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平安中国基层行】50万拆迁款非要打给“师父”,民警怎么劝服了大妈?
时间:2020-11-21 09:01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责任编辑:王晓蕾

北京建外街道,毗邻长安街延长线,高楼林立、人流密集。

“出家人不应该在庙里清修吗?怎么会穿金戴银的在俗世?”

“就是出家人嘛!穿金戴银的,可有钱了!”大妈开始推搡挡在她前面的彭警官和银行行政主管,显得很不耐烦。

继而又提高了嗓音冲他们说:“我自己的师兄、师傅,我还能信不过吗?”

“这俩人你见过面吗,就非得给人家打钱!”彭警官也急了。

“见呢……我是没见过……”她心虚了,急得甚至跺起脚来:“警官,你咋就不放心呢!”

近日,长安君来到了北京市朝阳街道。这儿有时尚,也有传统;有高楼耸立,也有老巷安宁;有精彩,也有平凡;有伤痛,也有温情。

五十万拆迁款,非要打给“师父”

彭小松是朝阳分局建外派出所北郎东社区民警,他已经在这里工作十多年了。2019年8月的一天下午,一位七八十岁的大妈走进银行,要求转账五十万。

“大妈,您转这笔钱是为了干什么啊?”

“您管的真宽啊!我就打个钱,还得跟您汇报啊!”大妈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塞进柜台,银行卡、身份证和一张写着银行账户的小纸条散落在桌面上。

纸条上的账号是个人账号!

工作人员拿起纸条来,警觉地向正走过来的行政主管示意了一下,说:“大妈,转账呢,是您的自由,可是我们银行也有规定啊!您也理解下我们的工作,也是为了您的财产安全嘛!”

“投资!”她冷冷甩出两个字。

“投资?”大家一听,心中都一紧。给个人账户汇款进行投资,这种理由,他们已经听过多次,而无一例外,这貌似高额的回报后面都有一个巨大的黑洞——诈骗。

“咱报警吧!”在劝解无效后,银行行政主管小声地说。

民警彭小松

彭警官气喘吁吁赶到银行大厅的时候,大妈还在赌气。

“哎呦我的老姐姐,咱坐下聊!您看您一下午也没喝口水!”他拉大妈坐下,指着警服说,“您不信我,总信我这身衣服吧?”

在各种“软磨硬泡”下,大妈终于“松口”了。

大妈是个家庭妇女,性格单纯,社会经验少。几年前,她开始信佛,不久便认识了一个“师兄”。师兄说,他有一个神通广大的师父,不但能掐会算,还会消难免灾。要是入他的师门,他就会帮信徒“办事”,保信徒平安。

师父接受供奉,这也是他的主要经济来源。而且,这位师父,不但懂消难免灾,竟还懂理财。

这次,大妈就是经受不了师兄们的诱惑,特意来投资的。

彭小松在调解纠纷

“你这败家老婆子!你要是转了钱我就跟你离婚!”这时候,一个老大爷也冲了进来。

随后进来的还有一个中年女子,“妈呀!那可是咱家的拆迁款啊!”这两位正是大妈的丈夫和女儿。

“你们怎么来了?”大妈大吃一惊,同时开始心虚起来。

她并不知道,彭警官在来的路上,就给他们打了电话。

大妈这次拿来的五十万,是她家刚拿到的拆迁款,本来是用于付新房的首付。虽然劝解的队伍壮大了,但是大妈还是不甘心,她觉得师父和师兄是绝对信得过的人,而且这笔钱能很快回本,不会影响付首付,还能多挣点钱。

工作中的彭小松

于是,开头那一幕就出现了。

对啊,信佛不去清修,反而穿金带银,这样有违教义啊,大妈心里开始犯嘀咕。

“老姐姐,您信佛,肯定知道盗戒是佛教五戒之一吧?”看见聊佛法有用,彭警官便继续这个话题。

“那是当然。”

“可您知不知道啊,这五十万是您和您丈夫的共同财产啊,你偷拿来汇给别人,是不是犯了盗戒啊?这样您之前礼佛的福报不是白修了吗?”

“啊~”大妈轻叹了一声,她好像清醒了。

一周后,大妈送来了锦旗,特意对彭警官和银行行政主管表示感谢

“好心人”来扶了一把,手机没了

“警官,我喝的太多了真的记不得了,我就记得几个人过来扶我……手机钱包丢哪儿了我也忘了……”

这里是三里屯,潮流的聚集地。每一幢建筑都勾勒出一条条或摩登或文艺的脉络线条。

每天,来这里“碰撞”灵感的不在少数;当然,想来这里“碰一碰”的还有其他人。

2019年4月初,一位年轻女子来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三里屯派出所报案。她说,自己昨夜在工体西路某酒吧喝酒,凌晨两点散场之后,已经无法正常行走,便在路边呕吐。这时候,围过来几个热心的男青年,帮她处理身上的污物,还说要送她回家。

“可是最后他们还是没送我回家。”女子回忆道,最后是她的朋友找到了她,并送她回去。可是酒醒之后,她就发现自己的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

“我不确定是丢在酒吧了,还是……被偷了!”

