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签和解协议那天,老人特意穿上大红色唐装……13年的心结如何化解?
时间:2020-10-15 14:32来源:长法微言责任编辑:王晓蕾

她叫吕玉玉,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第二庭法官,江苏邳州人,从大学期间到长春求学起,便与这座城市结下不解之缘。看到她温婉清秀的面孔,和想象中相差无几。不过她一开口说话,不禁让人惊讶于她洪亮的嗓音和干脆利落的表述方式,尤其是那一口标准流利的东北话,甚至让人觉得她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十几年间,她与这座城市融为一体,潜心为第二故乡的司法公正、社会和谐贡献自己的力量。

“不能认真倾听

凭什么让当事人听你说话”

审监二庭审理的多是再审案件,很多案件疑难复杂,当事人情绪也比较激动,但吕玉玉总是秉持真诚和耐心与他们交流。“有话慢慢讲,有理好好说”,是她经常和当事人说的话。

“刘某某已经80多岁了,还在为房屋产权的事东奔西走。从2006年起,他就等着某房地产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办理产权,可等了13年也没等到产权证。他把最后希望寄托在这次审判上,如果不能妥善解决他的产权问题,也许老人就会对法律彻底失望。”吕玉玉介绍了一个印象深刻的再审案件。开庭当天,刘某某带来了同小区的另外三位老人旁听庭审,他们也与刘某某一样,面临着房屋产权办理问题。庭审中,四位老人情绪异常激动,一提起“产权”俩字就气得直发抖,对某房地产公司态度强硬、毫不让步。

“我发现这样行不通,于是在庭审结束后,趁核对笔录的时候,和老人们闲聊起来。”从家长里短聊到老人生活,逐渐拉近距离,随后又慢慢转到房屋产权上,老人们不知不觉就打开了话匣子。这一唠,吕玉玉才知道,原来老人们房屋所在的小区已经被确认为无籍房,办理产权只是时间问题。如果是这样,那么案件就有调解的可能!

谁知吕玉玉刚做起调解工作没一会儿,刘某某就喊道:“我不同意!”老人倔强的脾气让她想起了自己的老父亲。吕玉玉笑道:“老头儿,你倔起来,简直跟我老爹一个样!让我没招没招的!”不料她一句玩笑话却逗乐了刘某某,老人的情绪缓和下来,其实他也明白,法官是真心为他好。刘某某笑着说:“我要是有你这姑娘就好喽,就冲法官姑娘这句话,老头儿听听你的建议。”跟刘某某详谈后,吕玉玉又细致地和房地产公司进行了沟通,倾听他们的难处。最后,在吕玉玉和提起检察建议的检察官共同努力下,经过多次沟通,不仅刘某某,另外三位老人也与房地产公司达成了调解协议,房地产公司当场支付了补偿款。

此次不仅“一案带动三案结”,为老人们解决了揪心多年的大事,还有效化解了一起“群体访”隐患案件。吕玉玉清晰记得,签和解协议那天,刘某某特意穿上大红色唐装,神采奕奕。13年的心结化解,老人拿着补偿款,乐呵呵地说:“这比大年三十儿都高兴!”

“没有真凭实据

凭什么让当事人信任自己”

“调解不是和稀泥,有些案子适合调解,有些案子判决的效果反而更好,如何精准把握,源自于长期审判经验的积累。再审案件虽然调解难度最大,但调解效果也最好。成功的调解必须建立在对案情充分掌握的基础上,通过释法明理,使双方权责明晰,当事人才能信服。简单来说就是掰开了、揉碎了,讲明白了”,吕玉玉说。

2017年2月的一天,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怒气冲冲地找到吕玉玉:“二审判决上,不都写着本判决为终审判决了吗,为什么案件还要再审!你们法官这么说话不算数吗?”这是一起某训练基地与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已历时十几年,因检察建议而启动再审程序,双方当事人都表现出对法院和法官的极不信任。“我没有急着开庭审案子,而是用了很长时间,向双方当事人解释检察院提起再审的原因。要化解他们的抵触情绪,首要步骤是尝试建立信任关系”,吕玉玉说。

“其次要了解当事人的具体诉求和案件的症结所在,不断聚焦,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才能有的放矢,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庭审前,吕玉玉用整整一周时间阅卷,仅阅卷笔录就做了几十页,之后她将笔录的全部内容浓缩成一张表格,里面清晰列出了各项需要解决的问题、矛盾的焦点、相关的证据等情况,方便庭审时查阅。两天庭审下来,双方争议范围逐渐缩小并集中,交织的多重矛盾清晰起来,当事人也渐渐放下了对法官的不信任。在此基础上,吕玉玉积极促进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

在谈到工程款数额时,双方各执一词,调解陷入了僵局。为此,吕玉玉又制作了一份工程款对账表格,双方之间的每一笔账目往来都清晰可见,债权债务一目了然,权利义务不言自明。最终双方当事人心悦诚服,达成了调解。调解的第二天,某公司就收到了工程款。

这两张倾注心血的表格,体现了吕玉玉对案件事实的精准把握,融入了她化解矛盾纠纷的智慧心血,终于为这起十几年的案子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此心安处是吾乡

“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有我所挚爱的事业,有放弃家乡工作随我来东北定居的爱人,还有懂事乖巧的孩子。别无他求,就想过好每一天,审理好手中的每一个案子,对得起每一位当事人,无愧于自己的良心”,吕玉玉说。

下午4点半,幼儿园班车照例停在了长春中院西门。一个小身影背着大书包,一步一顿的从车上迈下来,显得有些吃力。她叫饭团儿,今年5岁半了,是吕玉玉的女儿。从上幼儿园起,她的班车站点就是这里,因为父母工作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又都在江苏老家,她只能在放学后,自己来单位找妈妈。

办公室里,吕玉玉一脸严肃地坐在电脑旁边,眼神在电脑屏幕与案卷中来回穿梭,饭团儿有时安静地写写画画,有时自言自语地给自己说故事。吕玉玉说:“法官的工作属于高强度脑力劳动,工作时注意力集中,甚至晚上睡着了都在想案子,时常半夜灵光乍现,一骨碌就从床上爬起来赶紧找笔记下来。然后就睡不着了。”像是理解妈妈的辛苦,吕玉玉工作的时候,饭团儿一向是安静地陪伴。一大一小互不打扰的温馨画面无数次上演。

夜幕降临,南四环车水马龙。终于,吕玉玉合上卷宗,对饭团儿说,“妈妈今天的作业做完了,我们回家吧。”大手牵小手,伴着温暖的路灯朝家的方向走去……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