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月度“平安之星”】刘彦:与报复女法官的歹徒搏斗,不幸壮烈牺牲,妻子刚怀孕数月
时间:2021-01-13 07:59来源:责任编辑:

市民送别英雄。

2018年11月24日,重庆南川,天空阴沉。

南川区殡仪馆到高速公路道口的道路两侧,站满手持白色菊花的市民。灵车驶过,人们齐声高呼:“英雄刘彦,一路走好!”还有人跟着车队边跑边喊:“慢一点,慢一点。”

南川监狱政委杨志立看着眼前的情景,终于没忍住,眼泪夺眶而出。他说,原本十多分钟的路程,那天护送刘彦灵柩返回南川监狱的车队用了一个多小时,“南川人想多看一眼他们心目中的英雄。”

刘彦的离去牵动着南川人的心,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为他送行,称他是南川的英雄。刘彦的妻子、同事说,他们不希望他成为这样的英雄,但他们也清楚,以刘彦的性格,遇到这样的事绝不会袖手旁观。

他喜欢帮助别人,嫉恶如仇。他这一生最大的追求就是成为一名好警察。

刘彦在南川监狱的宿舍。

“糟了,我的肠子出来了”

11月27日,刘彦生前战友、同他一起追捕嫌疑人的南川监狱民警宋伟说,11月22日上午,他同刘彦及其他同事外出办事,驾车行至南川区西城街道文体路附近时,听到有人呼救,发现1名男子行凶后神情慌张地沿街奔跑。刘彦与同事们立即驾车追赶,车辆行驶200余米后,他们见时机成熟,停车,准备下车抓人。

当时,宋伟坐后排左边,靠近机动车道,当他观察左侧车流状况打开车门时,坐在右侧的刘彦已率先从右边下车,绕过车尾,冲过街道,向对面的男子逼近。宋伟在后面距他几米,另一位同事龚泽润在宋伟后面。

宋伟说,刘彦速度很快,冲过去一把将男子推倒在墙角,男子反撑起来,右手突然多出一把尖刀,向刘彦连刺数刀,刘彦带伤与歹徒继续搏斗时,突然跪倒在地,一只手撑着地面,一只手捂着肚子说了一句:“糟了,我的肠子出来了。”

龚泽润赶到刘彦身边,将他扶起。宋伟担心刘彦伤势,没敢再追逃跑的歹徒,跑过去扶着刘彦喊了声:“快去医院!”但刘彦用手撇了他一下说:“我能坚持,你们快追。”

宋伟和龚泽润还是将刘彦送上了车,直奔医院。上车后刘彦意识逐渐开始模糊,他们不停地呼喊刘彦,但他已经答应不出来了。

刘彦与歹徒搏斗的位置

市民排队献血

到达南川区人民医院,宋伟和龚泽润同医生将刘彦抬上担架,送进急诊室。医生说,情况非常危急。

刘彦进急诊室后,宋伟转身将情况向监狱领导作了汇报。接到电话之后,监狱长、政委等领导立即赶到医院,并在乘车途中同院方商量抢救方案。医院说缺A型血,监狱就动员干警献血。

很快,刘彦勇斗歹徒受伤急需A型血的消息已经传遍南川,闻讯赶来为刘彦献血的老百姓在医院里排起长龙。然而,刘彦的伤情并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

刘彦的妻子静雯(化名)说,中午她正在家做饭,刘彦的同事打来电话,说刘彦因公受了点轻伤,让她来南川一趟。她当时就觉得严重,“他在单位高烧一天一夜都不告诉我,还是他同事讲的。”静雯说,她当即接上刘彦的妈妈赶往南川。

但现实还是超乎她的想像,刚到医院,医生就对她说:“情况很严重,做好心理准备。”

那天晚上,她一直守在重症监护室外。医生、护士也一直守在刘彦旁边,从未离开,输血的护士一晚跑了七八趟。她知道大家都在努力,认为只要能挺过第一晚,情况应该就好转了。

但第二天早上医生告诉她:“情况没好转,希望渺茫。”医生说,她的丈夫很坚强,心跳脉搏一直都有,说明他没有放弃自己。静雯说:“我绝不放弃他!”医生也说:“绝不放弃!”

