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大到拆违建、小到修水管,这位胡同“片儿警”为啥被称为“疯哥”?
时间:2022-07-06 10:20来源:北京政法网责任编辑:王晓蕾

胡同“片儿警”李劲松看起来不像60岁。他一头黑发,腿脚利索,常常奔走在东城区安定门附近的胡同里,大到拆违建,小到修水管,李劲松“几乎无事不管”。

从警33年,在基层派出所28年,由指挥室内勤民警到社区民警再到治安民警,李劲松的干劲和冲劲让不少年轻民警佩服,被大家戏称为“疯哥”。

安定门地区约1.8平方公里,居住着10万余人,他面临的工作往往不是“大风大浪”,而是“千条线、一根针”的繁琐与艰辛。曾被酗酒者持刀相向,也曾为抓疑犯徒手攀爬三楼。为及时赶到现场,他经常只“扒拉两口饭”就匆匆出警,不规律的饮食习惯导致胃穿孔,五分之四的胃被切去。

但看着胡同里的孩子长大成人,结婚生子,小朋友对他的称呼从“李叔”变成了“李爷爷”,李劲松觉得日复一日的工作是一种享受,他已经和自己喜欢的胡同,以及胡同的百姓融为一体。要说相处之道,他只有四个字,“将心比心”。

在今年举行的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上,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安定门派出所民警李劲松被评为“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
(图为李劲松的自画像)
我的工作和生活从来没有离开过老北京的胡同
您是如何成为一名警察的?

李劲松:从小我就被身为军人的父亲教导要保家卫国,除暴安良。高中毕业后我去当兵,7年后当上通讯排长,1988年转业回到北京,当时电视上正在播《便衣警察》,看完我特别想当警察。其实一开始我想当刑警,但不巧进入单位分配时刑警名额紧张,我没能如愿。因为从小就住在王府井,对东城这片老城区有感情,我就申请到了东城分局,1994年8月,我来到安定门派出所,一直干社区民警到现在。

是什么样的机缘让你想当胡同“片儿警”?
李劲松:我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也是在胡同长大的。胡同算是我小时候的游乐场,我最喜欢王府井旁的西堂子胡同,特别宽敞,鸟语花香。我们这些孩子在空地上踢球、踢毽子、打沙包,老人在树荫底下乘凉,这画面我至今印象深刻。后来我成为一名胡同民警,感觉是理所当然的,我的工作和生活,就没有离开过老北京的胡同。

“片儿警”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李劲松:社区民警往往很难遇到大案要案,日常工作多是处理辖区内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社区环境、消防安全、楼道堆放杂物等等,什么都要管。

2016年的一天,一户居民家中失火,我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把冒着火的煤气罐从居民楼内抬出,用湿毯子将火盖灭。事后有人问我,你就不担心煤气罐中途爆炸吗?但我当时顾不得那么多,只知道一旦发生爆炸,煤气罐会殃及整栋楼的居民,得赶紧转移出来。

有的居民水管坏了也要找我处理。有人会说,这事儿不归警察管,应该找物业。但对于一些老人来说,他只知道派出所,就认人民警察,找到我了就得帮。我可能不会修水管,但可以把事应下来,帮他们去找物业或者修理工来处理。

(图为李劲松帮助居民解答问题)
让派出所成为老百姓的靠山
在处理一些“小”事时,您有什么心得和诀窍?

李劲松:我的工作基本都是和人打交道,上要了解中央政策,下要和老百姓沟通,要将心比心,拿老百姓当自家人,这样才能获得信任,才能让派出所成为老百姓的靠山。

跟老百姓说话,要尽量用他们熟悉的语言。打个比方,很多年轻民警给居民打流调电话,一板一眼地说,“您好,我是派出所民警,了解一下你的情况。”居民一听,可能会以为是诈骗电话。如果我来说,大概就是,“哥们儿,我是派出所的,对不住,打扰你一下。”

不熟悉老百姓的语言,还容易产生误会。我曾碰到过一位90多岁的老人,见我张口就说“巡官来了”。这是以前的老话,你要是不了解可能觉得他在骂你,其实不是。

您有没有遇到过什么棘手的事情?

李劲松:这些年随着城市的发展,胡同也在变化,做买卖的门脸越开越多,一些居民为拓宽空间,方便开店经营,私自拆除承重墙,在临街墙体上开门,导致房子临危、游客拥挤。2017年,东城区“百街千巷”环境整治提升三年行动计划启动,我被指派专门负责封堵“开墙打洞”的情况。

我要更频繁地和胡同里的老建筑老居民打交道,这其实是很难的,因为拆迁必然波及到他们的利益,很多人不让步、不配合。将心比心,他们的不配合我能理解,但是,为了胡同老宅的安全和居民的生活舒适,为了让胡同恢复原貌,执法必严不能让步。

为了让他们配合,我舌头都聊木了,有人执意说自己没有问题,我就和他们一起看房本,到房产局调出规划图,用事实说话,我指着图纸说,“你看,这里原本不是门。”这是执法的第一步,找到证据切入,然后再慢慢讲道理。

虽然过程麻烦,但所有努力都没有白费。我记得箭厂南巷17号有一个大门楼,是座老建筑,但门楼两侧违规盖房把它挡得严严实实,违建拆除后,它又重新露出真正的面目,引得路人驻足观看。我每次路过也觉得,这么精美的东西,是前辈给我们留下的遗产,后代人自然要爱护,这是老北京胡同里不可复制的财富。

(图为李劲松的胡同漫画作品)
用画笔记录胡同的风土人情
作为一名“片儿警”,为什么被称“民警漫画家”?

李劲松:2017年,我在一次街巷整治的过程中,看到拆违工人和执法人员的辛苦,用手机把他们拍了下来,回家就照着画下来了,同事们都觉得不错,后来这幅画还在网上热传开了。

这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从小生在胡同长在胡同,现在工作也是在胡同,对胡同里的一切再熟悉不过,不如我拿画笔将这些记录下来。一方面是对工作的独特记录,另一方面,胡同整治完以后肯定能旧貌换新颜,我也想用画笔定格一下它前后的变化。我画画全部都是自学,到现在已经画了三四百幅,胡同里的老人们都很爱看,我被他们称为“民警漫画家”。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