民警张久震仔细地记录着这些细节。这已经不是第一个来报案的了。连续几天,每天有人前来报案说自己手机、手表、钱包等财物丢失,而且全是在酒后。

这些案件,引起了副所长杨凡的重视。在接到第一起夜间侵财类案件后,他就组织民警一起查看周边的监控。

警方开始查看监控

通过调取案发前后的监控来看,杨凡发现事情远不止“好心人”那么简单。这些人会把车停在路边,或两人一组,或三人一队,只要见到摇晃的醉酒者走出酒吧,这些人就一拥而上,又是帮忙搀扶,又是递纸巾。即便其他人见到,也认为这些人是服务行业或者干脆就是醉酒者的朋友,不会多加理会。

监控画面显示,一醉酒女子走出酒吧,一群人围上去开始行窃

这些人一左一右的架住醉酒者,搀扶的同时顺便也把手伸进了醉酒者的左右口袋,得手后又会把他们继续丢在路边……

然而醉酒者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直到第二天,才发现自己的财物被洗劫了。

另一个行窃现场画面

面对猖獗的扒窃警情,民警们说了三个字:“零容忍!”

三里屯派出所组建了便衣打击组,加强夜间巡视;同时专门抽调警力,进行进行案件侦查及取证工作。结合摸排走访、线索收集,很快,一个分工明确、站位分散、手段隐秘的团伙“浮出水面”。

派出所立即成立专案组,会同市局机动侦查总队的民警一同日夜蹲守,进一步收集证据、锁定嫌疑人身份。经过五天五夜持续奋战,专案组固定了大量证据,在4月6日凌晨三点,上演一场精彩的“擒贼大片”——


被炸的血肉模糊他却说“值了”

初次见到建国门外派出所秀水社区民警张笑宇时,长安君没有看清他的面容,因为带着口罩;但是,却看到了他手上一片片伤疤。

他笑着说,“我平时还是戴手套的,如果不戴手套,一动就掉皮。手和脸的色儿已经正常了,但是还很敏感,怕晒,皮会很紧,会痛,会痒。”

在这一身的疤里,藏着一个惊险的故事。

受伤3年以来,张笑宇的双臂一直佩戴烧伤弹力手套。在炎热的夏季,他只能穿长袖衣服来遮掩。

2015年9月4日17时许,在朝阳区建华南路砖厂胡同一住宅楼内,赵丽(化名)喝光了一瓶葡萄酒,然后打开了天然气阀门。

因为和丈夫郭某的感情不顺,她想用自杀结束这一切。

“张警官,您快来!我怎么闻着楼道里全是煤气味!昨天那姑娘还在闹呢,不会做什么傻事吧!”社区里的一位大妈给张笑宇打起了“求救电话”。

工作中的张笑宇

张笑宇赶紧联系到了郭某,马上赶到了现场。

此时,楼道外已经溢满了天然气的味道。张笑宇心里一紧,“怕是要出事!”赵丽租住的楼房有五个单元,约有300住户。他赶紧招呼居民楼上的人赶紧下来“大家都赶紧出来,跑的越远越好!千万别有明火!”

张笑宇却“逆行”冲了进去。他生怕赵丽会有其他过激的行为。

庆幸的是,赵丽此时已经处于醉酒状态,没有其他过激行为。

“我去关天然气,你赶紧开窗通风!”张笑宇对同行的保安孙进龙说。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由于天然气浓度太高,“轰”的一声,一股热浪将他推出厨房——爆炸了!

“浑身疼痛、头晕,感觉血蒙住了双眼,我还喊让他们赶紧跑下楼,到楼下我就躺在地上了。”

张笑宇回忆说,“我躺在地上时,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烧破了,脸和双臂血肉模糊,可能是把赵丽拖出来的时候把皮蹭掉了。”

他全身全身多处剥离外伤,烧伤面积达20%,所受伤情为轻伤二级,经鉴定为十级伤残。

因为做过多年社区民警,很多居民都认识他。有的居民开始拨打120,有的居民开始帮他处理伤口。“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还用膝盖顶着我的背,好让我舒服些。”他说。

2016年6月,赵丽因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已经预感到要爆炸,还舍命往里冲,怕吗?值吗?

张笑宇说:“当时没时间想怕不怕的事了。但我出来以后,发现这些居民都没受伤……他们呼唤我名字的那一刻,我觉得,值了!”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