驶至隔界回头弯垃圾场时,一声巨响从头顶传来,地皮连带着车身颤动了几秒钟,顺着声音传来方向往车窗后看,视线被一块约有400斤重的大石头挡住,只见路旁的电线杆被瞬间压的粉碎。这一幕,让车上所有人紧张得额头冒出了豆大汗珠,久久没能缓过劲来,如果再晚3秒钟,被压进去的就是他们。

民警蔺发宝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巨石纪念合影

大约开了半把小时,先上一个陡坡,再下坡,终于来到塌方地点,只见路面横向出现了一条长长的乱石滩。蔺发宝和辅警从车上跳了下来,迎面的山风裹着碎石打得脸疼,顾不得挡脸,一个弯腰,他们便弯下身去将拦路的山石徒手一点点搬开,干净的警服被泥浆泡得看不出本有的模样。

民警蔺发宝徒手清理山体滑坡挡路的石头

进驻到抵边警务室后,在这条巡逻路上,猎豹“宾馆”经历过许多次“命悬一线”的时刻。每一次,大伙都在心里对自己说“下次不敢走这路了”。等危险过去了,第二天,他们又会开着猎豹“宾馆”照常行驶在巡边路上。

11时30分,蔺发宝和辅警满身泥泞的回到猎豹“宾馆”。做了简单的处理,随手抓起一盒方便面充饥。

猎豹“宾馆”里的“深夜食堂”

蔺发宝是土生土长的甘肃人,从小最爱吃的就是面条,在猎豹“宾馆”里,一碗水煮面或者方便面是他每天的早饭,一开始他吃的津津有味,几分钟的功夫大碗面就能见底。后来,他把老干妈和着面干拌吃、打个鸡蛋或加条火腿肠换着法子吃,自己却再也提不起筷子来。一天,两天;一周,两周……三个月吃的面条比他以前一年吃的还多,平时从不吃米线的他,当时来到镇上吃上一碗,只觉美味奢侈。

民警蔺发宝和辅警用矿泉水泡泡面

简单的午饭过后,雨雾仍然笼罩在隔界村上空。蔺发宝来不及休整,回到隔界抵边警务室取出一本《联心日志》、一沓宣传资料物资塞在后座,猎豹“宾馆”又一头扎进一片苍翠中,往村寨方向驶去。

民警蔺发宝化“哈尼汉子”做群众知心人(疫情前摄)

“大妈,这两天疫情形势还是不容乐观,特别我们在边境线上生活的,一定要注意个人防护。看到陌生面孔也要第一时间跟我们警务室汇报……”13时,蔺发宝走进了村民高平家中,用一口“蹩脚”的方言和村民做起防疫宣传,并一字一句把村民的意见诉求记录在《联心日志》里。厚厚的书页,装满了隔界村的家长里短:大到办理户口、招工上学,小到婆媳不和、邻里纠纷,甚至路灯不亮等一些小事,他都记在本上。

民警蔺发宝开展疫情防控知识宣传

脚下沾满多少泥土,心中就有多少真情,蔺发宝和辅警用自己的辛苦努力换来村民的信任:看到边境线上有新面孔出现,第一时间给警务室汇报,以防有境外人员偷渡进来;农闲时,自发参与巡逻管控;雨季遇到泥石流封山,执勤点断了物资,村民第一时间把自家食物送来……

民警蔺发宝和政府人员研究进出隔界人员名单,分析辖区动态

从村寨出来,已是日暮时分,蔺发宝坐上猎豹“宾馆”,往61号中越界碑疫情封控点方向驶去。

其实,这个疫情封控点距离越南仅5米,却是条件最艰苦的。

在那里,每逢雨季几乎就会断水断电。最长的一次,防控点被断电一个周,没有风扇的国门安全屋成为了一个天然的吸热火炉。特别到了中午,手指碰到安全屋都能被铁皮烫得皮肉绽开;晚上,成群的蚊虫围着头顶嗡嗡转,吵得无法入眠……驻点辅警的三餐伙食、手机电量全靠猎豹“宾馆”供给。

停电的61号中越界碑疫情封控点

一路奔波,到达疫情封控点时,警务室驻点辅警和隔界村地方防控人员已结束了今天的第二轮边境步巡防控任务,回到点位对过往人员车辆进行检查劝返。

“老普,过来吃饭了!”驻点辅警普建华把手里的记录表交给一旁的同事,一路小跑来到车里,并习惯性地把手机充好电。

驻守在61号中越界碑疫情封控点的辅警普建华

饭菜的热气扑散到脸上,飘香萦绕在鼻头,蔺发宝和驻点辅警坐进车椅大快朵颐,可口的饭菜从舌根直抵心里,缓解了一天的疲惫。

饭后,蔺发宝和辅警绕过封控点,先后来到61、62号中越界碑处,为界碑描红、勘查界碑走向,并快速清理着周边的杂草。

民警蔺发宝为中越边境62号界碑描红

20时,夜幕降临,猎豹“宾馆”打开了两束明亮的远光灯,光线从路的这头探射到路的另一头,远处路况的一草一木被照得清清楚楚。而车内,蔺发宝的双眸也如车灯一般明亮,仔细观察着窗外的状况。猎豹“宾馆”又如往日一般,继续行驶在巡边路上。

正在61号中越界碑疫情封控点查车的辅警普建

“只有不停走在路上,心里才踏实。”尽管脚下的每一寸土地、远处的一道山脊,都刻在他们心里,但他们还是认真细致观察,不放过边境线上的任何风吹草动。

不知过了多久,油机的轰鸣声戛然而止,明亮的远光灯瞬时暗了。

和以往一样,蔺发宝安排辅警到后座休息,自己睡在被磨得皮椅发亮的驾驶座里。

隔界抵边警务室帮助守卡村民驻守疫情防控卡点

对他们而言,猎豹“宾馆”是另外一个家。

车后方,界河水哗哗流淌,以不变的节奏奔腾而下。此时,整个隔界村都进入了静谧的梦乡。

民警蔺发宝利用监控探头实施远程巡逻指挥

(红河边境管理)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