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我的外婆
时间:2019-08-14 14:26来源:责任编辑:

“小时候每年过火把节,第二天都要回外婆家,早早的外婆就会盼望着我们这群孙男孙女回去跟她团聚,她都会做好多好吃的给我们,因此我们每年除了过年最期待的就是过火把节了……今年也不例外,节前跟外婆开视频的时候,她就问我能否回去,期待的眼神让我不能准确给她答复,只说只能到时候看了,结果今年真的没能回去……”这是去年火把节前夕外婆跟我开微信视频,结束我附上一个春节回家给外婆录的小视频在朋友圈写下的心情,没想到那一次视频通话竟成了我和外婆的永别。

在我与先生相识相恋以后,在到了该见双方“家长”的环节,第一时间我最想做的并不是带他去见我的父母,而是想带他去我外婆家,想让他知道我有一个慈祥亲昵的外婆,让他知道外婆有多爱护我们。在我们传统的观念里想要完整地了解一个人,必须要了解他的家庭。我也不例外,我想让他去到我外婆家,亲身感受我们的家庭氛围,让他对我有一个完整的了解。每个人都是一面镜子,我们的家庭里没有明确的家规教法,但是如何待人接物,如何与外人相处,如何尊老爱幼、勤俭持家,这些传统的基本文化,从我外婆身上都能找到答案,外婆的言传身教对我们的耳濡目染,使得我们家里每个人的言谈举止或多或少也能反射出外婆的样子来。

小时候上学父母忙着跑山街挣钱解决生计,没有时间接送我上学放学,更没时间做饭给我吃,每天放学我都跟着表姐一起走半个小时的路程到外婆家吃饭。我们一群小学生需要爬上一个有点稍陡的山坡再翻过山头,还要走一段下坡路段再经过一条小河穿过一片小竹林才到外婆家,整条小路都是坑坑洼洼崎岖不平的,特别是雨季的时候,一路上随处可见被山水冲出的陡崖和坑洞,十分危险。但只要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外婆,吃到外婆做的饭菜的那份心情,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危险和害怕,每次都是满怀欣喜迫不及待地往前赶。

我和表姐背着小书包,欢呼雀跃地终于到家了。外婆总是站在后门外,迎接我和表姐。看到我们两个,外婆的脸上总是充满着慈祥的笑容,边喊着我们两个边迎上来伸手帮我们两个拿下小书包,用腰间的围裙背面擦拭我们满头的汗珠。外婆个子不高,20多年前时就已经60多岁,本来就小巧的身型已经开始变得佝偻,虽然脸上同所有老人一样长满了皱纹,却是我们最熟悉最想看到的面容。因为家里的一日三餐都得由她来操持,所以腰间一直系着她自己做的围裙。虽然外婆每天在灶台上不停地劳作,烟熏火燎忙里忙外,但是整个家都被她收拾打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

外婆有六个儿女,我的母亲排行第二。我们每家都有一两个孩子,逢年过节都会回到外婆家团聚,都会住上一晚,我们平时都没有生活在一起,因此每个人对于吃住都有自己的需求。所谓众口难调,对于别人来说光“伺候”我们吃就已经很是问题,但是在外婆面前却不是问题,她把我们每个人都当做中心,当做她的掌中宝,把给我们的爱平衡得很好。我们每个人爱吃什么,喜欢做什么她都了然于心,无论是儿女还是孙男孙女对待每一个人都不偏不倚。因此我们孙男孙女晚上都会争着和外婆睡,无论我们如何嬉戏打闹,外婆都不会生气不会骂我们,我们都以有这样的一个外婆感到无比幸福,这样的幸福一直持续到我们成长成人有了各自的家庭,每次相聚还是会争抢着和外婆睡,然而就在去年,这样的幸福被打破了。

去年初秋的一个晚上外婆突然病重,半夜头疼得实在厉害紧抱着头起来跟外公说完“我头痛”三个字,昏倒下去,就再也没有起来。后来得知外婆的头疼病已经有了一些时日,她以为就像平时的感冒一样打针输液两天就会好了,所以没有跟我们任何人说,谁知那天晚上打完针回去,半夜病情开始加重。我和先生得知消息赶回老家,按照风俗外婆已经被移进堂屋,亲人们围在外婆的床边,各自擦拭着眼泪。我和先生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叫来了救护车,医生给我们的建议已不容乐观,外婆的病情已经没有了挽回余地,亲戚朋友也从四面八方赶来。

