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两起陈年命案,凶手“人间蒸发”,他们一追再追,终于......
时间:2020-09-23 12:59来源:福建长安网责任编辑:陈言

亲人遭难,凶手在逃,谁能让伤心欲绝的亲属释怀?他们一追再追,视民伤为己伤!

案情扑朔迷离,真相一度蒙尘,如何啃掉“硬骨头”?他们一追再追,践行铮铮誓言!

日前,福建宁德警方接连破获2起命案积案,“云剑-2020”命案积案专项行动再添亮眼成绩单。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警察蜀黍与命案逃犯斗智斗勇的故事吧!

故事1

女子宾馆遇害,身中10余刀,凶手不知踪影;时隔17年,一滴血迹让真相大白——

“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会被你们抓到,但没想到是在这里。”17年前,在某宾馆犯下命案的嫌疑人蒋某顺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因犯盗窃罪被羁押在湖南省怀化监狱,因一滴血迹,而暴露了一桩陈年命案。


8月27日,宁德蕉城警方通过多种研判侦查手段,成功破获一起17年前的命案积案。这是公安部部署开展“云剑·2020”命案积案专项行动以来,蕉城警方破获的第3起15年以上陈年积案。

女子宾馆内身中10余刀

“死人啦,快报警!”2003年9月19日凌晨,一声尖叫打破了夜里的寂静。而就在前一天,从来不会不接家人电话的女子范某梅突然失联,家人苦苦寻找一整天,最终发现其在蕉城区某宾馆房间内被害,身中10余刀,而凶手早已不知踪影。

现场勘验、采集物证、走访调查、摸排重点人员……案发后,蕉城警方立即赶赴现场展开调查,并迅速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入住宾馆的客人大多是外地人员,人流量相对较大,无形中增加了警方破案的难度。”蕉城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蒋昌明说,“当年摸排出的嫌疑人,许多都在外地,为了一一排查,专案组的前辈们几乎跑遍大半个福建。”经过大量排查,所有与案件有关的嫌疑人均被排除嫌疑,加上当时侦查技术条件有限,案件侦破一度陷入僵局。

凶手似乎“人间蒸发”……

17年来,专案组成员换了一拨又一拨,但蕉城警方从未停止过追踪凶手的步伐,对案件的侦破目标也始终没有改变。历任侦查员持续搜集案件线索、梳理物证材料、定期分析案情,“命案必破”的信念支撑着他们“案件不破决不收兵”。

一滴血迹比中一名“六进宫”

今年公安部部署开展“云剑·2020”命案积案专项行动以来,蕉城警方多次召开命案积案专题工作会议,成立工作专班,落实包案制度,对未破命案积案逐案排查梳理,全力推进命案积案攻坚工作。从未蒙尘的“2003·9·19范某梅被杀案”案卷再一次被打开。


“几乎所有现场采集到的线索均被排除,根据案卷留给我们的侦查方向,唯有毛巾上的一滴血迹没有找到主人。”负责技术侦查的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黄胜说,17年来,专案组对这一滴血迹的DNA数据比对工作从未停止,却始终没有比对结果。

“比对结果与湖南籍男子蒋某顺基本吻合……”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8月,专案组民警再次将血迹进行比对,结果令人激动。


有了嫌疑人身份,专案组民警立刻展开进一步调查,对该案已掌握线索再梳理、再分析,结合现代警务技术、研判手段,最终认定蒋某顺有重大作案嫌疑。令专案组民警更加确信判断的是,该嫌疑人曾因犯盗窃罪、故意伤害罪“六进宫”,累计服刑25年。而此时,蒋某顺正因犯盗窃罪被羁押在湖南省怀化监狱。

8月26日,蕉城警方专案组民警赶往怀化监狱,顺利将犯罪嫌疑人蒋某顺押解回宁德审讯。

“你们确定就是我做的吗?”

“蒋某顺出生于1965年,1987年大专毕业后在湖南省当地某百货公司上班,当年那可是人人羡慕的一份好工作。后来因为贪小便宜偷东西,不仅丢了工作,还被判了刑。”蒋昌明介绍,从那以后,蒋某顺一直以盗窃为生,四处流窜作案。

“六进宫”的经历,让蒋某顺具备了很强的反审讯能力。审讯中,民警讲政策、讲亲情、讲道义,并适时放出证据,但蒋某顺始终表现得非常坦然,拒不认罪。面对民警的审讯,蒋某顺笑着反问:“你们就这么确定当年那件事就是我做的吗?证据呢?”