可是奇迹终究没有出现。

23日下午,刘彦因失血过多,出现多个器官衰竭,医护人员紧急抢救,静雯在床边不停地喊他的名字。最后,医生遗憾地告诉静雯:“他已经英勇牺牲了。”她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在刘彦遗体告别仪式期间,宋伟和龚泽润不停对刘彦的母亲说:“对不起,没有保护好刘彦。”

龚泽润说,刘彦的年龄比我们小,但我们却没有保护好他。宋伟说,如果那天是他冲在前面,刘彦就不会牺牲了。

作为政委,杨志立专门去公安部门了解案发时的情况,他要搞清楚,为什么他俩一直那么自责。看了视频资料,政委说:“我们这两位民警也是英雄,他们当时并未退缩。”只是他们下车位置刚好在机动车道上,躲避车辆时晚了一下,而整个事情发生得太快,太突然了。

为圆警察梦辞职苦读两年

曾担任刘彦所在监区监区长的何江泉说:“那天,刘彦听到有人呼救,发现有人逃跑,就凭着警察的本能冲了出去,再没有回来。”

静雯说,成为一名优秀的警察是刘彦一直以来的梦想。大专毕业后,他一边上班一边自考本科文凭,为考警做准备。

2012年底,刘彦辞职回家备考。每天早上8点钟起床看书,一直到晚饭后又出门锻炼身体。那两年,他的学习笔记超过了很多高考生。

考试时,静雯去陪考。考试成绩公布那天,刘彦的母亲一早就到市司法局,等着看他的考试成绩。笔试之后就是体能测试,他的体能测试成绩非常好,测试完,他们晚上一起出去庆祝。面试的时候,静雯和母亲都陪着他一起去,得知他最终以综合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之后,一家人高兴坏了,当天晚上,她们回家亲自动手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庆祝他梦想成真。

2014年9月,刘彦正式成为重庆市南川监狱一名监狱警察。在去南川监狱报到那一天,静雯也陪着他一起。她说,从未见他那么高兴过,一整天脸上都在笑。

刘彦入警训练时的教官刘一锐说,刘彦当时给人的印象是话不多,但很刻苦。在他们那一批新学员里,他超过同期所有从警校毕业和学习监狱管理专业的学员,最终以综合警体技能第一的成绩结业。

监狱长肖荣宁说,刘彦最初是监区民警,后来因综合警务技能比较出众,能冲能干,又能吃苦耐劳,就把他调去了监狱特警队。主要承担巡逻、处突、执行重大任务职责,这是监狱里最艰苦的岗位之一。刘彦在这个岗位上干得非常出色,遇到突发情况,他也总是动作最快,冲在最前的一个。

重庆南川监狱民警宿舍楼

好警察,好丈夫

刘彦工作的南川监狱,距离重庆主城100多公里,成为监狱警察之后,刘彦只有每周末才能回家。

从单位回到家里的刘彦,从不谈工作,只努力做好丈夫和儿子。都说“自古忠孝两难全。”但静雯认为,刘彦做到了忠孝两全。

刘彦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异,他跟了母亲。母亲30多岁下岗,就开始在外面打工上班,母亲每天上班前将刘彦送到外公家,由外公照顾,晚上下班再将他接回。所以,每周回到重庆,无论多忙,刘彦都要去看望90多岁高龄的外公,哪怕能陪外公坐一两个小时。除了外公,他还要把父亲、母亲、岳父、岳母全看一遍才会放心地去上班。虽然从小和母亲一起长大,他对父亲也非常尊敬,每周都还要去看望父亲。

静雯的母亲今年生病住院,刘彦回到重庆主城就直接去了医院,在岳母病床前一陪就是一个通宵,一直到等到岳母醒来,确认度过了危险期才安心去上班。当地人爱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在静雯父母眼里,刘彦就是亲儿子。

刘彦的自行车

刘彦不仅孝顺自家老人,在小区里,看到坐轮椅上斜坡过道的老人,他总要上去帮一把,小区里好多老人都喜欢他。南川监狱一位服刑人员说,刘彦负责他们监区工作时,每次和他谈话,他说最多的,就是让他好好表现争取多给父母打电话。

静雯说,在单位,刘彦每天除了给她发微信,至少还要打一两个电话,他本来话不多,但在电话上,那怕听到她轻微咳嗽一声,他马上就会问她穿了多少衣服,吃药没有,立刻就变得婆婆妈妈起来。

因为静雯身体弱,刘彦一直对她的身体很上心,对她的身体情况特别敏感。他们到现在也没有要小孩,也是刘彦希望她先把身体养好一些,他多工作几年,工资收入稳定一点再要小孩。如果不出意外,明年他们就会要孩子了。

11月22日,出事前一个小时,刘彦给静雯打了最后一个电话,只说了几十秒,就说有工作任务要出去,挂断了电话。这个电话同往常比并没有什么特别,却成了他们最后的对话。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