那天,整个上午的空气像被凝固住一般,亲人间没有人愿意多说一句话,相互不愿抬头对视,只要看向彼此,泪水就要喷涌而出。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外婆即将去往另外一个世界,我们小心翼翼地围在她的床边,母亲和三个舅舅、两个小姨六人握着外婆的手轻轻呼喊着她作为对她的回应,因为害怕惊扰外婆的“行程”,我们每个人都温柔得像个沉睡的婴儿。生命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自然过程,每个人都会经历生离死别,到了这个时刻,虽然我们的心里都无限悲伤,泪水也在不停地翻涌,但我们已经不再做无用的抗争,大家都心领神会,我们都在等待那个时刻,就像倒计时是一个终点还是临界点,会是何时我们无从得知,我们都在静静等待,我们只想让外婆不用牵挂,安心地去往前方的路。

彼时我也已为人母,但我并没有见过真正去世的人是什么样子。幸也不幸,我见到第一个寿终正寝的人的面孔就是我的外婆,我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什么人,外婆的面孔每一个细节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弥留之际,即将百年的老人并不好看,皱皱的面容,干瘪的身躯,冗长的过程折磨得外婆很痛苦,已经让她睁不开眼睛,微弱的呼吸已经变得屈指可数,痛苦使她的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但我们都看得出她的内心很平静,对自己也充满信心。

我走出堂屋,脑海一片空白,头顶上空仿佛泛起了幽暗的乌云,盘旋不散,就像风雨欲来,浓黑的云团在上空翻涌,似乎在向我们昭示与外婆最后相处的时日已经临近极限。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一些事情想不起、忆不清,但身体的记忆逐渐回来,一些小小的举动,都有记忆的气味萦绕飘散。这些记忆曾经快乐或悲哀,如今感受起来,只是一片晨雾般的淡然。中午时分,我们所有的亲人围坐在外婆的身旁,舅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让我们一一跟外婆做了最后的道别,终于外婆做了最后的挣扎,溘然长逝,离我们而去,悲伤的哭喊声顿时响彻天际。

因为亲戚朋友早就各司其职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根据治丧习俗也请来了两个人组成的“唢呐班”,分别吹长号和唢呐,长号低沉雄浑的声音暗暗涌动,唢呐尖脆明快的声音如泣如诉,夹杂着悲伤的哭声,几种声音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悲伤纠缠不去。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不断有一拨又一拨的亲戚朋友前来吊唁,但一切都井然有序按部就班。因为被悲伤的气氛包围着,我感觉两天比两年还要漫长。

在一切准备就绪以后,在那个秋凉的日子,伴随着唢呐和长号的悲鸣,我们送外婆上山了,出殡路上毛竹叶片片旋转掉落遮住我们在泥土上踩下的脚印,玉米杆干枯挺立告诉我们这是秋收遗落的荒凉,松树叶随着清风左右摇摆沙沙作响显得有些苍冷,小灌木绿叶葱茏繁茂拥挤得格外凄冷,似乎每一个角落都发出悲伤的声音,让每个参与葬礼的人深深敬畏……到了墓地,做好了一切法事和入葬仪式,法事师傅的一声指令,人们动作娴熟地将装着外婆遗体的棺椁放进墓坑,便迅速地开始垒土砌石。就这样,外婆离开了我们,整个过程像梦一般清晰,像荷叶上的露珠一样轻盈,像泉水一样清澈,像阳光一样温暖……我的外婆从此长眠地下,不再醒来,音容笑貌从此只是回忆,外婆从此留在我的心间。

我把跟外婆有关的回忆串联起来,终于明白爱的故事延续着一代又一代,只有懂得感恩的人,才知道生命有多可贵,只有感恩、知恩才能让人生变得完整充实,让亲人间的心更加亲近凝聚。就像舅舅为外婆写下的诗篇,是外婆一生的真实写照,是外婆的爱让我们变得和睦团结,让我们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我们对外婆永远的怀念,也是外婆对我们永远的爱,纵使再不能相见,外婆小小的身躯散发出的温暖和力量一直都在,并陪伴和指引着我们向前

“您用爱的故事讲述,

仁义礼节、勤俭持家的言传身教,

尊老爱幼、和睦与邻的以身作则。

善良的细流在那里静静流淌。

这一切,

是这样的平凡,

却又是那么伟大。

你用爱筑起了无坚可比的港湾,

您的胸怀像草原一样宽广,

您的养育之恩

比天高,比海深。

妈妈,您的音容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妈妈,我们怀念您。

妈妈,我们永远,永远怀念您。

妈妈,我们爱您,永远爱您。

爱您的儿孙们。

            作者云南省临沧市委政法委段珊珊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