“当年你离开的时候就没留下点什么吗?比如自己的血迹!”一直表现得很淡定的蒋某顺听到这句话时脸色一变,笑容立刻收敛。审讯人员乘胜追击,蒋某顺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最终如实交代了当年的犯罪事实。

据嫌疑人蒋某顺供述,当年其流窜到蕉城后,在某宾馆留宿,因丢失600元钱,怀疑被范某梅偷了,便与其发生争执,一怒之下将其杀害。案发后,蒋某顺畏罪潜逃。

“逃离的时候,我发现手上有一处伤口正在往外流血,那时我就知道跑不掉了。在怀化监狱听到你们说是福建警察的时候,我心里就明白:这一天终于到了。”

【故事2】

福建到青海,一次横贯3000公里的成功抓捕——


无独有偶。就在蒋某顺落网后没几天,另一起命案的犯罪嫌疑人也落入法网。9月1日下午5时15分,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宁德市屏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将一名在逃21年的命案积案犯罪嫌疑人张某抓获归案。

一次纠纷,引发斗殴致人死亡

张某与陈某皆是屏南县棠口乡福地村村民,本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两家人,多年来却因林地纠纷积怨颇深。1999年10月5日傍晚,俩人在棠口乡福地村路弄中因再次口角引发斗殴,嫌疑人手持木棍击打陈某头部,致其受伤,后使其跌入水沟中,最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屏南公安接警后,迅速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案件侦破工作。经大量调查走访与现场研判工作,警方很快将嫌疑人锁定为张某。然而,此时的张某已从亲属口中得知陈某死讯,自己成了命案嫌疑人,第一个念头就是“逃,逃得越远越好”。


民警押解嫌疑人张某归案

“由于当年的刑事侦查技术手段有限,张某潜逃后,案件很快断了线索,但我们始终没有放弃对张某的抓捕工作。”屏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表示,尽管21年来,专案组成员换了一批又一批,但屏南警方不曾间断对张某亲友的研判调查工作。

今年以来,屏南县副县长、公安局长黄文挺先后多次到刑侦大队召开命案积案攻坚专题会议,成立“攻坚”工作专班,要求专案组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循线追踪、攻坚克难,全力推进命案积案攻坚工作。

一个大胆设想,案情柳暗花明

专案组民警再次启动侦查工作,发现张某与青海一个名叫“吉某”的女性有所联系。这引起了专案组民警的注意,他们心中不由冒出一个大胆的设想——吉某会不会是张某外逃期间结识的女友甚至妻子?

尽管一切只是推想,但秉着“不放过任何一条蛛丝马迹”的想法,专案组于7月29日第一次派出人员前往青海西宁,对吉某身份展开调查。

对于常年在外奔波,吃惯了“苦头”的专案组民警来说,这次青海之行也是殊为不易。“抛开环境地域的差异不说,东南沿海与西北内陆地区的群众在外貌、口音等方面都有诸多的不同。我们想要打听一个人的身份,很容易引起对方的警惕,甚至因此打草惊蛇。因此一开始,调查工作推进得并不顺利。”专案组成员表示。


抓捕期间,专案组民警就地抽空吃个午饭,“苦中作乐”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艰难环境中打听到吉某确实于十多年前嫁给了一位名叫“刘某保”的男子。但出嫁之后,她就搬离了西宁,前往海东市生活。其原户籍所在的村庄,无人知晓吉某在海东的具体落脚点,也从未见过她的丈夫“刘某保”。

获悉情况后,8月9日,专案组再赴海东、西宁等地进行摸排调查。经过长达14天的侦查取证工作,民警最终掌握了大量证据线索。回到屏南后,刑侦大队就目前掌握的信息再次开展研判分析,判断“刘某保”极有可能就是张某在潜逃之后所使用的身份。结合大数据分析比对,最终确定张某长期在青海、甘肃、四川一带从事小商品买卖。

一次千里追逃,嫌疑人终落网

8月30日,刑侦大队得知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县岗龙乡将举行一场赛马会,而张某很可能前往摆摊卖货。刑侦民警当即从福建出发,辗转六地后抵达果洛藏族自治州。

遗憾的是,抵达岗龙乡时,张某已先行离开。9月1日下午,在果洛自治州公安局的大力配合下,刑侦大队民警再次掌握到张某行动轨迹,并克服高原反应及各种困难,最终于甘德县市场门口将在逃人员张某抓获。


民警在甘德县市场门口将嫌疑人张某抓获

“见到张某的那一刻,他的外貌形象已与21年前截然不同。我们询问他的姓名时,他也自称‘刘某保’。但在话脱口的那一刻,其话中所携带的福建口音让我们确信,没有抓错人。”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之后,抓捕人员反问一句“你应该姓张,叫张某吧”,也让意识到逃脱无望的张某给出了默认反应。

经审讯,张某对其所犯罪行供认不讳。据张某供述,潜逃21年来,他的日子十分拮据,仅靠贩卖小商品为生,虽然已经娶妻生子,但因其身份问题,孩子始终没有落户。

“这两年,我经常在新闻里看到警方追逃的消息,隐隐也觉得自己被抓是迟早的事。之前我也有过投案自首的想法,但每次到了派出所门口,就又没了勇气。”张某称,他本想着等过几年孩子再大一些就向警方投案,没想到警方来得这样快。

目前,张某已被押解归案,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群众看公安,关键看破案,破案关键看命案。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为民警锲而不舍、破案追凶的韧劲和作风点赞!(记者 黄锡顺 王淇锋 龚丽雯 通讯员 江松松)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